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那场龙卷风

时间: 2019-07-29    阅读: 677 次    来源:
作者: 王中霞

 那是30年前的夏天,我因为拉肚子去县医院输液。回家的路上,妈妈用自行车载着我。那沉闷的雷声与往日不同,就像从很远地方传来的炮声,一直没有间断。天黑沉沉的,才中午12点左右,看起来就像快天晚了。

走了一半路程,豆大的雨点啪啪地砸下来,我们不得不到路旁人家去避雨。主人挺热情,让我们吃他们家的豆角米饭。妈妈谢了主人,等雨稍微小一点,我们就又出来赶路。能骑车的地方就骑,过分泥泞的地方就奔跑起来。妈妈不断鼓励我:“我们赶紧跑,到家就好了!”我跑得气喘吁吁,流出的汗水和雨水混在一起。等我们到家时,衣服已经湿透了,但是一点儿也不冷。

爸爸和姐姐赶紧到门朝东的平顶厨房里,为我们热一下中午做的小公鸡烧豆角。我和妈妈在门朝南的主屋里换衣服,弟弟正在和我们说话。

外面的天黑得完全就像夜晚,西边天空那不正常的红云让人感到恐惧。突然,起风了!来势凶猛,一发作就有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的感觉,容不得半点犹豫。妈妈赶紧把门栓插紧,把一张木头餐桌抵在门后,她大声招呼我:“快把两个房间窗户关起来!”

我被眼前的可怕景象吓着了,门外就像有一头巨象在撞我家的门。

我迅速跑到西房间,试图将两扇窗户合起来,然后将插销插好。可是,我伸出一只手,却怎么也拉不过来,就在我又拼命拉另一扇窗户时,突然,两扇窗户框活生生地被狂风“摘”走了!瞬间,墙上只留下一个长方形的空洞。外面的狂风暴雨肆虐地袭击着,窗前办公桌上东西哗啦全掉到地上,并杂乱地撒到整个房间。

我吓坏了,几步跨到东房间,发现窗户早就不翼而飞,床上全都刮上了杂乱无章的东西。我几乎带着哭腔告诉妈妈:“窗户都飞走了,这可怎么办?”

我妈抵在小桌上,外面像有野兽踢门,她一个人的体重根本无法与外面的大风抗衡。妈妈大声喊道:“快抬大桌抵门!”我和弟弟立即把大桌子抬到妈妈面前。大桌不知道是什么树木做的,特别笨重。就在妈妈将大桌子换下小桌子的瞬间,门外的风一个使劲,把大桌子直接推走,大桌打了几个趔趄,直至撞上后沿墙。

“不得了!”我和弟弟突然大叫起来。

妈妈仍然死守着门,因为她知道,一旦松手,整个房子瞬间就会被掀翻。她抓着门拴,整个人都是晃着的。我和弟弟赶紧把小桌子、椅子都放在大桌上,把门抵好。

可是后窗户进来的也是强风,还夹着鹌鹑蛋大的冰雹。那冰雹砸在窗台上,滚进了屋里。妈妈指挥我和弟弟抵前门,她去挡后面的窗户。窗户框也光秃秃的没有了,妈妈用叉草的铁叉把簸箕戳穿,勉强挡一下风,就听见冰雹砸得簸箕底啪啪响。我妈吓得脸都变了色,嘴里不停地说:“老天灭人了!老天灭人了!”我和弟弟早就紧张得一句话也不说,一直看着妈妈,等候她的命令。

“再这样下去,房子就要倒了!”我妈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说实话,我脑子里已经想到了死亡,想到房子倒塌时我们被砸得鲜血淋淋的模样,我就觉得,世界末日已经来临!

透过后面窗户洞看到叔叔家,我的心开始颤抖,只见茅草房顶的草被风一大团一大团地扯了下来,芦苇做的隔层瞬间飞走。一排房子,只看到悬在空中的房梁。

叔叔家门前一棵大树,要两三个大人才能合抱过来。我们以前在树下吃饭,放个大桌子,坐十几个人都有足够的树荫。在强风中的大树, 竟然一下子被扑倒在地,随即又被强行拉站起来。这样左一下,右一下,大树摇摆几次过后,被连根拔起!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天啊!怎么得了啊!”妈妈的声音里带着嘶哑。她觉得自己的力气已经用完,又怕房子倒掉,就对我们下命令说:“这房子不能呆了,我拔门栓,你们快速跑到厨房,那个平顶房不会倒!”

此时,我家后屋檐的瓦片被掀翻,直接砸到前屋檐的瓦上,又一起掉落在门前的水泥地上,那啪啪的声响给我感觉外面就是一场腥风血雨!

妈妈像战场上经验丰富的指挥官,她迅速拔掉门栓,拉着弟弟,我紧跟在她和弟弟后面。我们鞋也找不到了,就光着脚跨出了门槛。妈妈拉着弟弟往平顶房方向跑去。因为强风,又加上紧张,我一步一跤,根本站不起来,膝盖在水泥地面的碎瓦片上不断跪下,最后竟然身不由己地被风推着往别的方向跑去。我妈把弟弟送过去赶紧回来拉我,等我们到了厨房,风已经没有大动静了。其实之前风已经小了,要不,我们一定会被瓦片击中。再看看我的膝盖,都是被瓦片刺破的,鲜血直流。我的两只手,没有一处是好的肉,特别是手心,是真正的皮开肉绽,这时候才感到疼痛。我和妈妈谁都没有吃午饭的心情。

整个村庄全被倒下的树木茂密的枝叶覆盖,庄稼地像被石碾实实在在碾过一样。放眼望去,看不到任何一家房屋的轮廓。“不晓得会有多少人没命了啊!”我妈脸色惨白,惊魂未定。

我家水泥场边上的大草堆早就没了影。一个喂猪大瓷盆在邻居家的厕所边找到了,被磕得到处是瘪,外面的瓷都掉了,仔细辨认才知道是我家的。被龙卷风摘掉的两扇窗户,只找到一点点红色的木质边框,其余的早就散得无影无踪。很快从前面村庄传来了好消息,一共两家倒了房子,好在人没有什么大碍,大家全都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听到哭声,说是九队的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小菊香在田里看西瓜,龙卷风过后,家人急忙去田里,发现丁头屋已经成为平地,孩子找不到了!我们八队的村民全都出去帮忙,后来小菊香在小河里被发现,她抱着芦苇没有撒手,活下来了。她说,一阵风把她从屋里抬起来,自己脚不靠地了,被风旋到河里。她当时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千万不能沉下去,一定要抱住芦苇。在小河里呆了一个多小时的丫头,终于安全了!不少人家的牛、猪被刮跑了,村里男子汉全部出动,人多力量大,大家冒雨分头寻找,最后也成功找到。

我家房顶一直在漏雨,邻居用拖拉机载着我爸去村里拖了一块大油布,半个村庄的男人在大雨中,齐心协力,把那块笨重的油布盖在我家房顶上,这样至少暂时能让屋里少漏一点雨。

叔叔家和隔壁邻居家屋顶全没了,还有人家楼房从上到下被龙卷风拉开了手掌宽缝隙的,也不敢住了,我妈让他们到我家住宿。外面下着大雨,屋子里滴滴答答下着小雨,我们就把脚盆、脸盆、菜盆都拿出来接水。

地上没有水的地方就打地铺,几家小孩都挤在床上。大人基本一夜没有睡,只有很小的孩子睡得很香。

第二天,晴空万里,修补房屋的工作开始了。不管谁家的事,大家全部一起动手。平时吵过架的,斗过嘴的,也瞬间什么隔阂也没了。在落难的时候,大家的心自然就贴到一起。

在给我家屋子铺瓦片的时候,几个瓦匠中还有我爸妈不认识的。我邻居叔叔,站在屋脊上走来走去,在上面喊着,指挥着,嗓子都嘶哑了。我妈妈紧张得要命,生怕他掉下来,不断提醒他小心一点。我们在屋前望着他们紧锣密鼓地工作,有一种要落泪的感觉。那天,我妈做好了饭菜,他们也没有吃,又赶去另一家展开工作了。

我家门前田地旁边是人工挖的鱼塘。鱼塘里被刮了满满一下麦秸秆草,估计能有三四个大草堆的分量。邻居都过来帮我家捞草,草拖上岸来,里面夹着鱼,我妈干脆让大家带着篮子捡鱼,谁家捞的谁家吃。鱼塘周围都是人,大人们尽力拖着湿漉漉的枯草,小孩子忙着把草里的鱼掏出来。就这样,二十来个人一直忙了半天,鱼塘才捞干净。

我爸力气不大,就到邻居家做帮手,我妈帮着人家做饭。我们也跟着父母,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有时也照看一下孩子,让大人专心干活。

因为那次龙卷风只经过我们那一小条村庄,没有引起外界很大震动。大家就靠着互相帮助,在一周的时间里,将每一家的房屋都修好。经历过那次灾难,村子里的人好像都变得更团结了,好多年都没见到吵架的事。

那次龙卷风过后,我似乎有了心理阴影,只要见到刮风的天气就特别恐惧,但是每次想到淳朴的邻里乡亲,心头便激荡着满满的感动。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