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风景

时间: 2019-11-24    阅读: 698 次    来源:
作者:

很喜欢梭罗的《瓦尔登湖》。瓦尔登湖的风景也许真的很美,但梭罗的出现又为它添加了新的风景。他向《小妇人》的作者阿尔柯特借了一柄斧头,运来一堆材料,在湖畔建造一座小木屋。他挥舞着斧子,割开林子的一片空间,种下豆子、萝卜、玉米和马铃薯,也种植下自己的心灵。一对鹰在林子的上空盘旋,一上一下,一远一近。梭罗明白,那是他思想的化身。如果没有梭罗的心灵折射,瓦尔登湖也不会成为全人类的心灵栖息地。一个小村庄,漫天的风沙吹走了肥沃的土地,吹走了一批批希冀改变命运的人们,然而,《一个人的村庄》的作者刘亮程的心却始终栖居在那一杯黄土中,他只为那个小村庄写散文。那个村庄,是他心灵的影子,成为他心灵里永恒的风景。
比利时画家马格里特的代表作《错误的镜子》描绘了一只巨大的眼睛及投射在上面的蓝天白云,但又看似一个窗子,透过它能看到蓝天白云,从形式上给人始料不及的视觉效果,形象地将观者带至某种特定的思想概念中。在马格里特看来,眼睛只是一面错误的镜子,它所得到的只是自然的幻影,而不是自然本身。世界上没有眼睛看得见的“真实”,因此绘画的“真实”只是图解了人眼睛的幻觉而已。他用超现实主义的思维方式解读了风景的含义,即风景是复制不出来的,眼睛以及绘画所产生的风景是虚幻的。的确这样,城市的楼房越盖越高,我们的眼睛却离自然越来越远;房间里的设备越来越精,我们的心却越来越空泛。即使房间里挂一幅风景画,那也是虚幻的投影。我们走进城市,我们远离了大自然,哪里寻得曾经的那种饱和的原动力,哪里还有最初的身心松弛与怡然?外面的风景很精彩,那么,就不要总用一堵堵高墙重壁把它们都挡在屋子外边。
这就进入了风景的另一个层面:心灵的风景。心灵像是帕斯卡尔所言的那根会思想的芦苇,折射着天上的朵朵白云。只要心灵浸润着智慧,并和自然配对,就可以获得与众不同的风景。那年在张家界,一座座各具情态的山峰令人眼花缭乱。歇息时,有人指着一座山峰,说它像个老虎,马上就有人纠正道:是一匹马。于是更多的目光凝聚在那儿,有的说是一只鹿,有的说像一个伟人的头像,有的说是女人身体的某个部位,同行的七八个人竟然没有一个雷同的。我忽然就醒悟了,这便是心灵里的风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人生经历、情趣、审美意识,以及看待事物的角度。也就是说,每个人的心灵,都承载着不同的风景,因此在面对自然事物时,自然会有不同的影像。世界景观学派李希特芬主张以地形景为实地观察的对象,但也注重人的心理感受与四围景物的关系。德国19世纪浪漫派诗人荷尔德林有一首诗,名为:人,诗意地栖居。这首诗后经海德格尔的哲学阐发,表述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海德格尔进一步发挥:人应该诗意地栖居在自然中。他是借此阐释他的存在主义。其实,荷尔德林写这首诗的时候,已是贫病交加而又居无定所,他只是以一个诗人的直觉与敏锐,意识到随着科学的发展,工业文明将使人日渐异化。而为了避免被异化,他呼唤人们需要寻找回家之路。正如他在《远景》中所描述的那样:“当人的栖居生活通向远方,在那里,在那遥远的地方,葡萄闪闪发光。那也是夏日空旷的田野,森林显现,带着幽深的形象。自然充满着时光的形象,自然栖留,而时光飞速滑行。这一切都来自完美。于是,高空的光芒照耀人类,如同树旁花朵锦绣。”不难理解,诗意地栖居就是静心享受心灵里的风景,那种内心的安详与和谐。自然的风景日渐萎缩,于是需要维系心灵的风景。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