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乡情韵

时间: 2019-11-13    阅读: 163 次    来源:
作者: 郁剑

  在陕北高原,每到秋高气爽的金色九月,一阵瑟瑟的凉风吹过,你看,坡坡上,洼洼下,沟岔岔里,圪梁梁上,窑洞前,脑畔后,就像沸腾的一片火,整个黄土大地被成熟了的大红枣林染成一片舞动神州的红绸缎。吉祥的枣子,艳艳的红,喜喜的色,辣辣的情。像节日的灯笼,热烈,喜庆;像璀璨的玛瑙,饱满,炫耀;像成串的鞭炮,沉醉,闪亮;像喜事白面馒头上的一点食红,慰籍,缤纷;也像杨贵妃眉心的一点红痣,妩媚,瞩目。秋风吹黄了绿叶,枣子红了,红得发紫,沉沉地缀在被压弯的枝头上,枣子禁不住微风摇曳,从软软的枝上多情地落下来,泛着艳红的色,挂着紫红的亮,带着醇香的甜,穿越岁月的尘,从绚烂的季节蜕变中来。枣树林,成了猴娃娃们的乐园,娃娃们追逐着,欢笑着,乐意的时候圪蹴下来,和大人们一起捡枣子,满地是熟透的一粒粒圆润芳香的枣子,用双手,从金黄色的大地上,捧起一把香香的红枣子,静享那份丰收的喜悦,你的心脾怎忍不迷醉其中?

 


草长莺飞的季节,长出了美丽的花草,放飞了多情的鸟声,天空飘荡着纯净的云朵,春风吹醒大地上所有复兴在即的生命,枣树的枝头上,嫩嫩的新芽也开始悄悄绽开。青绿的嫩叶,像婴儿幼滑的肌肤,椭圆状,边缘有细锯齿,像母亲折叠后又释放的花边,叶端钝尖,温柔中掩映着不容小觑的锋芒。清明一过,枣花便在春意盎然的庄院里,在春风沉醉的山梁上,开成一簇簇嫩黄色的碎影,枣花儿小小的,星星似的

 


一瓣瓣,散发出淡淡的幽香,朵朵若粟,繁花压枝的盛况,没有柳絮的娇媚,没有玫瑰的艳丽,没有牡丹的雍容,却让过路的庄稼人流连忘返,喜气洋洋。平凡的枣花,低调中涌动着奢华,让闻香而来的蜂蝶留恋,时时舞动,娇莺自在,恰恰放歌。花期短暂的枣花,生命的长度只有一月,但内敛的香气却馥郁芬芳,那青涩的香气,给寂静的山野增添了无限生机。而养蜂的汉子,又怎能放过这个美好的季节,馨香的枣花蜜,永远在我们的记忆的嘴角甜甜地流动。

 


待枣花凋谢了,未知觉间,嫩绿的小枣儿已结满枝头,像许多小脑袋一般可爱。先是青绿,又是青如翡翠的绿色,初始时,枣儿半月二十见长,之后便渐渐地一天一天长得丰满了,颜色也渐渐地褪去青绿,隐隐地显出一丝淡淡的鹅黄了。一树一树,一串一串,一颗一颗,悬挂枝头。像徜徉在流云下,飘荡在阡陌上的小家碧玉,也像盘桓在阳光下,辉映在农家小院的绿色翡翠。此时,枣子可以入口了,嚼在嘴里还不是那么脆,不是那么甜,皮也有点苦涩、坚韧。但是,已经有了枣子的那个味儿。经过几次丰足的夏雨之后,暑热渐渐退去,秋凉渐来临,风儿掠过,这个季节的大红枣已经有些甜味,枣子已经有了红眼圈了,再不过多日,就成了半肚肚红。枣叶渐软,枣子才从叶隙中露出脸来,此时的枣子是正儿八经又甜又脆又酥了。初秋的艳阳,慢慢印染着肥硕的大红枣,远远望去,像极了绿绒壁毯上绣满了耀眼夺目的珍珠玛瑙。

 


你从枝丫上摘一颗枣子,嗅一嗅,沁人心脾,你把红枣放在舌尖,用舌尖那恒河沙数般的味蕾去捕捉红枣的味道,如冰糖般的甜味透彻心肺,枣子俊俏的脸蛋上,还有露珠滋润过的蜜汁,你用牙齿轻轻地咀嚼,脆脆的,甜甜的,霎时间,那股酸甜让你感到活力无穷,你开始兴奋,惊动,你再深咬一口,红枣那甜丝丝的味儿开始侵入你的肌肤,侵入你的五脏六腑,弥散到你的全身,甜得如梦似幻,你俨然忘却苦涩的时光,尽享幸福的味道。

 


大红枣是故乡佳县父老乡亲们引以自豪的一大宝。当黄河滩上蒹葭苍苍,黄土地上的庄稼老态龙钟时,人们把采摘下来的大红枣,晾晒在窑洞脑畔上,晾晒在宽敞的院落里,自然凉干,鸟瞰宛如给大地铺上了张张腥红地毯。此时,男女老幼会时不时出来翻晒大红枣,看到她们麻利的动作,你会惊奇老人们为何如此健硕,有句俗话说的好:一日三枣,长生不老。晾干的枣皱纹横生,居百果之首的枣,而家乡的大红枣不仅果大核小,富含蛋白质、糖、钙、磷、铁等微量元素,具有养颜美容、延年益寿的奇效。

 


那些年,对于陕北高原上终年受苦受累的庄稼人而言,树上结的,土里埋的,都是救命的食粮,这大红枣子,自然给焦苦的庄稼人生活平添了不少的生气。生殖旺盛的枣树,亦如健康的村妇,繁衍子嗣,血脉绵延,树根部如雨后的春笋,生长着一茬茬枣苗。村民们连根刨起,将枣苗栽于乡村的田野,山间的疙梁,峻峭的山巅,乱石的缝隙,农家的院落。到底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雪,到底走过了多少坎坷崎岖,枣树,以它卵形的树冠,灰褐色的树皮,屈曲苍古,皲裂条纹的树身,“之”字形长枝弯曲,短枝互生,挺着尖刺的枝条,告诉人们,它就像村里农家的孩子,粗放皮实,抗寒又抗旱,好干耐盐碱。是的,枣树,给点阳光就灿烂,少许雨露就疯长,晃晃悠悠,高达十几米,粗壮如水桶。长大的人多少有点出息,而仅有二年树龄的枣树,稚气中涌动着不甘示弱的奉献,小小的枣树迫不及待用红色的果实,缀饰着美丽的容颜,仿若情窦初开的女子,头上编制出红色的花环。枣树就是穷人家的孩子,获取必定回报,汲取一定报答。

 


每年枣子成熟时节,村妇们手腕挎一小筐,一双灵巧手,一双睿智眼,精心挑选成熟的红枣。个大、硬实、暗红、水灵,无虫蛀,不生涩,没瑕疵。就像给儿子挑选媳妇一样挑剔,给女儿挑选女婿一样苛刻。合意的枣,小心奕奕,像对待她的儿女,小心呵护,不磕不碰,摘入筐中。一筐一筐,堆满了一簸箕又一簸箕,红红的枣,散发着温馨的暖。布子洗净,不干不湿,擦拭枣身,像待嫁的新娘,梳洗打扮。锃亮的老坛,发着古韵的光泽,如激情燃烧的新郎,早已按奈不住,敞开口子,接纳红枣的进入。一层层摆放,一层层叠加,按比例再倒入高粱酿制的美酒,摇匀,濡染在老坛里的红枣,越发娇灵水嫩,置于阴凉,密闭封存。时过两月,便可开坛享用,那酥脆酸甜可口怡人的醉枣,酒香与枣香相融相润,清醇芬芳,甘甜酥脆,晶莹剔透,色泽靓丽而酒香扑鼻,使客人如归故里,绽露甜甜的笑靥。

 


酒枣,这是农人的持守,以独特的方式对抗时间的洪流,用传统的风骨,娴熟的技艺,谱写唇颊溢香,口齿生津的风景。

 


在农村婚宴上,新人下马首先看到的就是摆放在一张方桌子上,和其它的美食一样香美醉人的一盘枣子,红格丹丹的,就像新娘子的脸蛋子一样俊美。枣子还被藏在结婚新人的被褥里,寓意“早(枣)生贵子”。看来,枣,担子不轻,承担着家族的兴旺,血脉的延伸。

 


大红枣子,可以做成各式各样的美食,诸如:枣饼子,枣馍馍,枣糕,枣馃馅,枣月饼,枣粽子等等。美味的大红枣子,蒸着吃煮着吃,还可以烧烤吃,你爱怎么吃就怎么吃,想怎么吃就怎么,都是满嘴香,香得人心锤锤碎,脑仁仁醉。腊八粥里放上几颗红枣子,那是一个美滋滋香喷喷;南瓜饭里放上几颗红枣子,那是一个热腾腾甜蜜蜜。

 


记得在童年时,每逢大年初一大清早,我就要双肩背着母亲用针线串起来的两串子大红枣去村庄里人多热闹的地儿玩耍,通常都是背着两串大红枣出去不到一个钟头,枣子就被村庄里一起玩耍的伙伴们揪去吃完了,大伙追逐打闹,你揪我肩上的枣子吃,我揪你肩上的枣子吃,气氛是那么的热闹而欢喜。

 


穿越时空的裂痕,透过尘封的光阴。遥想,那个遗落在岁月长河中的中秋,日子寂寞和详,岁月安稳流淌,黄帝带领大臣、侍卫,到野外狩猎。行至一山谷,饥渴难耐,疲劳至极。抬头逡巡,突然发现,半山的几棵大树上,结着诱人的红果。侍卫慌不择路,抢先采摘,咬一口满嘴生津,再一口甜蜜脆爽。不吃不知道,一吃真美妙,忙敬献于黄帝。

 


黄帝吃着这酸中带甜,爽脆嫩滑的果实后,饥渴不在,疲劳顿失,称赞不已。黄帝掳着胡须,“吧唧吧唧”嘴巴,意犹未尽,余味悠长,沉思片刻,随即而言:“此果解了我们的饥劳之困,一路找来好不辛苦,为表纪念,起名为‘找’”如何”?众人连声道好。后来苍颉造字时,根据该树有刺的特点,把刺的偏旁叠加,创造了“枣”字。枣的出现,不能不说是一个美丽的传奇。

 

 


而今,每到中秋,是枣子成熟的季节,陕北高原的沟沟峁峁都下起了“枣雨”,红扑扑的珠贝撒满一地,枣农们的脸上,映着喜悦的花朵,丰收的热浪滚过整个高原。枣贩子们的卡车开进十里八乡,走过一道道川又绕过一道道梁,走到处是卡车装不完的“红珍珠”,红枣子一大筐一大筐的拾起来,票子在枣农手里一沓一沓的,数得哗啦啦介响。家乡的枣,因此声名显赫。被枣农精心侍奉的枣,收藏在保鲜袋里,跟随商家,涉山过海,搭车坐船,翱翔蓝天,声名远播。哦,故乡的大红枣,造福咱受苦人,让咱穷苦人有了新希望。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