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娘

时间: 2020-03-23    阅读: 930 次    来源:
作者:

作者:申入举

 

娘在的地方就是家。当我想娘的时候,就会到老宅前转一转,倚立在门前,想一想有娘的日子。特别羡慕到我这个年纪的人到家还能痛痛快快的喊一声娘,哪怕娘的应答声是含糊不清的。娘的面前,无论年纪大小都是孩子,可以卸下各种伪装,撒撒娇,任意的哭笑。娘是儿子身上的风筝线,无论你飞多高、飞多远,都出自娘手上的哪根看不到的细线;娘就是儿的根,当你飞累了,你会顺着这根线回到避风港湾,慢慢疗伤。

 

想娘的时候,多在月圆的时候,每当圆月升空,月光一泻千里,思念的情绪便到了极致,妻子明白我的习惯,静静的候在路口,小心翼翼的深怕打扰了我。我便习惯独自漫步在村间的小路上,远处的村庄黑黝黝、隐隐约约,仰头看着无垠的月光、繁星点点,无名的虫鸣更助长了思绪的远飞。想儿时关于娘的事,有记得清楚的,有记不清楚的。能弄清楚的就那几件,毕竟,娘已经离开我三十多年了。可是就那几件记忆深刻的事时时萦绕在心间,总是喜欢翻来覆去的想,刻意回忆哪年少的场景,想那无忧无虑的时光、想儿子高烧娘彻夜不眠守在床前、想儿子求学外出,娘执意背着行李送到公共汽车旁,想娘在烈日除草晕倒在地头,想……

 

一个人独自在林间徜徉,让泪水静静的流,任泪水悄悄的打湿前胸,完全不需要掩饰。手机循环播放着《烛光里的妈妈》,让思念揉到音乐里。想娘在世时没有及时的行孝,空留一片悠悠的、飘渺的思念。恨在娘疾病缠身时,孩儿不是个医生,缺乏回天之术,减少娘的病痛,恨孩儿无能,无力支付高额的医药费,延续娘的生命。

 

想娘的时候,大都在生活不顺或工作受阻的时候。我不喜张扬,交友慎重,谈得来的没几个,知己少之又少。高兴的时候迫不及待和娘分享,就像小时候考试得了第一名一样,不如意之事常八九,能与人语无二三。妻子贤良有加、敏慧尚欠,常年操持家务,无怨无悔,烦心之事不忍让她过多的操心。每每此时便想到了娘,想到娘在的时候能诉诉苦,趴在娘的怀中,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娘虽不能像高深的智者指点迷津,让问题迎刃而解,但我觉得娘是坚实的后盾,能给我无限的勇气和毅力,让我直视困难,教我从容的面对生活,想法设法的冲破人生的难题。

 

对父母的思念是人们的一种本能,或许我超出了这一范畴,成了一种的生活的逃避。人到中年重担压在一个人肩上的痛,我过去是从来都没想过的。时时无名的惶恐、事事谨小慎微,每天的心累要胜于体劳。记得有首歌词“等我了无牵挂,从此归隐天涯,深山茅屋为家,了却一世的繁华,忙时俢篱种花,闲时小酒花茶”过去我非常向往这种生活,并且认为这种生活就在眼前,甚至都看到了它的影子,现在我从心底耻笑歌词的作者,这简直就是人生的乌托邦啊!看看挑灯夜读的孩子,摸着妻子那双粗糙的双手,一个父亲的责任是万万不能懈怠的。

 

感谢娘,能在深夜人静的时候伴着思念入眠!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