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树

时间: 2019-11-03    阅读: 153 次    来源:
作者: 刘延强

 安阳的行道树除了法国梧桐,主要就是白蜡树、国槐和栾树了。

 

01

白蜡树

 

在我的印象里,白蜡树主要集中在朝阳路和朝霞路,树体端正,树干通直,树姿美观,枝叶繁茂;这种树春叶娇嫩,夏叶鲜绿,秋叶橙黄,冬日疏朗,我没有看到白蜡树的花,但他的荚果却在枝上历冬不凋。

 

白蜡是我国的特产,是白蜡虫分泌的蜡质,熔点较高,颜色洁白,小时候我们吃中药丸的外壳,在学校考试刻板的蜡纸,都是用白蜡做的。而白蜡树又是白蜡虫最佳的寄主,白蜡树名称估计就是因此而来。据《仪陇县志》记载:“蜡树枝叶状类冬青,四时不调,五月开花,邑人买虫于市,遍挂树,虫酿为蜡”。白蜡树用自己的身体为白蜡虫提供养分,默默无闻的付出,无怨无悔的供给,真乃嘉树也。

 

说到白蜡树,我首先能想到的就是少林武僧,因为少林武僧使用最多的武器之一就是棍,而制作棍的最佳材质就是白蜡杆。白蜡杆通体洁白,坚而不硬,柔而不折,打人了无痕,伤人不见血,也符合出家人慈悲为怀的作风。松涛阵阵,国旗猎猎,在历代少林主持的带领下,少林武僧用少林棍打跑了强盗击溃了土匪,爱了国护了民也扬了名乱了心,千百年来,细细柔柔的白蜡杆保护了成为景点的寺庙,保护了收钱的和尚,却保护不了寺庙应有的佛道尊严。

 

但我们不能苛求白蜡杆,因为他只是一件防身的武器,就像我们也不能过度表扬白蜡树一样,他也只是大自然生物链中简单的一环。这几天科里几个年轻人在调侃中说着反思的话,我虽比他们年长几岁,还时不时以老师自居,但自己也该放慢脚步回头看看前期走过的路。不苛求别人按自己的方式办事,不强求别人按自己的标准工作。每个人在开始时都会谨慎都会小心翼翼,可随着环境的熟悉人事的了解就会变得粗疏变得有失分寸,稍不注意有时候就会得意忘形无所顾忌酿成大错。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走一程,过一段,还是得停下来,静静神,心就会稳一点。

 

 

02

国槐

 

国槐是安阳的市树,也是西安、北京等城市的市树。“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说明了国槐种植历史的悠久。

 

老树不知岁时。北方许多城市的古树就是国槐,安阳的在文峰路与北大街交叉口,作为安阳国槐的代表,虬枝苍劲,历经风雨但仍枝叶茂盛。而作为行道树的国槐,则主要集中在东风路和东工路,两条路上的国槐,树冠高大,枝多叶密,绿荫如盖,枝桠索索,造型颇有国画韵味。

 

洋槐是相对国槐而言的,就像我们称洋车、洋钉、洋火、洋油、洋布一样,不是我们没有,只是洋的摩登。洋槐外观和国槐很相似,但属于刺槐属,叶端椭圆,花色多样,果实扁平豆荚状,而国槐的叶端尖锐,蝶形白花,果实如念珠似的圆润。小时候放学后放羊,自己贪玩就把羊栓在树下,然后给他折树叶吃,折的最多的就是洋槐叶。但槐树生命力极强,春天折了槐花,折了槐枝,光秃秃的树冠到了夏天就变得郁郁葱葱,像吃了士力架一样活力无限。

 

安阳的夏天几乎是看不到花的,但幸亏还有国槐,含苞未放的槐米,羞如处子的槐花,丝丝幽幽的花香,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开着,夏日不喧闹,秋日静悄悄,一直陪着像我一样在树荫下骑车上班的行人,花不经意的飞到肩上,你闻到了香还没看清形,她就落了地,地上花很多,很碎,也很乱,你还没有分清是哪一个,她却又飞了去。你抬眼远望,路两边是一团一团的烟、一段一段的雾,是千树万树蝶花舞。可这个时节也真的不好,一夜风雨后,树下全是槐花,她不是无情无义,她真是身不由己,可即使零落碾作尘,也曾香逸满乾坤,足矣。

 

 

03

栾 树

 

看到栾树,我首先想到的是栾平,那个像李涯一样对党国永远忠诚但又被我党打死的人,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击破的,全面从严治党确实重要。

 

栾树有很多别名:黄山栾、摇钱树、灯笼树、大夫树等,黄山栾是说品种,摇钱树和灯笼树是说果实,大夫树则是用途,古书上曰:天子坟高三仞,树以松;诸侯半之,树以柏;大夫八尺,树以栾;士四尺,树以槐;庶人无坟,树以杨柳。

 

作为行道树,栾树主要集中在富泉街和人民大道,洹园进门左侧的路上也有很多。中秋之时,栾树一身三色,连成一片犹如色彩斑斓的锦缎:绿叶已成点缀,只是音乐的序幕;黄花渐入佳境,浓郁中加入小小的红;红果达到高潮,青红、微红、浅红、酒红、深红、紫红,灿烂一树灯,摇曳万般笼,不做隐者菊,愿为秋之声。

 

行道树,道路两边的树。城市的行道树,农村的行道树,田野的行道树,亲爱的,你愿做一颗什么样的行道树?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