心声

时间: 2019-11-04    阅读: 1079 次    来源:
作者: 薛亚娟

 一天中午,当我送走最后一拨顾客,出门去关窗户准备打烊时,迎面进来了一个身高一米六左右的男孩。

说实话,确实不怎么眼熟,到现在我也没想起他小时候来吃饭时的情景,尽管他一个劲地试图唤醒我的记忆。

而他接下来对我推心置腹的一席话,不仅让我记住了他的面容,还有了要记录下这真实一幕的冲动。

 

 

 


“阿姨,我今年刚上高一,这次考试,我考了964分,总分1050分,我排名全班第一,年级第五,可我父母还是不满意,我好痛苦。”

我下意识抬头望了望这张不算俊朗但却很有个性的脸庞,眉毛浓稠,一根根竖立着直到眉稍,眉骨紧锁,肤色不是很白,略显暗黄,留着寸头,发质很好,黑而且硬。

我边打量他边想,一个孩子能对我这样一个可以说是素昧平生的人迫不及待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他的内心该是有多么压抑啊!

 

 

 


“他们用他们那一代人的标准要求我,爸爸这边的哥哥姐姐都是名校毕业生,妈妈这边亲戚的孩子个个都不赖,他们希望我更加努力,每次考试都能拿下全年级第一,直至高中毕业。”

他接着说:“可我再怎么努力,也从未听到过爸爸妈妈一句赞美,我也不是非得要他们夸赞几句,只是他们经常性的夸赞别人家孩子好,而同时对我明显流露出了不满意的语句。”

 

 

 


我的心紧紧地抽搐了一下,我的“哦”字还没有出口,他继续说了:

“其实,我特别喜欢足球,去年有个俱乐部招生,一次很好的走出去的机会,可是爸爸妈妈反对,为了他们能开心,为了不让他们失望,我放弃了那次机会。后来我拜访过我的小学和初中老师,老师们说,做我喜欢做的,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一旦实施起来,还是有难度的。”

说到这时,他的语速变慢了,声音也低沉了。

 

 

 


我疼惜地望着他的眼睛,将打包好的食物递到他的手中。

“阿姨,我再点些别的,坐到您这儿吃可以么?这打包好的先放着,我一会儿再带走。”

他脸上表情始终如一的冷静,就连他坐下后说到令少男少女们最悸动的故事时,仍旧不动声色。

“当然可以了,你点吧,这个,阿姨先给你放进保温箱,别凉着了,走时再拿出来。”我接过刚递给他的食物,反转身放进保温箱,继续为他烹饪。

 

 


“去年有个女孩子追我,我心思全放在踢球上面,我想在足球上有所发展,根本就顾忌不到别的,可是为了爸爸妈妈,我还是把足球梦想放弃了。”

他坐下后继续说道:“阿姨,您说我是不是该找找他们,我们三人坐下来好好谈谈,其实我是很理解他们的,我爸爸在冶炼厂上班很苦的,我妈妈在德生堂做药师也不轻松,他们都希望我能通过知识来改变命运。”

说到这时,他有些动容。

 

 

 


我静静地听着他说,默默地将再次做好的食物放到他眼前的桌面上,全程没说一句话,除了怕打断他的讲述,更是插不上嘴,或者说我压根就没话可说,因为他说全了我想要对他说的所有话语。

“阿姨,放弃就放弃了吧,既然我选择学习文化知识了,那就好好用心学习,给爸爸妈妈脸上争光,至于足球,我权当爱好得了,高中这三年看来我是没时间玩了,等以后再说吧!”

 

 

 


我这么快言快语一个人,竟也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好。

“那阿姨我先走了。”他吃完了,起身向我告辞。

“孩子,你叫什么,阿姨想记住你的名字。”来我店里大部分孩子我都叫得上名字,就是在这样的攀谈中记住的。

“不用了,阿姨,反正我从小吃到大,从这边吃到那边,又从那边吃回到这边,有机会我还会再来的。”我从保温箱中帮他拿出事先打包好的食物。

“咦,钥匙呢?”他摸摸左边衣服兜又摸摸右边,“会不会还在电瓶车上没有拔下来?”说话间,他已经走到门外电瓶车跟前了,“在呢在呢,阿姨。”他向在屋子里来回帮着找钥匙的我挥了挥手。

 

 

 


这次,我看到他笑了,笑容那么舒展、惬意。

十几年来,我的小店迎来送往过数以万计的顾客朋友,他们为我带来满足与欢乐的同时,也分享过他们不计其数五彩缤纷的故事。

故事讲述者有老年朋友、也有我的同龄人,更多的是像今天这个讲述者一般大的孩子们。

这讲述中有他们的奋进历程、有成长趣事、有异域见闻、有情感纠结、有情绪波动、有不为人知的伤心和郁闷、有难以名状的酸楚和无奈……

 

 

 


从他们走进小店向我张口的那一刻起,这份信任就已经令我内心蓄积了满满的感动。

从哭着来的憋闷到笑着走的释怀,或许这个过程,他们只需要我静静地聆听,如同我也会对令我欣赏以及信任的人倾诉一样。

这份暖意,足以慰藉平生。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