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称谓

时间: 2019-10-20    阅读: 285 次    来源:
作者: 筱铀

  全国许多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套称谓。有一年我去山西临汾,当地人竟把父亲的兄弟也叫做爸,什么二爸三爸四爸,相应地,这些爸爸的妻子就叫做二妈三妈四妈,这简直让我感到震惊。叔叔伯伯可以不止一个,但爸爸妈妈怎么能有几个呢?后来,我见的事情多了,也就见怪不怪,我换位想想,自己家乡的不少称谓,在外乡人看来也一定很怪异。多样的叫法,不正体现了祖国大江南北称谓文化的丰富性吗?如果神州大地十几亿人都把父母叫“爸爸妈妈”,那多没意思!

老家人称爷爷为“公”,管奶奶叫“婆”,小孩叫唤的时候,在这两字后面加上“哎”,即“公哎”“婆哎”,这样平添了亲昵。老家口语里,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以“公”“婆”不用“男”“女”或“雌”“雄”区分。如家禽中的鸡公鸡婆鸭公鸭婆,这显然不是指鸡鸭的爷爷奶奶;而六畜中公的称“牯”母的仍称“婆”,如猪牯猪婆牛牯牛婆狗牯狗婆,但有一种“狗婆蛇”与母狗没有任何关系,也并不光指那种四脚的母蛇。

顺着这“公”与“婆”的称呼,爷爷的父母叫做“公太”“婆太”,奶奶的父母叫做“外公太”“外婆太”。旧式男女结婚早,四世同堂比比皆是。我母亲20岁结婚不算早,队里姜应生老婆16岁生子。母亲42岁当上了“外婆”。母亲47岁当上了“奶奶”,可现在,60岁的老人还叫中青年学者!而今,85岁的母亲当上“婆太”和“外婆太”都好多年了。在乡下人眼里,我的母亲算是有福之人。

老家管父母很少叫“爸爸妈妈”,家乡乡人认为,那是属于城里人的文明叫法,乡下人是不配这样叫的。我家虽住村里二十多年,但兄弟姐妹一直叫父母为“爸爸妈妈”,大概因为我父母自以为有点文化,叫法应该与一般农民区别开来吧?多数农家孩子管父亲叫“家家”,发gā不发jiā,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老家有一种说法,父母让子女把自己叫得疏远一些便于孩子成长,不易夭折,我姑姑的儿子管他爹叫“丈公”,“丈公”在家乡是“姑父”的意思,按说“丈公”该是我叫的而根本轮不到我表哥。在表哥那里,自己的爹竟变成他爹的姐妹的丈夫,这实在是把人给绕晕了。还有叫爹为“舅公”的,这就更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明明是自己爹,在他嘴里怎么变成娘的兄弟,怪哉!怪哉!

对母亲的称呼,一般叫“姆嬷”。教你发音方法,上下嘴唇合上,先从鼻子里发出m音,然后嘴巴一张,再发出“嬷”音,这就是“姆嬷”,记住是两个音节。小时候经常听到小牛唤母牛,就这么叫,发音特准,充满感情,动人。

还有,儿女称母亲或儿媳称婆婆为“家婆”,“家婆”之“婆”与叫奶奶的“婆”意思不一样,“家婆”与前面的“家家”相配,“婆”则与“公”成对。

有人管娘叫“妍妍”,不很常见。“妍”在家乡有“乳房”和“奶”两个意思,这里的“妍妍”不能译成“乳房”或“奶”,更不能理解为“奶奶”,否则就会闹笑话。

另外,家乡管舅舅叫“舅公”,管舅妈叫“舅婆”,俗话“天上的雷公,地上的舅公”,意思是舅公辈份很大,应该处处受尊敬。在家乡,外甥家做酒要请舅公坐上座,舅公舅婆的地位似乎在父母之上。到城里之后我才发现,母亲的兄弟其实应该叫舅舅,舅舅的妻子相应叫舅妈。家乡把舅舅舅妈提高了一个辈份。

母亲的姐妹在家乡叫“姨嫒”,“嫒”就是“妈”,“姨嫒”的丈夫称“姨丈爹”。我母亲有三姐妹,所以我有两个“姨丈爹”,一个已离世,另一个将近半个世纪没见,不知是否还活着。

老家称弟弟为“老弟”,称妹妹为“老妹”,称哥哥为“老伯”,但姐姐就叫“姐姐”而不叫“老姐”,不知为什么这么不讲理。有时人家问你:“你在屋下嘿老几?”意思问你兄弟中排行第几,这“老”应该是“第”的意思,但古汉语中似乎没有这样的义项。叫哥哥时称“老”尚可理解,但弟弟妹妹明明比自己小,怎么能叫“老弟”“老妹”呢?古代称年龄最小的弟妹为“老”,但老家只要是弟妹都称“老”,这又是是怎么回事?

当然,普通话中也有“老弟”一说,但这并非对亲弟弟的叫法,而是男性对比自己小一些的同辈男子的一种亲切称呼,里面既包含尊重人的意思,也略有自己称大的意味。称哥哥为“老伯”,“伯”在古代一般指兄弟中年龄最大的,但家乡不管是不是最大,凡哥哥都称“老伯”,时常听到有人问:“渠嘿你咯老伯么?”意思是他是你的哥哥吧?我二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很显老,为此家乡人经常误把我当成我几个哥哥姐姐的“老伯”,心里很不愉快,我有那么成熟吗?

家乡管儿子叫“子”,女儿叫“囡”,“迪咯嘿你给子吧?”意思是这个是你的儿子吧,“迪咯嘿你给囡吧?”意思是这个是你女儿吧。儿媳妇统称“新布”,不管嫁来家门多久,只要公公婆婆还在,“新”字永远不会取消,但“布”与人有什么关系呢?家乡县志把“新布”写成“新妇”,我认为错了,因为两个字声母完全不一样,一个b一个f,老家话绝对不会搞错这两个声母的发音。

母亲回乡遇到以前邻居,他们奉承道:“沛生嫂,你时嘿有本事呵,五个子都讨‘新布’了!”家乡给儿子娶媳妇叫“讨新布”,把本人娶亲叫做“讨老婆”,我上大学有一年回老家,松发婆姥问我有没有娶亲,我说没有,她惊道:“须都长出来了,还不讨老婆啊?”家乡人把男子是否长胡须当成娶亲年龄的标志。

家乡有一种称呼叫“细新布”,指童养媳,旧社会很多人娶不起亲,就从小给儿子抱养一个女孩养大,等十几岁发育成熟给他们圆房。本家呈生叔老婆就是童养媳变来的,大家叫她“细新布”,真名反而没几个人知道。细婆给她抱养的孙子良根也养了一个“细新布”名叫“五秀”,没想到90年代农村人纷纷出门打工,良根和五秀在广东各自找到了自己的爱情,这样,他们的婚事自然没有按步生细婆当初设计的进行,不过好在此时步生细婆已经作古,否则她看到这种情形一定非常生气。

另外,老人称小伙子为“后生”,家乡俗语:“十七八岁的后生,卵硬赛过铁钉。”家乡称未出嫁的姑娘为“女客”,我想这里的意思是,女孩迟早要嫁出去,呆在父母这里只是“客居”吧。“婆太人”则是对已婚妇女的统称,老家有句俗语:“着件围灶巾,妍拉射,像个婆太人。”描写的是两乳突起腰间系一条围裙的家庭妇女形象。

“外氏”即妇女出嫁后对娘家亲人的统称。一般观念中,娘家人总认为女儿嫁到夫家难免被欺负,在这种情况下,“外氏”便成了出嫁妇女的坚强后盾。婆媳矛盾城乡皆然无处不在。儿媳妇娶进门来,婆家得掂量一下她“外氏”的力量,“外氏”如有足够威慑力,便有所顾忌;反之,如果“外氏”无能,女儿便可能遭欺受气。农村婆媳间吵架经常听到一句话:“你欺负我外氏冇用。”

婆媳冲突严重后果表现为两种形式,一是儿媳跑回娘家,二是“外氏”打上门。人跑了,这边小孩和家务没人管,家里慌了手脚,时间一长,丈夫只好厚着脸皮上丈母娘家求媳妇回家,女婿免不了被以丈母为首的“外氏”训一顿。

但往娘家跑的做法不能经常用,次数多了影响夫妻关系,有些聪明的妇女,即便受了委屈也忍气吞声不向“外氏”诉说;那些知晓事理的“外氏”,则明白嫁出去的囡就是泼出去的水,觉得不便干涉,故女儿受欺负只是背后劝劝。

“外氏”打上门来的现象更少见。一天,媳妇父母带着兄弟姐妹一队人杀气腾腾上门,双方互相谩骂,骂到激越的时候,年龄大的妇女当场脱裤拍胯或屁股羞辱对方;青年男子嘴上功夫不如女人,骂着骂着就动起手来,最后头破血流。这种找上门来的办法虽可让婆家气焰收敛,但夫家相当生气,后果相当严重,嫌隙很难弥补,两家今后可能没“上下”(家乡把两家之间的“来往”说成“上下”,不明白)。这时候,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媳妇私底下鼓动丈夫与公公婆婆闹分家。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