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父爱

时间: 2019-09-29    阅读: 206 次    来源:
作者:

  每每夏天来临,随着蝉鸣渐起衣缕渐减,人们会猛然发觉,喔,夏天到了!这时,街上人就少了,多了车辆。路边的冰水小店一夜花开似的、宵夜摊那直抵凌晨的热闹、用气垫搭起的户外临时泳池一个接一个,还有那么多靓丽女性飘起的裙摆裾,都在彰显着这个小城的夏天风景。

  但我还是时不时地回想儿时的夏天,以及夏天发生的故事。

  童年时代的我从来不会觉得夏天的热有多难受。十岁时的我,随父亲在乡镇派出所生活。他忙于工作无暇顾及我,许多时候便只得是我一个人去钓虾。正午烈日正当空时,戴一大草帽,拿着个小板凳,提小桶,随手折段树枝,用绳子系饵。随处寻一个坑洼地方或池塘,树枝甩进去,十几秒后提起,便会有两三只龙虾出水,一只龙虾咬饵,第二只附在前一只背上,第三只又附在第二只背上,像叠罗汉一般;当时便觉稀奇而欢呼雀跃。到了日落时分,吃力地提着满满一桶龙虾向父亲炫耀战果,叽喳说着罗汉叠虾的趣味,父亲见状笑了笑,不以为然地摸了摸我的头。

  高中时与十几个同学相约到襄河游泳,无泳具,无安全装备,无看护,靠着少年的群体激情就蜂拥着前去。抵达河对岸后刚准备下水,隐约听见河对面有人喊我名字,河宽数十米,远远望去,看不见容貌,也听不太清楚声音,只是我的名字在不断大声重复。最终凭借身形,我认出了父亲来,他在不停挥手大喊着我的名字,也许还有其他的话,我却听不清,只是看着他姿体乱动的样子,似乎想要飞过来一样。

  我心中有些愧疚,但少年气盛,又觉得父亲跟来碍事,在同学前没有面子,于是没有理会,兀自地下河凫水。我边玩边瞅河对岸的他,他没了先前的挥舞,静静地在那儿看我,一动不动。等我们上岸过河的途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悄然离去。多年过去,我早已不记得父亲当时的衣着或其他画面,一直清晰的是那挥动的手和大喊我时的急促。

  如今我的儿子也已近十岁,聪慧而有些顽劣,暑假和他约定,每隔一日就教他和他两位同学跑步,儿子身形健壮,领悟力和跑步姿势都让我欣慰,但我并没有说一些鼓励他的话。儿子毕竟少不更事,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我顿感时光转回,儿子像极了儿时钓得虾来给父亲看的我。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