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的牵挂

时间: 2019-10-15    阅读: 869 次    来源:
作者:

 邮递员敲开了锈迹斑斑的大门,我来不及梳妆,蓬头垢面地走到挂着绿色大包的二八式自行车跟前。邮递员从帆布包里掏出鲜红的录取通知书,说了句:“恭喜你!姑娘”。我接过通知书,还没来得及仔细看,邮递员就蹬了一下脚踏板,一边挥手一边说:“有空别忘了常回家看看......”。

血色的夕阳染红了他的帽檐,褪了色的军绿工作服也被映照得比往日耀眼了许多。

“我要走啦,我要走啦!”我对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山脉,双手合成喇叭状高声地喊。回音在山谷里荡漾,我隐约看到对面山峁上放羊的大爷卷了根旱烟,眯着眼睛朝我微笑。山脚下,犁地的大叔挥动着吆牛的鞭子,似乎在为我点赞.....

启程前一晚,我高兴地睡不着,坐在院子里数星星。夜是那么的静,小猫跳到我腿上,蜷缩着身子睡得好香。昏暗的煤油灯下,奶奶为我缝被褥,她歪着头穿针的样子,还有那拉得老长老长的线,每一针都像缝在我心上。

 

我有好几年没有见爸爸和妈妈,听村子里人说他们到很远很远的城市打工去了。那里有像山一样多的高楼大厦,有像星星一样不灭的灯火,还有很多很多我从没见过的玩意。他们嘴里的新鲜,让我在无数个睡梦里期盼着美丽的远方。

出发时天还没亮,星星比夜晚少了许多,东边的山头翻着鱼肚白。奶奶从炕头的碗里拿出了她连夜煮好的鸡蛋,塞进我衣服的大兜里。衣服是新的,是过年妈妈从大城市里托人买着捎回来的,也许衣服是按省城和我同龄孩子身材买的,因而大了许多。爷爷打开放烟叶的铁盒子,从最底下报纸里抽出压得平整的毛爷爷,告诉我说:“孩子啊!穷家富路,去了高校要好好学习,以后才会有出息。”爷爷的罐罐茶咕咚咕咚地翻腾着,热气冒了上来,挡住了他满是褶皱的脸,他的语气压得低沉,我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不舍。

我背起行囊,冲着他们的挥手,示意让他们别再送了。

车子开动了,那趟去县城的山路是我这些年走过时间最长的一趟,也是最颠簸的一趟。颠出了我藏了很久的眼泪,颠的我心脏隐隐作痛。翻过一道沟,我看见远处的爷爷和奶奶还在朝我张望,他们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我走出来了,可是祖祖辈辈的人还留在那里。我想起毕业时老校长的叮嘱:“不管走到哪,别忘了你的根在那里。”

回眸往事,连绵起伏的大山,漫山遍野的羊群,和一辈子扎根在这片黄土地上的爷爷奶奶,他们将是我一生的牵挂!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