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姥爷

时间: 2019-11-13    阅读: 293 次    来源:
作者: 麦子

 终于看到姥爷了,还是老样子,还那么消瘦,和蔼的脸上依然绽放笑容。我欣喜的上前打招呼,我大声的叫“姥爷”,姥爷不理我,只是那么笑眯眯的看着我,看口型仿佛在叫我的小名,却听不到声音,我追上去,想抱住他,可是他却转身越走越远了,直到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哭了,可劲地哭,哭得喉咙象被堵上了什么东西,简直出不上气来,猛得一震,我依旧躺在床上,泪水在不停的流淌,枕巾已被打湿一大片。原来又是一场梦,我是永远看不到我的姥爷了,还有五十几天,姥爷离开我们就整整十二年了。

好想姥爷呀!

姥爷是个清苦的人,一辈子没有享过什么福,最大的福报大概就是六个儿女都非常孝顺。姥爷一生总是在为别人默默的付出,毫无怨言。姥爷年轻时,被招到铁路上,当了一名铁路工人。在那样人们生活非常窘迫的年代,那是一个非常让人羡慕的工作,不仅能吃饱,还能攒点钱。姥爷总是省吃俭用,给家里寄回来。持续了几年之后,太姥爷给姥爷发电报,让务必回家。原来,姥爷姊妹五个,姥爷排行老大,那会二姥爷和大老姑(姥爷的二弟和大妹)也已经出外上班了,三姥爷和二老姑还小,太姥爷年龄越来越大,身体也日渐衰退,只能让一个大点的孩子回来持家,姥爷是老大,责任自然落在了姥爷的肩上。明明知道,如果继续留在铁路上,不仅能解决温饱,还有美好的前途,可是,姥爷还是依然决然地放下“铁饭碗”,回到了一贫如洗的家。因为他是老大,因为这是他的责任。而姥爷的生活也因这一决定发生根本性改变。我曾问过姥爷,后悔吗?姥爷乐呵呵的说,不后悔,应该的,我是大哥。

 

 

姥爷送走了两位老人,也帮忙拉扯大了二老姑、三姥爷还有自己的六个孩子。其实远远不止这些,听母亲讲,大老姑由于在外上班,顾不上照看她的孩子,所以她家的三个孩子也放在姥爷家,让姥姥和姥爷帮忙照看。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几个表舅表姨和姥姥姥爷那么亲近。远在内蒙的二姥爷的孩子们和姥爷也是格外的亲,有什么好东西,他们总是想着他们的大爷(老家管大伯叫大爷),都是因为姥爷在他们的身上倾注了和自己儿女一样满满的关心和爱。

母亲姊妹眼里,姥爷无疑是严厉的,是脾气暴躁的。母亲常说,姥爷脾气很急,孩子犯了错误,定是要遭受一顿打骂的。舅舅小时候,有一次因为太饿了,偷了生产队的一个玉米棒子烤着吃了。姥爷知道了,很恼火,拿着棍子非要打折舅舅的腿,吓得舅舅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翻墙而逃了。犯了错误姥爷绝对不轻饶,可是平时姥爷也很疼他们。那会姥爷给生产队赶马车,好像现在的出差一样,有时也会出外地去拉东西。姥爷出去外面总会用省下的钱给他们买些稀罕吃的,自己却一口也舍不得吃,都给他们带回来,看他们香香的吃着,姥爷满脸的幸福。

母亲舅舅他们是怕姥爷的,我们也怕,那是犯错误的时候。印象中,姥爷对我几乎没有发过脾气,常常是笑眯眯的,和蔼可亲。还记得那年夏天,我放暑假在姥爷家里住着,姥爷吩咐我和二舅去地里摘西葫芦,我看到一个好大的西葫芦,上面居然还有一个记号,一定是他们没有看到,这么大的瓜居然没有看到,兴奋的我抱上瓜,直向二舅叫:“二舅,大瓜,好大的一个西葫芦呀!”没想到,二舅一看我摘的瓜吓得脸色变了,“你把你姥爷留下的种子给摘了,回去一定会挨打的”,说完拉着我撒腿就跑,瓜也扔在那里不要了。我吓坏了,虽然没见姥爷跟我发过脾气,但光听姨姨舅舅说,我也能想到姥爷发脾气有多厉害。我吓的哭了,死活不敢回姥爷家。“我要回我家,我要回家。”可是我家离姥爷家还有几里路,那会还小,一个人又不敢回,就和二舅在外面转悠了一中午,饭也没吃,饿的肚子咕咕叫,等到姥爷找到我们,我和小舅已经在一棵大树阴凉处睡着了。姥爷心疼的把我们叫醒,说回家吧,不会打骂你们的,种子姥爷向别人找就是了,回家吃饭。那一刻,我才放下心来。这件事,我一直记着,那个时候,那个西葫芦种子对姥爷来说是多么珍贵,可是,姥爷并没有责怪我什么。

姥爷老了,七十多岁了,本可以安度晚年了,大舅的一场意外却给了姥爷沉重的打击。那次大舅帮别人干活,不小心碰到了脑袋,是颅内出血,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之后,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要求出院,没有希望了,只有两三天的时间了。大舅被拉回了家,看着头肿的像个西瓜,身上插着好多管子的儿子,姥爷的眼角不停的流出眼泪,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送走四十多岁正当年的儿子?难道就这样白发人送黑发人?全家人失声痛哭。姥爷坚持把大舅拉到自己的那个家,放到自己的炕上。他不甘心,他想看着儿子,他想也许还有奇迹。从不轻易开口求人的姥爷,老泪纵横,向其他的儿子媳妇、女儿女婿提出要求:每家给凑点钱,继续从省医院买药,无论多贵,只要有可能,一定要救大舅的命。也许是大舅命不该绝,也许是姥爷的慈爱、善良、坚强感动了上苍吧,大舅在医生已经宣判“死刑”的第三天终于醒过来,并一天天地好起来了了,二舅到医院给大舅拿药,主治医生很是吃惊:“病人还活着?这种情况绝对是奇迹。”村里的都说,是姥爷一辈子行善习好,积上德了,才会有好的回报,所谓善有善报吧。可是大舅一时半会是不能干重体力活了,家里就剩了舅妈一个劳动力,三个孩子还在上学,为了不让孙子们辍学,为了让躺在病床上的儿子放心,姥爷,已经七十多岁的老人,又开始下地干活,帮助儿媳割牛草,喂牛,挤牛奶,来换点钱,维持孩子们的学费和舅舅的医药费。姥爷的坚持和坚韧为这个家带来了新的希望和活力,家里又恢复了欢声笑语、其乐融融的勃勃生机。

 

 

辛苦操劳一生的姥爷,一生有三个爱好,看晋剧,抽点烟,喝几盅酒,哪怕是就着老咸菜,也喝得有滋有味。每当我们老家村里唱戏时,姥爷就会骑着自行车赶过来,母亲知道姥爷的嗜好,就给姥爷口袋里塞上一包好烟,我总能想起姥爷悠然的吸着烟,烟圈袅袅升起的样子,也想起吃饭时,姥爷一个人倒一小盅,慢慢的嘬着,好像在细细地品味着什么,喝酒时,还能听到吱吱的响声,享受极了。

可能是操劳过度,可能是香烟害了姥爷,姥爷下地干活时常常觉得胸口闷,出不上气,也咳嗽的频繁起来。起先姥爷没当回事,可是,难受开始影响他的干活了,很少生病的姥爷不得不去医生那里了。结果出来,吓大家一跳:肺癌。我们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肺癌,最多还有半年的时间了。有谁能想到平日里身体非常结实的姥爷竟得了这种病,竟然是癌。大家不敢告诉姥爷,只是说不能再下地干活了。姥爷不甘心,说我还能行,吃点药就没事了。然而咳嗽是越来越厉害了,我父亲终于跟姥爷说:“叔,戒烟吧,不能再抽了。”这个别人一和他说戒烟就大动肝火,说抽了一辈子了,你们谁能管得着的老人也许预感到了什么,也许觉得应该早点好起来,继续干活。总之,这次只说了一句“听我大女婿的,戒了吧”,就默默放下抽了五十多年的烟袋,把烟戒了。

 

 

 

可是,戒烟也不能挽留姥爷的生命,无法阻止姥爷走向另一个世界的脚步了。姥爷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儿女们开始轮流守护姥爷了。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对不起姥爷,那会正是母亲给我看孩子的时候,母亲不能常常守护在姥爷旁边,给姥爷打电话,姥爷总是说,安心给俺麦麦(姥爷疼爱我的昵称)看孩子吧,爹没事。我也总是以为工作很忙,没有能回去多看姥爷几次。那次回去了,姥爷还是慈爱的看着我,轻声问一声:麦麦来了。看着姥爷消瘦的样子,我的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姥爷强装笑脸:“傻孩子,姥爷没事,哭啥呢。”姥爷,母亲是因为给我看孩子,没有能好好的守护您,伺候您的。我知道您不会怪我,可是,我心里还是很难过,姥爷,怎么可以这样就去了呢?

 

 

姥爷走的最后几天,母亲赶回去守候在身边,姥爷还是不放心我,麦的孩子谁管呢?几次告他有人管,他才稍稍放下心来。姥爷走的那天,儿女们都在身边,我还是没有赶回去,没能见上姥爷最后一面。我走进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搁在院子中央的棺木,我亲爱的姥爷就躺在里面。阴阳相隔,开始是一层厚厚的棺木,下一步就是您在地下我在地上了。姥爷走了,到了一个只能去却无法回返的地方,但愿姥爷去的是一个极乐世界,人间没有享受的,希望姥爷在另一个世界可以好好享受一下。

姥爷,您放心吧,大家现在都挺好的,您不用牵挂。大舅身体日渐恢复了,也能下地干活了。您最疼爱的大孙子现在找到了工作,学会了开车,再过两天就要举行婚礼了。二表弟、表妹和三表弟都考上了大学,二表弟已在北京买房,很快也要举行婚礼了。表妹已经在省城有了不错工作,并且结婚了,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三表弟今年大学毕业,也在苏州找到了工作,最小的表妹也已上初中了,您的孙子们一个个都出息了。外孙们也上大学的上大学,结婚的结婚,各自有了不错的归宿。最近几年内蒙的舅舅姨姨们带着几个您的孙子孙女们回来过老家好几趟,他们都到您的坟头上看您了。只是两年前姥姥也离开我们撒手追您而去了,想必你们已在另一个世界团聚了。在您刚离开的那几年她还是会常常提起您,说您狠心,平时身体比她结实,怎么忍心说走就丢下她走了呢?姥爷,您地下有知,一定会保佑大家幸福安康的。您和姥姥也要好好照顾彼此,一定要过得幸福啊!

我仿佛又看到姥爷慈祥的笑容,听到姥爷和我打招呼:麦麦来了。泪水象关不住水龙头的水,哗哗地又流了下来……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