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的记忆

时间: 2016-10-20    阅读: 1112 次    来源:
作者:

    时间总是太过匆匆,还没来得及回首,就已经驻足一个又一个路口。今年6月中旬,早年我工作过的单位一个80岁老人去世了,远在千里之外带孙辈的我没有回来送一程,心感内疚。当年,我和这位老人,住在筒子楼是门对门,晚上值班,都是与他在一起,宵夜,他用煤油炉白铁锅,清水下的山粉圆真的好吃。电话中得知,老人遗体告别,单位里的人能去的都去了,很欣慰;看到当年老同事在关闭多年的单位老楼门前集体合影,不禁打开了我的记忆之门。

         走过人生一程,留下记忆一段。1979年11月,我离开江南民师岗位来到滨临长江北岸的枞阳县木材公司,在公司从事过皖南山区竹木柴炭调运,任过政工干事、团支部书记,1984年12月“以工代干”转干后调到主管部门林业局。忆公司当年:时代的变迁,世事的难料,人生的无常…仿佛就在昨天。
           枞阳县木材公司是1955年2月成立的全民所有制企业,成立之初为安庆地区木材公司枞阳分销处,1959年至1962年“中国木材公司安徽省枞阳县木材分公司”与“枞阳县林业局”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合署办公。在计划经济年代,公司为缓解城乡木材需求作出过无可替代的历史贡献。当年公司人气很旺,1980年,公司就有日立大屏幕彩电〔县内一次进口两部,县委党校一部〕,那时文化生活单调,一传十,十传百,一到傍晚,前来看电视的楼上楼下挤得是水泄不通。大彩电,先放在小会议室,后放在餐厅,再后来是搬进搬出,放到办公宿舍综合楼门前的桌子上,每天晚上,院子内外,人满为患,连围墙上都坐满了人。1983年大水,木材救灾指标发到千家万户,那年下半年,公司内外是人山人海,货进货出川流不息,职工帮助客户挑选也是废寝忘食。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公司也尝试过一业为主,多种经营,投资成立电子厂,生产电子元器件,组装黑白电视机。隔行如隔山,加之主要领导调离重用,接任的几个领导也想力挽狂澜,国营小型公司的经营,最终还是敌不过市场经济浪潮的汹涌,苦苦支撑到2000年而被关闭。企业的生存与发展不以个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遵循的是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的统一。在“国退民进”的大环境下,公司“关停” 退出历史舞台是必然结果。
            木材公司的第一代,绝大部分来自于外省外县,南下离休的就有5个,县内的大都是从江西和皖南山区森工系统调回的。计划经济年代,公司业务单纯,调进销出,都是指令性计划。那时,以阶级斗争为纲,他们普遍感到累的不是工作,而是运动频繁,稍有不慎,就有恶运。那时,南下扛机枪的排长瞧不起南下炊事班背大锅的;外地看不起本地的,本地不服外地的,论资排辈,拉山头,搞宗派…在“文革”等历次运动中,公司都是县重点单位,曾经还有军代表进驻,那时楼上楼下墙壁上都是检举揭发大字报。人事档案,每人都有几大卷宗,目睹材料,真是不寒而栗。一个职工在批评与自我批评中,说他某天晚上在他人窗外偷听,有无说他的不是,后被扣上“坏分子”清理回家;一个出纳会计,是从外省调回的老高中生,性格耿直,“低头拉车没有抬头看路”,下派他到偏远山区竹木收购站工作,气得他大病一场,险些丢了性命…不到50个人的单位,后有6个冤假错案平反重回单位工作,当年运动的残酷可想而知。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大背景下,父子反目,夫妻离婚都是司空见惯,有其上述也就见怪不怪了。
             木材公司的第二代,除个别是服退军人安置等外,几乎是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父辈退休顶替工作的。他们基本素质好,有文化,可塑性强,现在也都过了天命之年。当年,公司红红火火,青年人朝气蓬勃,1982年元旦我结婚,从下枞阳到上枞阳,他们是清一色的摩托车护送,那真是“谁不说俺家乡好!”一个职工被县抽调搞中心工作,欲留他在乡镇政府,他想都未想一口回绝。在这代人中,相对来说,我到公司最早,年龄最大,他们都喊我老大哥。当年,主管部门欲调我,领导不想让我走,我也不想走,一拖再拖,年底的一天,主管部门领导〔从部队转业不久的团职干部〕在电话中发火,说他调一个秘书比调一个县委书记还难,我就是那样的被调离了。几年后的一天,一分管林业的县长闲聊中还对我说,“小吴,木材公司那么好,你为什么还要到林业局?”我说领导要调我,我也没办法。这一代人,当初招工表上的“全民”,后来企业关闭自谋出路,真的是人生无常,世事难料!公司留守人员,每年元宵节前后都组织大家聚下,大家在抱怨过去公司是县财政预算内企业,利税大户,受大环境影响关闭,职工自谋生路,还要自交养老保险金的同时,难得他们身上还充满着不减当年的正能量。大家十分感谢当年公司主要领导,在经济转轨变型的过程中,在经营管理上,政策上打擦边球,计划内材和计划外材合理调配,使公司效益最大化;尤其是重视青年人的培养,放手各挡一面,使他们在商海中得到了快速成长。
            岁月不是童话,经历才是人生。“皮之不存,毛之存乎”?企业关闭,这代人不等不靠,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求生存谋发展,通过这么多年来的艰辛努力,也都实现了各自的人生价值。有的是哪里来哪里去,利用自家住房和人脉优势,集镇经商;有的出国打工,回来以多项技能被县特种行业聘在中层管理岗位;有的凭年轻、党员、从事过副总经历,被县一知名酒店聘为管理高层;有的扬自身商品流通方面特长,在地级城市长期从事酒代理经销;有的参与万亩速生丰产林的经营管理;有的带着一帮人长期在省会城市承接室内外装饰安装工程;有的利用调运木材积累的人脉关系,选择到外省爱人的家乡发展,现在,一个是地级城市的安徽商会负责人,一个拥有驾校和建材等多个自家企业,家有资产近千万…
          曾经红红火火的公司已成历史。走进25亩四周用麻石条垒砌的大院,迎面看到的是一栋座北朝南年代悠久的小楼房,像是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还在驻守。院子里散住着几个八、九十岁的退休老人说,他们哪儿都不想去,那儿就是他们的家。岁月总是不经意间从我们身边划过,而我们始终对过去的美好念念不忘。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枞阳县木材公司和这个公司两代人的世事变迁,除了记忆,我们还能留下什么?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