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的哲学

时间: 2019-07-20    阅读: 1498 次    来源:
作者: 魏鹏

诗人说,鸟儿每天都出发,却又每天都返回,始终在现实和理想之间,人间和天堂之间,希望和失望之间,徒劳地往返。仿佛觉得鸟生一世,是白活了。

 


鸟儿没有白活。虽然她不能像树一样根扎大地头顶蓝天,也不能像牛那样吃草献奶,一步一个脚印,但她的一生中,却有着令人向往的自由。“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在鸟看来,若没有自由,那才叫白活一生呢!人羡慕鸟儿,想学鸟的样子在天空飞翔,但人没有翅膀,飞不起来。于是人发明了飞机、飞船,神六神七地飞离大地,但飞机飞船虽然在天空飞行,却没有自由,它离不开航线,它的分分秒秒都听人摆布。空中只有鸟儿,不听从人的指令,喜欢飞多远就飞多远,喜欢飞向哪里就飞向哪里,哪怕是一只小小的蜂鸟,也不受人操纵。

 

鸟儿没有白活。虽然她每天都出发,又每天都返回,但她绝不是上班,也不是上朝,更不会百鸟朝凤。百鸟朝凤是人的意思,绝不是鸟的意思。人以为鸟和人一样,把凤凰当做主子,而且不可一日无主,其实不是那回事。凤凰从不以主子自居,百鸟也不把她当作统帅。比如麻雀,虽然出身卑贱,但绝不依靠凤凰,巴结凤凰。

 

早晨,鸟儿从巢中出发,我以为她是到小河边照镜子去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鸟亦有之。鸟儿从巢中出发,我以为她是练习飞翔去了,她要看看自己能飞得多高,能飞得多远,她仿佛也在挑战极限。“拳不离手,曲不离口”, 鸟儿从巢中出发,我以为她是练嗓子去了。鸟的歌是唱给鸟听的,是唱给小河听的,是唱给大片大片的庄稼听的,不是唱给人听的,人自以为能听懂鸟的歌,听懂什么呢?只是在哪里胡乱猜想罢了。

当日落西天的时候,鸟儿就回巢了。但有时也不回来,而且永远也不回来了,是在霹雳中焚化,还是飞到了极限之外?谁也不知道。她把巢留在树上,让树下的人抬头仰望,让月亮路过时,歇歇脚,做做梦,或是分担半巢的月光。

 

鸟儿也许有理想,这世上,也许有鸟儿的天堂。但我想,那理想也是别样的理想,那天堂也是别样的天堂。比如说,展翅飞翔就是她的理想;比如说,一棵大树就是她的天堂。

鸟儿有过失望吗?如果有,那又是什么呢?我想,鸟儿的失望也许就是对人类的失望。当她听到人类对着麦克风歌唱时,她失望;当她看到清清的河水变得臭气熏天时,她失望;当她飞行千里,再也找不到可以筑巢的树木时,她失望……然而,她坚信,人类总有清醒的一天。鸟儿不会在失望中迷失自己,她依旧在飞翔,在歌唱。

 

鸟的哲学,不在口中,在生命的血液之中。自由地飞翔,自由地歌唱,是鸟的毕生信念。一生中,把要飞的里程全都飞了,把要唱的歌全都唱了,有什么可遗憾的呢?又怎么能说是白活了呢?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