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篷

时间: 2019-10-20    阅读: 455 次    来源:
作者: 路军

 夜晚,周遭渐渐安静下来。一盏马灯昏昏黄黄似进入梦乡,几根钢筋支起一顶顶黄油帆布帐篷,家就算安顿下来。孩子们没有住过这样的“家”,觉得新鲜,兴奋地耍闹,光屁溜儿跑进这个帐篷,又从那个帐篷里钻出来,捉迷藏的游戏直到大人们扯着嗓子喊才罢休。

这是记事起我最深刻的记忆。那样大片地支起帐篷安家的时候不是很多,我只记得两次。一次是唐山大地震后,余震不断,地质队家属院所有人集中在单位楼前的空地上,一顶顶帐篷肩并肩支起来,那场面对顽童们来说,真是新鲜又刺激。一次是我放暑假去父亲的驻地——一个向阳的山坡上,并排搭起一间一间简易帐篷,周围绿树掩映,一条工人们踏出的小路曲弯弯伸向大山深处。

如今,跟孩子们说起帐篷,特别是那种土黄帆布帐篷,厚实硬挺密绸的,耐风雨且宽敞的军用品,他们恐怕连见都没有见过。

上世纪90年代,我成为了一名地质工作者。性别原因,出野外的机会不是很多,所以梦想着睡在一顶有着厚度且宽敞的帐篷里,是不可能的。而我的男同事们就幸运得多,或者说,他们比我辛苦得多,在野地里,在机井旁,随处一搭,便是一个小小的家。

对“帐篷”这两个字喜欢极了,有古风——不,甚至有点胡风,好像从遥远的边塞跋沙涉石飘摇而来,倏然地降落在我心里。帐篷的修饰词是“顶”,这个字很有风餐露宿的傲骨,在头上,而且是离头不远的上方顶着这样的有质感的篷子似的围布,多浪漫多享受。

可以看一看帐篷里都有哪些家什,必备的四件套:线手套、锤子、安全帽、罗盘。此外还会有跟帐篷一样颜色的帆布包,里面通常装的是笔记本和盒尺。生活用品中,那种常见到的铝合金饭盒是最显眼的,里面装的是从家里带来的老咸菜。

今天的地质工作者早摆脱了野外搭帐篷的生活,我却隐隐有些担心,一是现在幸福的日子离土黄的帐篷岁月更加遥远,还会有人记起那峥嵘岁月吗?二是如今我这样深情怀念那时的艰苦岁月,怀念一顶现代人很少见过的帆布帐篷,甚至想起那种最原始的瓜地里的窝棚,会不会被人误认为矫情,说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一度地,心心念念弄一顶老帐篷,成了我的理想。可是这种帐篷太重了,如今哪里去寻?况且它的适用价值早已一去不复返。一次在博物馆,突然就见到了一顶最为原始的帐篷,比大地的颜色还要原始,它安静地叠在一个角落,布质应该是防雨雪的,隔着玻璃,我不能摸到它,但看上去,有着日月风霜的原味。我驻足良久,胸中暖流涌起,双眼竟要湿润起来。光阴所经受的一切仿佛都刻在了这样一顶帐篷里,就在那一瞬间,时光有了莫名的暖意,变成了一个温柔的使者。

现在的人,生活质量越来越高,也越来越苛刻,住惯了高楼大厦,又向往田园生活,田园生活久了,又要猎奇追求新鲜。

在沙滩,公园或绿草坪,时常见到简易的轻便帐篷,绿绿红红地鼓起来,可以随意收取,这样的帐篷在空旷的场地更显得轻飘、逼仄,不像个物件,更不用说有家的感觉了。更为烦恼的是,有谁会时时地一个人去搭一顶帐篷,即使是最简易轻便的。

终于,还是如愿弄到了一顶厚实的帐篷。由于某种原因,我使用它的次数并不是很多,所以每一次的使用都隆重成一个节日。

带着帐篷去田间乡野安营扎寨,投射进来的光柔和又孤独,好像天底下的孤独都给了我和帐篷。四野寂寂,在城里听不到的声音,这里听得分外清楚。天籁围簇,连空气也在发光。秋天了,猛一抬头,叶子红了,开始飘落。蚂蚁虫儿翻山越岭跋涉于草尖叶梗,它们正在寻找最安适的家。夜晚,仰头便见满天星斗,又大又低,伸手可摘。

住在里面,帐篷饱满起来,人仿佛也换了一个模样,这样的新鲜感,以及住下后衍生出的效果,那种与草木相连出的境况,足以温暖一颗日益麻木的心。

我这样絮絮叨叨,怀念一顶帐篷,怀念一份岁月打磨的情怀,理由很简单:珍惜现在的每一个日子,珍惜幸福。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