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溪河的泪与歌

时间: 2019-09-23    阅读: 1265 次    来源:
作者:

 故乡的总溪河象一条巨龙,蜿蜒流淌在崇山峻岭之中。万寿桥以上,河水平稳如镜,犹如一位仪态万方的女子闲庭信步;万寿桥以下,河水象一个失态粗狂的醉汉浊浪排空。两岸,或村庄环绕,花果飘香;或青山对峙,峭壁入云;或猴鸣鸟啼,飞瀑鸣响;河里鱼蚌相栖繁衍成群,岸边鸥鹜互戏花果同茂。

儿时记忆中,总溪河是一条悲伤的河,一条流淌着无数眼泪的河。

外公生于总溪河、成神于总溪河,姑爹姑妈、娘舅姨妈、老表姊妹也生长于总溪河。

 

 

小时候,一个七月半我在总溪河过中元节,明月风清,一家家端着水饭、冥钱在总溪河两岸焚烧祭奠,火光缥缈,烟雾袅绕,水中倒影粼粼,月白被撕扯得零零碎碎……

突然,一阵阵凄凄切切哭声扎入风中。

“…我的儿啊…”、“寃家夫啊…”“苦命的爹啊…”……

哭声绝望又悲沧,一浪高过一浪,伴着风声、涛声,使我不寒而栗。

大舅娘慌忙拉着我往家里走,路上她告诉我,某家某家三爷崽去总溪河打鱼全部没有回来,杳无音信;某家某家大儿子某年因夫妻吵架投河自尽;某家某家父子某年某天赶场回来过河突遇涨水死于非命……他们每年七月半都来河边哭诉……

 

 

逐渐长大,到总溪河玩耍的时间多了,参与老人丧事的“正事”的时候也多了。每逢道士法事“飘河灯”超度落水亡灵时,就会唢呐声声、鼓乐阵阵、哀哀我我地诵读表奏章……

河面微波里,漂河灯千帆寻渡,从人生想到死亡,好不使人悲伤、凄凉。

总溪河万寿桥碑文里写着:“…每遇水泛之期”,“对河两岸苦守水退…。” 看着这些文字,我感觉:总溪河一条悲伤的河,一条流淌着无数眼泪的河,它与世世代代悲欢离合一起演绎。

总溪河不知从哪年哪代开始流淌,总溪河儿女的泪不知从何年何月开始流淌,悲歌吟唱。

 

 

清道光十六年(1836)九月,毕节信士穈肇瑞举念修建万寿桥,流传着观世音菩萨显灵等美丽的传说,体现了总溪河儿女治理总溪河的决心和梦想。有言曰:修千百年崎岖之路,造千万人往来之桥。清代汪炳瑟璈所写的《题总机河》诗:“漫漫河水路回旋,河流总机浪接天。百里流来千里会,一波折去万波连。浮沉野鹜穿新涨,欸乃渔郎泛小船。翘首岩扇绝险处,石桥洞口锁晴川。”暗藏着对总溪河前景的预见和美好展望。1984年春,时任贵州省委副书记的徐建生同志视察总溪河,有感总溪河两岸奇峰突兀,水秀山青,百舸争流,猿啼鸟鸣,风光旖旎。将总溪河辟为旅游景区,正式拉开了总溪河发展开发的序幕,哀哀总溪河开始了一路欢歌。

并不是所有的樱桃都叫“玛瑙红”。总溪河养育了农艺师徐付军,徐付军让它越来越有诗意。

 

 

徐付军20余年守着总溪河这片热土培育出“玛瑙红樱桃”,总溪河儿女们在他的带动下,由粮农蜕变成为果农,沿岸种植的玛瑙红樱桃达4700余公顷。初春时节,总溪河畔满山遍野的几万亩玛瑙红樱桃花竞相绽放,灿若云霞;阳春四月,通红透亮的玛瑙红香甜如初恋,喜迎南北客商。

现在这里正拟申报“中国纳雍国家级玛瑙红樱桃公园”。

奢香开辟九驿、穈百万修建万寿桥、毕-纳-水公路开通,到2015年贵州省桥梁史上“最大的钢管砼上承式土桁拱桥”总溪河特大桥横跨南北,几百年来,总溪河的儿女由泪到笑,万寿桥上的观世音菩萨也掩面微笑了。

“翘首岩扇绝险处,石桥洞口锁晴川”。风流太守汪公已远逝,当今祖国日新月异,总溪河也“晴川”开朗,上游贵州省“十二五”建设的重点工程夹岩水利枢纽工程破土开工,即将竣工。

 

 

夹岩水利枢纽工程,集雨面积为4306平方公里,总库容13.25亿立方米,水利库容8.48亿立方米,总投资172.58亿元。是一座以城乡供水和灌溉为主、兼顾发电并为区域扶贫开发及改善生态环境创造条件的综合性大型水利枢纽工程,主要由水源工程、毕大供水工程和灌区骨干输水工程等组成,供水区域涉及毕节 —大方城区、遵义市中心城区、黔西县城、金沙县城、纳雍县城、织金县城、仁怀市等7个城镇(区)。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建国70年来,流淌着的总溪河啊,见证着党与人民的艰苦奋斗自强不息。我们唱着生态歌、开发扶贫歌一路欢快地流向远方……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