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

时间: 2019-11-02    阅读: 1336 次    来源:
作者:

 一、没想到

 

赵鹏得知女儿被公安带走,关进监狱。他震惊地在家大喊:“我的女儿我怎么不知道,她为什么贩毒,为什么?”他两眼发红地拿起酒瓶干喝了一大口。儿子此时放学进家,看到爸爸又喝酒了。他害怕看爸爸酒后的眼睛,乖乖地到自己房间去了。赵鹏捶胸顿足地在房间里来回走着,他想要亲自问问女儿为什么。这也是他的一贯作风,干什么事,都要明明白白的,不清楚就要问个为什么。他走进儿子房间,把口气压得很温和:“你姐姐被公安带走了。”
“爸!您说什么呢?怎会呢?”
“是真的。”
“怎会呢?”儿子不解地瞪圆大眼看着爸爸。
“你只要好好学习就是了,其它不用你管。明天我看你姐去。”说完赵鹏走出儿子房间,到厨房给儿子做点晚饭,他自己没吃。这一夜让赵鹏百思不得其解。
他想亲自问女儿为什么贩毒。他知道女儿为家也没少操劳,高中毕业后就跟着长途客运跑车,跑着跑着怎么又不跑了。他回忆女儿几天前突然向他要一笔钱:“爸,我需要一些钱入股投资。”
“需要多少?”
“两万以上。”
赵鹏没有多加考虑:“那就把给你弟弟考大学准备的两万块钱拿走吧。”
女儿高兴地说:“爸爸!很快就会分享一笔红利。”
赵鹏挥了挥手说:“什么狗屁红利,只是帮帮你做点事罢了。”
赵鹏想到给女儿钱,是因为女儿没有享受过母爱,在社会上闯荡需要格外小心,不能难为她。为此他特别恨刘丽。
赵鹏和刘丽结婚后,刘丽工作一直积极努力,他俩过去感情都很好。可是自从改革开放初期,她就变了,变得爱臭美,爱跳舞,爱吃,爱喝,爱交际……这倒让一个国字脸,身高一米八的赵鹏很没面子。尤其是赵鹏好赖在单位也是一个生产计划员,业务能力还属于硬邦邦的,刘丽是车间计划员,所以两人的直接工作关系就多,促成姻缘也是常理之事。
有一次赵鹏寻找妻子,快到半夜十二点了,他看到妻子跟着一个男人卿卿我我地从歌厅出来,分手时还拥抱。赵鹏上去就把那个男人打倒,吓得那个男人连滚带爬就跑了。
到让赵鹏没想到的是,从那以后刘丽向他提出离婚。妻子做错了事,还理直气壮地提出离婚。他开始没有答应,想冷战一段时间再说。可是他万没想到妻子提出离婚是迫切的,并数落赵鹏:“你有什么本事,没钱,没地位,没大房子,没自己的事业!”
此话把赵鹏给激怒了:“离就离,明天就办手续!”
“孩子我带走一个。”刘丽的口气很强硬。
“没门儿,休想带走一个。”赵鹏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像是玩命的架势。
赵鹏想到这里,眼睛依然瞪得很大。他从老式沙发上站起来,到柜子里拿出一瓶白酒,倒满一杯,他喝着,想着,一整夜都是坐着,站着,喝着,来回走着。
第二天早上他去监狱探监时,遭到拒绝探视,赵鹏一脸无奈地回家,沉闷地只有喝酒解愁。


从此他天天都在喝闷酒,有时在家里突然大喊一声“为什么”,连楼下院子里的人都能听到。单位很多同事们知道他的情况后,大家都劝他想开点,同时也有一些退休的人在楼院下面说着闲话:“哎!老李,听说了吗?赵鹏女儿被公安抓走了。”
老张点点头:“听说了,我是他家邻居,听到他大喊大叫的。”
“哎呀,赵鹏这命啊!”老王头看看周围没人,凑近老李和老张又说:“十几年前赵鹏老婆跟大款跑了,工作也不要了,留下一儿一女。赵鹏他自己把孩子带大的,也真不容易,可是女儿贩毒被抓进去了,这可真够赵鹏受的。”
好心的同事为了给赵鹏宽心,就约着赵鹏一起喝酒,主要目的还是给赵鹏减小心里压力。但每次喝到一定程度,赵鹏就像撒酒疯似地大骂:“这是什么社会,都他妈的认钱!把好好的社会主义搞成了资本主义,我老婆为钱跟人走了,女儿为钱进去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社会成了这个样子?”同事们也为他的不幸感到惋惜,但又是束手无策,无可奈何。


赵鹏现在唯一的希望就落在儿子身上。儿子倒没让他失望,也很争气,高考考中重点大学。这让赵鹏心里舒坦许多,他逢人就讲我儿子考上重点大学了,人们都为他拱手祝贺。由此赵鹏也从揪心女儿的事上转移到新话题上。在他送儿子上大学出发时,他嘱托儿子说:“学习要踏实,不要被资产阶级思想拉下水!你姐姐就是先例!”
赵小刚点点头,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照片:“这是昨天我照的,我没时间看姐姐了,您就把这张照片带给姐姐,告诉她,我好想她。”
“好儿子,你上大学去吧,家里的事不用你管。”赵鹏把儿子送到大街上,拦住一辆出租车走了。
没过多久,他接到公安局的通知,他一看大惊失色!

 

二、最后的对话


赵鹏看到通知,说是赵燕于×年×月×日×时执行死刑,望届时处理死者尸体。赵鹏的头像五雷轰顶,跟爆炸一样。他万万没想到会判死刑,看来女儿的问题非常大。
他向公安提出最后见女儿一面,公安答应赵鹏的请求。
当天下午他来到高墙内。走进会见室,他坐在隔离带(玻璃墙)处,那里有一个放话机的平台,会面只能隔着玻璃通过电话说话。女儿带着刑具,满脸清灰,一步一步走来,她看到爸爸已经坐在隔离玻璃墙处,她快步走进,一下扑到玻璃墙上。她试想抱抱爸爸,可是抱不住。她愤恨地击打玻璃墙,又赶忙拿起电话,对着赵鹏的第一句话:“爸爸,对不起!”
“孩子,孩子啊!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赵鹏张开从未有过的大嘴,嘴唇抖动着说不出一句完整话。
父女俩都盯着对方撕心裂肺地哭了好一阵。赵燕还是遏制情感后,满脸的泪水哭诉地说:“爸爸!我的事情我要明明白白地告诉您,好让您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落到如此下场。”
“嗯,嗯!”赵鹏向女儿点着头。
“我贩毒是先由吸毒引起的。我跑云南这条线路时,经常有一个客商坐我们的车,后来就熟悉了,那人很大方,每到终点站时,他都要请我们吃饭。有一次司机师傅有事,那人就单独请我吃饭,吃完饭他送我几瓶新产品饮料,说是提神醒脑特别好,最适合跑长途。当时我不知道他在饮料中放入毒品,我还把饮料私藏起来,让自己慢慢享受。我每天都喝一瓶,喝着喝着就成瘾了。从此每次想喝都要打电话给他,他按我排班到站时间给我送货,就这样我一步一步地就走入他设下的陷阱。后来他故意给我断货,我上瘾后非常难受,这时他对我提出要求说:要想喝必须要为我们做事,我难受的只有答应为他们做事。我就是这样被坑害了。”
赵鹏听完用手击打玻璃墙下的台子,监警马上制止赵鹏的过分激动。然后赵鹏擦擦眼泪,嘴对着话筒说:“孩子啊,我明白了。你是被陷阱坑害了。这社会怎么就如此这样险恶,把一个好端端的花季孩子,害的非要付出年轻的生命。老天啊,老天啊!”赵鹏的屁股已经离开凳子,双腿跳起来大喊着。
“爸爸,不要为我难过,既然我被设下的陷阱所害,就要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国家规定贩毒超过50克以上就判死刑,这就是我的命。”
赵燕停顿了一下:“爸爸,您把脸贴过来。”
“好。”赵鹏把脸贴到玻璃墙上,赵燕也贴到玻璃墙上,两张脸紧紧贴到一起:“爸爸!我多想这样,您为了我,把弟弟考大学备用的钱都给我了,可是……”
“孩子,你是被陷阱害的。爸爸不怪你,但爸爸怪这个社会。”
“爸爸!您千万要注意身体,家里还有弟弟需要您照顾。”
“对了孩子,我还忘记告诉你一件好事,你弟弟已经考上重点大学了,刚走了十几天,你放心去吧,我会照看好的。”
“太好啦!弟弟真有出息,真想再看看弟弟。”
赵鹏从衣兜里掏出儿子考中大学后照的照片,放到手掌上,然后用手掌贴到玻璃墙上让女儿看,女儿这次连哭带笑地看着照片说:
“真为弟弟高兴,真为弟弟高兴!可是我不能见到弟弟了,可是我不能再见到……”
她直盯盯地看着,用手指触摸着照片,嘴角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她想:如果说在死前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真想能见见妈妈!
赵燕一直在恨妈妈,恨她在她刚五岁弟弟不到一岁的时候就和爸爸离婚,狠心地抛下他们不管,让他们姐弟俩在缺失母爱的环境中长大。
赵鹏看到女儿两眼不离照片,知道她是最后的思念。为了满足一个就要告别这个世界的孩子来说,让她能看到的尽量满足她。赵鹏慢慢地又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退了色的老照片,正要给女儿看时,监警说:“时间到了。”
赵鹏马上对监警说:“我还有一句话让我说完好吗!”
监警向他点点头。然后赵鹏把老照片放在手掌上,贴到玻璃墙上:“孩子,这就是和你妈离婚前的全家福!”
赵燕瞪大眼睛,她万万没想到爸爸能理解她内心那点遗憾!她捂着脸:“看到了,照片上我站在爸爸旁边,妈妈抱着的是弟弟。那时弟弟才几个月吧?”
“是的,这张照片我一直保留着,就是为以后有个念想。”
“好啦好啦,已经超过下班时间了。”监警走过来说着。
两个女警带着赵燕走,刚走一步,赵燕猛地一转身,一下跪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喊:“爸爸,您多保重!”
赵鹏看到女儿跪地:“孩子,孩子!我的女儿是被陷阱坑害死的,我的女儿是被陷阱坑害死的!……”赵鹏简直就要疯了,被两个监警拦下,搀扶到另外的休息室。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