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祷

时间: 2020-03-23    阅读: 828 次    来源:
作者:

作者:梅影荷韵

 

我从窗户里就可以听到小区里的喇叭响,天天播放着告诫人们预防疫情的防范措施。网络、电视频道、铺天盖地都在报道着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它就像洪水猛兽,猛地闯入到我们的生活里,让人惶惶不可终日。数据每增加一例,都牵动着亿万人民的心。从电视网络上看到奋战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看到他们的亲人在家里默默地为他们祈祷,那忙碌的身影和亲人的泪水,我看了也不禁潸然泪下,为自己当年没有选择医学而遗憾,为自己不能为疫区的同胞贡献自己的力量而深深地自责。唯有宅在家里,不给社会添乱。任思绪飘飞,从屋外到屋内、从古到今,心思仿佛又回到那个浓烟滚滚的年代。

 

我想起了小时候,那时,村子里刮起了一股流行性肝炎的疫情。重点是保护村子里的孩子们。当时大队里安排了村子里的年轻人,往小孩们鼻子里滴入一种黄色的药水,说是预防流行性肝炎的。她们在村子里各个路口堵截上学的小孩子们,当时天天吸溜着鼻涕的小孩子们谁也不愿意被逮住吸那药水,那药水冰凉,冬季的乡村里,本来就寒冷无比,谁也不愿意挨宰。我看见那一群人就跑,那次,可能跑得慢,我被一年轻人逮住了,他摁住我,另外一个人趁机往我鼻子里捏了两滴药水,那药水呛到了我鼻腔里,恶心得我一阵干咳,气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当时正是淘气的年龄,气得我又哭又骂。负责滴药水的有我本家的一位姑姑,她指着我,呵斥到:“还三好学生呢,真不懂事,这是为你好,你看那些感染上病毒的,不都集中到大队院子里去了?你也想去吗?”我停止了哭闹,灰溜溜地跑了。我想起了我的同伴霞,她被剃光了头。那次我看到她端着个碗,光着头排队去领大队里的大锅里熬的药水。当时我还喊了她一声,我想试试她还会和以前那样会答应不。

 

现在想来,那不也是一场可怕的疫情?村子里的好多小孩都染上了病毒。在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不幸也染上了。记得爹和姐姐领我从乡医院看的,检查完后,爹领我们姐妹俩下了馆子,那时候饭店还是国营的,营业员爱搭不理的。我好几次都做梦想去那里搓一顿,但一直没捞着去。那次爹给我们要了一盘香辣豆腐,我一点也没有胃口,那次我姐解了馋。

 

从医院里拿了针药,早上和晚上去村子里诊所打针。记得那次大人领我去打针,我一看那穿白大褂的,针还没扎下去,我吓得哭起来。那白大褂说:“哎呦,这么大的小姑娘了,打个针还哭呀?”他这么一说,我不哭了,那好像是我打针最后一次哭鼻子了。晚上,诊所里满满一屋子人,响彻着小孩子们的哭声。没染上病毒的,是极少数的人。邻居家的荣,她娘一看她眼珠子黄,感觉荣也得病了,她娘都没领她去乡医院做检查,直接让村子里大夫给她用上了药。我后来懂事了,才明白,那不是穷嘛,她娘省了检查的费用。

 

小学五年级,面临着升初中,我不得不请假在家休养。那段时间,我好孤独,没有玩伴,都离得我远远的。我在院子里自娱自乐,用红萝卜当皮球,在墙上拍来拍去,那时候正演电影《排球女将》,我是哭着央求我爹带我去看的,回家来,想起来用萝卜当排球拍。学《红牡丹》上的红牡丹骑马,没有马骑,我瞄准了我家喂养的大白猪,在院子里骑着猪跑来跑去,吓得猪嗷嗷地叫,我被摔了个头朝天。

 

落下了两个多月的课程,等我再去上学的时候,我感觉就像来到了一片新的天地。课本上的知识点一看就会。老师还夸我聪明。我不知道当时班里一直和我比学习的女伴,我落下了这么多功课,她是高兴还是同情,当时她比我学习好,可她就爱和我比,我比她多学一分钟,她也盯着我,唯恐比我少学了。考试场上见分晓,我终与重点中学无缘,上了乡里的中学。

 

人生如梦,如今,人到中年,一切已经释然。就像现在,被困在家里,往事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听着大喇叭天天叭叭地,理解了前线突击队员的辛苦,我相信,邪不压正,乌云终将散去,疫情终被消灭,还我们中华大地祥和的静好岁月。我双手合十,虔诚地为全国同胞祈祷:岁月静好,幸福安康!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