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教什么?

时间: 2020-05-09    阅读: 1163 次    来源:
作者:

散文历来是中学语文教学的重点,散文教什么,如何教,得到了语文教育者广泛的重视,也有相当成熟的认识。而笔者认为散文教学的进一步挖掘有赖于对散文作者“我”的深入认识。老舍的写人散文《宗月大师》正可作为在散文中发现作者“我”的典例。

 

《宗月大师》是老舍41岁时,为恩人宗月大师写的纪念性文章。老舍动情地刻画了宗月大师在由一个富人一步步走向大师身份的人生轨迹中所展现的扶危济困、不计得失、忘我助人的慈悲情怀。而老舍在与宗月大师的交往过程中也在不断成长。所以《宗月大师》正面展现的是宗月大师的形象,而背面则隐含书写了老舍自己的成长史。

 

文章开篇写到刘大叔初次来访,决定助老舍入学,此时老舍以其童稚的目光观察他,连用四个“那么”句,生动表现了贫寒的幼年老舍对富人的惊叹,“使我感到我大概是犯了什么罪”真是老舍自觉自己的卑微,在富人面前自卑与羞耻的写照。而在刘大叔的持续帮助中,老舍与之的来往增多,那种贫富距离的疏离感逐渐减少,老舍越来越认识到刘大叔的善心,所以老舍说:“他绝不以我为一个苦孩子而冷淡我,他是阔大爷,但是他不以富傲人。”老舍因此实现了自我的成长,即放下贫穷的敏感,而发自内心的感恩,感激刘大叔对自己的帮助。

 

更可贵的是,在对刘大叔感恩的基础上,老舍的人格也受到濡染,刘大叔忘我投入地开办慈善事业,老舍满含敬意地评价“他忘了自己”,并且老舍自己“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和他过往得最密”。之前的老舍受刘大叔的帮助,现在反过来尽自己所能为他出力。这是一种回报,更是一种精神的感召,以前认为“贫困比爱心更有力量”的老舍一步步趋近刘大叔,助刘大叔行善。这是老舍的又一次成长。

 

当然,此时的老舍在行善的过程中仍有对行善意义的怀疑,对行善效用的考量,所以刘大叔苦自己助人的方式他还未完全接受。而真正让老舍境界进一步提升的是在刘大叔成为宗月大师时不计贫苦得失,苦修自己,毫无功利地普度众生。成年的老舍终于真正在宗月大师佛心的引领下最终坚定向善的信念。

 

通篇《宗月大师》中,老舍“我”就是一个贯穿全文的存在,刘大叔一步步走向宗月大师,由一个善人到一个拥有佛心的大师,而老舍也一步步由一个贫苦儿童、一个受救助者到一个助者,直至拥有真正的善心。而现实中的老舍亦是一个切实践行善心的人,他的朋友萧伯青在得知宗月大师的事迹后,说“老舍就是宗月大师”。由此可见,老舍人与文的统一,在《宗月大师》中就得到了真实的展现。

 

黄厚江说:“现代散文最主要的特点就是个性化地抒写作者的心灵和性灵,代表作者内心的个我;和小说相比,写人的现代散文应该更多地关注藏在字里行间的那个‘我’。”因此,散文教学应强调散文写作主体“我”的重要性,不应只流于表面,只关注浮于冰山之上的文字,还应引导学生欣赏散文时,多向散文的背后去看看作者“我”,与“我”真实对话。比如《金岳霖先生》一文中,学生在关注金岳霖的形象时,若发现作者汪曾祺的存在,此文的内涵则会更丰富,若学生能从《怀李叔同先生》中读出丰子恺的人生际遇、人格追求,那学生可以更深切体会到李叔同对丰子恺一生的影响。

 

刘锡庆《中国现当代散文欣赏》认为:“所谓散文笔调,其实是以我为主角,以第一人称娓娓告白的亲切口吻所写出的叙述文字。有‘我’是其灵魂!因此,欣赏散文,看其是否真的写出了鲜明的自我和个性,是很紧要的。”

 

如此一来,散文会在学生的阅读中更真实,更有生命,这也是散文教学的重大价值。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