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随风

时间: 2019-11-13    阅读: 575 次    来源:
作者: 杨进荣

 今日大风,坐在书房,看风卷残叶,在楼下乱撞;观梧桐硕叶,从窗前列过。

触景生情,便有好多人和事浮现眼前……

大凡生而为人,都是有往事可陈的。然陈往事者,一般都是知天命之年,抑或是耄耋之岁。

沉淀在岁月中的往事,若贮藏在地窖中的白酒,因受时间和其它条件的递增辐射,越发醇厚绵长,回之有味。

搁置在岁月中的往事,象一封情书,隔时想起,青嫩色艳;象一杯醒神的老茶,入口苦涩,后觉轻爽;象一部悦目的小说,叠岩起伏,故事感人;象一首久违的旧曲,惊梦激趣,魅力还在;象一位挚爱的朋友,很少联系,重逢无猜。

埋藏在心海的往事,犹如大海底部深贮的油汽,开采,便会黑龙股股,压力十足地喷射。多少年的沉默,都在孕育倾吐的此刻。

岁月可以消耗一切,唯独剩留往事在那应该滞留的地方寄托。

大千世界,众生百态,不同的际遇因缘,分割无数人的辛酸甘甜、风花雪月。烟火人生,俗夫凡人,不同的家庭环境的循环洐生,形成无法复制的人生自我。仿佛所有的存在,都是上帝的正确安排;好似一切的出现,都是最为恰当的相遇。

有的人自幼成孤,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有的人出生不愁吃喝,身懒福厚,荣尽一生。有的人买命苦撑,儿女成事,自家身体不行,无缘享受。有的人拼命读书,科考难第。有的人默默一生,知晓没有几人。有的人占尽三不幸,但活到如今。有的人屡沾阳光,一路春风,结局不莠。 有的人前半生艰难,后半世风光……

命运是一个魔术师。它总在你不知不觉中,悄然填写你履历表中空白的成份。这些成份既是成长的营养,饭莱中的佐料,还是骄阳下的树荫,饥渴时的甘泉烙饼,能让日子不在无味中留白,可使光阴无法熄灭曾经的刻骨铭心。

我生来最喜和上了年纪的人相处。并非天生我是尊老爱幼之人,而是皱纹、白发、驼背、银须上,粘贴了那么多的如烟往事,听之,是听广播剧,或是小说。知之,是让我与苦难握手,尽力规避那条有人已走过的错径。知之,能让我分享到亲力的成功,积极模仿幸福的人生。

知道局限的自己,历经再多,也无法尝遍百草而写出《本草纲目》的本经,别人的往事,廉价兜售给我,我是多么地有幸。知晓有涯的自己,即使穷尽一生,也无法穿越探尽史海,饱览古今,我是相当地福长,总能有一定的时间拜见先贤,以智增识。

月前,机缘结识一位八十五岁老人,他讲了"文革"他干公事的一则往事,昨曰复去,他已卧床,不能说话……

不几天他一定会走,他的故事我还没有听完,只能在难过后遗憾!

两年前,结识了新的亲戚,现家居金城,人老实憨厚,两口子四十来岁,在饭店掌厨打工。期间因姻亲互致恭贺,喝过一场喜酒。昨日惊闻,撤手西去,再不相见。

昨夜星辰,画楼西畔。蓬勃的年龄,就这样烟消云散。定格的音容,只在我的清泪里朦胧。

往事随风,但风不会一处久停。往事如云,但云不会都有雨水降临。往事如梦,但梦不会永远不醒……

今日,远在关中的朋友邀我去他家赏柿子红了,尝柿子熟了。我突然记起了曾经和他一起共事的青春岁月。那时我们都值芳华,书生意气,时常高暄,通宵达旦,直到各自成家。我家贫困,他不时地送我两斤三斤饭票。那个年代,这样的朋友确实少之又少……

我从原单位调出七八年后,再去寻找,单位说他辞职离开两三年了……后来知他辞职一是单位效益不好,难以养活家人,二是父母年老,妻子因一场事故而对双亲再无法照料……

今日和他视屏,已霜染两鬓,还好,一双子女学有所成,足以让老友引以为豪!

近几年,我也不时会陷入对往事的追忆中,莫非我也真的老了?!想亲人,念朋友。思故土,眷乡音。

呵呵,即便老了,我也不怕,因为在往事中升腾,总比没有回忆的岁月,更让人能心安理得!

往事随风,人生如戏!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