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是猫非

时间: 2019-06-21    阅读: 1462 次    来源:
作者: 铜川方舟

  老舍先生把猫各成长时期写的洽如其分,神态可爱,特别是满月的小猫,贪玩,憨态可掬。矛盾先生在《林家铺子》一书中,对不知好歹的花猫也写的实实在在。

 

我从小就不太喜欢猫,也许是那时滥用老鼠药,家里老把猫拴起来,让它们失去了自由的缘故。猫们老是叫唤,让人心烦,到角落里胡粑,臭不拉几的。

 

 

 

在外面开店以后,由于店里老鼠猖獗,乡下老妈托人捎来了一只小猫。看在老人的一片热心上,我看那只小黄猫也不是那么讨厌了。她身上跳蚤特别多,妻子给水中放了点灭蝇药,给她洗了个澡,虽然是大热天,她也冷的缩成一团,毛贴在身上,特别难看。太阳坡里晒了一会,毛雑(za)起来了,样子就不是那么难看了。

 

没有跳蚤了我才时不时抚挲她,这一抚挲她就成了我的跟屁虫。她和我一样是乡下来的,所以对伙食就不是那么的挑剔,软馍掰成小块她就安逸的吃掉了。

 

小猫还不能逮老鼠,但自从她来了后,生活中也增添了不少情趣。她吃饭时总把自己当做家庭的一员,不用人招唤,准时伏在我的脚旁,我总是先招呼她吃饱了我才吃。妻总说我把她看的比孙子还值钱,我说既然养了她,就要对她好。猫一旦吃饱了,再好的东西多一口她都不肯再吃,人在这一点上要向猫学习。

 

 

 

我家在以后的日子里养了好几只黄猫,暂且把她唤作黄一吧,她就不识这个名字,叫她也不会答应的。

 

黄一不知不觉长大了,猖獗一时的老鼠也被她镇压下去了。黄一特别黏着我,我拿着蝇拍打个苍蝇她都跟着我,我打落一只她就吃一只,我停下来了她还喵喵叫着还要。

 

我一旦歇下来,先是儿子坐到我的腿上让我抱,儿子出去玩,邻居小女孩也跑过来让我也抱抱她,小女孩刚一走,黄一立马蹦到我的腿上让我抱抱她,抚挲她。

 

帮忙的侄子也学着我的样子打苍蝇,落下之后,黄一根本不理睬,摁住也不吃,把猫压在腿上也不让抱。

 

黄一和人一样,她感觉出谁是真心对她好的人,谁是走精做怪的人。乡下的老妈来城里看病,黄一很快就成了老妈的朋友,乡下老人都喜欢猫,抱她抚挲她,她都静静地享受着。老人住了一个多月,黄一与她行影不离,好象与我都有点生非了。正是有黄一老妈这一个多月治疗不是那么的心慌.寂寞。老妈回去的时候,黄一撵出去了好远,同我一样眼睛里有许多不舍,依恋。黄一逐渐成长,她及将成为母亲, 我担心她生下几只小猫后我们没精力照顾好他们,没时间给她们找下家,又不忍心遗弃她们。

 

黄一最令我头痛的是,她大便不去外面空地的土堆,而老跑到三楼房东长期不住的防盗网后的门口。女主人偶尔回来那不高兴的眼神,总令我不安。每次都抵防黄一上三楼去大便,可总是防不住。两个原因我决定拿黄一换朋友的另一只男猫。

 

 

 

黄一被逮走确实费了不少周折,钻进钻出,跑上跑下,蹦来蹦去,东躲西藏。总之黄一不愿走,也不舍走,我也不忍心让人把她逮走。可一想起来女主人那埋怨的眼神,我就狠心让朋友逮走了她。到朋友家也不会亏待她,三十亩大的果园任她成捣,若大的鸡场她不会孤单。在农村小猫不愁没人认领,黄一你就远投光明去吧!再见吧黄一。过了几天朋友捉来了他家的,也是一身黄的男猫黄二。他也是从农村来的,莫见过世面,莫出息,一见人就吓的要命。

 

黄二也对伙食要求不高,熟悉环境和人之后,就吃开了软馍。他从小主人忙碌与鸡场,果园,没时间教育他,也没有时间关爱他。他对人比较冷漠,缺乏教养,是个翻天偷子。防他比防老鼠还教结,晚上鸡蛋打翻,虾皮从架子上拉下来,总之任何能吃的东西晚上都要拾掇好,不能给他可乘之机。我有点想黄一了,他两个简直差天地的成色,及便黄二是这种货色,我还是要善待他。

 

过春节把他丢到店里害怕他孤单寂寞,就领他回了老家,谁知刚进了门释放了他,他弹蹦子就跑的不见了踪影,我撵都没撵上他,妈安慰我说村里现在猫多的很,丢了就丢了,大不了再逮一个。我总是心不甘,在雪地里,木吱.木吱一声又一声的呼唤他,嘴唇都麻木了,也不见他的踪影。人生地不熟的,黄二你跑到哪里去了?

 

晚上一家人在妈窑里说话看电视,我总是心不在焉的竖起耳朵听,有没有黄二的叫声。在很晚的时候我隐约听到了猫的叫声,好像是黄二,我慌慌张张的开门跑了出去,仔细看果然是他。他一定是听到我的声音,循着我的声音找回家的。他还是岔生,光认我和妻子。在回乡的这几天 一直潜伏在我的窑里,白天躲到窑后头,偷偷摸摸的吃喝。晚上溜上了炕,睡在我俩脚底下。

 

黄二不冷不热的和我们相处了一年多时间,邻居家大姐养了几只小鸡。黄二又恫烂子了,他时不时不怀好意的盯着小鸡看,我对妻说要防备黄二袭击小鸡。有一天他躲在角落偷吃东西,我多事的一看,天哪,他竟然咬死了一只小鸡在偷吃。邻居家那歪婆娘肯定要找事,一定要阚kan好他,在不敢让他恫烂。

 

 

 

白天拴住他,晚上关在灶房。可到晚上他捅破了窗纱,跑出去咬死了好几只小鸡。第二天早上歪婆娘过来找猫的事,人赃俱获,歪婆娘要整死他,赔钱都不行,值到我答应撇了他。

 

我本来就不愿和人多以说话,更何况是个歪婆娘。没办法,我只好把他拒之门外。好在垃圾堆墙头上爬的几只猫都是肥硕而雍肿的身体,他不会饿死的,我良心上稍微能松泛些。他本来就喜欢自由自在,在加之衣食无忧,也对主人感情基础淡薄。好几个月不见了猫影。

 

一天中午我和妻关了店门,准备出去办事。当走到巷子口时,听见了有猫撕心裂肺的叫声,回头一看是黄二撵来了,我简直不敢相信。好几个月不见了他,他不知在哪儿潜伏着关注着我们,看到中午关了门,就感觉到真正没了家。

 

由于事情紧迫,我们在远处扬扬手,喊他回去吧!心里难受,也有不少感慨,看不见他,但他潜伏着默默的关注着主人,这个黄二,哎!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到黄二了,周围到处寻觅无果。

 

再以后的几年里,我没再阚过猫,没有猫的日子忙乱而空寂,总是少了那么多的精彩营生。

 

 

 

过了几年,邻居家的一只叫阿灰的猫无意间闯入了我们的生活。邻居家饭店不知啥时候阚了只灰猫,是只成年猫,我看他老在邻居电动车上玩耍,也不太关注他,别人家的猫咱多事干嘛!

 

有天下午,上完生意,我闲着没事在大厅看报纸。阿灰他多事的进来串门,既然是客人我对他就不能冷漠,我理识了他。他也不客气用头蹭我的小腿,我抚挲了他的头,他似乎很友好。我这才取消了对他的戒备之心,我主动的和他玩了起来,他是只贪玩而淘气的猫。也不岔生,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熟悉了环境。他特别挑剔伙食,这点令我有些反感,所幸他是邻家的。

 

他的脸皮似乎太厚,串个门子就不走了,邻家用一根火腿肠勾引起他。刚引走不久,他死皮赖脸的又来了。没办法,既然阿灰赖着不肯走,邻家就说让他两家跑吧!阿灰似乎对这个新环境很满意,特别是温暖的锅台炉子。专门给他买了一箱火腿肠,限量喂他,尽量让他吃馍。他没一点眼色生意正忙呗,跟在我后面要吃哩。匆忙中我轻轻踢了他一脚,他拾起身扭头抡揌sai上走了。顾客正是多的时候,我俩也没空理会他。恰逢邻家关了门,不知他走了哪里?

 

夜里似乎听到了猫的叫声,很遥远的样子。生意做的乏死了,哪有空去管他。

 

第三天早上我一打开门,阿灰闯了进来。我看到了憔悴了的丑猫,他急切的对着我叫唤。不知是悔悟,还是犒kao日塔了,冻日塔了。给他掰了几疙瘩馍,他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吃的急,粘到上壳子上了,用前棗zao扣了半天才扣出来,扣出来的东西他是坚决不再吃的,他害怕在柰nai错。经历了这次因赌气出走,风餐露宿,饥寒交迫。阿灰掣che掖ye了许多,不再挑食,我们吃饭时喂他几疙瘩软馍吃,他就象黄一一样把自己当做家庭成员了。

 

 

 

他经历过好几个家庭的生活,特别会逗人玩,最兴奋的时候是躺在地上,仰面朝天,用前爪闹着抓我手,后爪蹬我手,还用牙轻轻咬着我的手,痒痒的,从不真下口。还喜欢舔我的手,胳膊,舌头涩涩的,挺舒服的。邻家坐在小凳子上和我谝,阿灰先和他耍了一会,然后在他裤兜里掏东西,我很纳闷,他掏啥呢?他说他裤兜里装着两个熟鸡腿,噢,原来如此。

 

阿灰这么灵性为什么转了这么多主家,我想与他的奸馋脱不了干系吧!现在可好,他不挑剔伙食了。

 

他与人的沟通能力是其他猫所不能及的,晚上我和妻子看电视时,他前腿放在我腿上,后腿搭在妻腿上让两个人都聪他,中雍怀柔政策,谁也不得罪。每天晚上我去倒垃圾他都要跟着去,总是贴墙走,小心翼翼,时不时调皮的给我打个滚。有时我倒完往回走了,他不知不觉往前走了好远,咋扭头一看不见我了,大声怪叫了起来,我在远处喊着打招呼,他像马一样飞快的追上我。

 

我们上梯子上阁楼,旁边有个大衣柜,他在衣柜上抚摸我们的头,抚摸脊背,关了小门。他一直企图钻进来,我们嫌他身上有跳蚤,不让他进来,他轻沟子诞舌的轻叫几声就逮老鼠去了。

 

早上我起床打开小门,伸出脚准备穿袜子,阿灰在旁边衣柜上挠挠我脚。下去时照旧摸头摸背,当我起床误点时,他就在小门口轻轻的叫几声。早上刮洋芋剥葱时,总是他积极表现的时候,跳上跳下,钻进钻出,时不时用爪子打走我手上的葱。

 

由于有阿灰,狡猾的老鼠跑到了邻家,也把家搬到了二楼的房东家。邻家要去了阿灰,当我早上起来咳嗽,哼歌时。阿灰在隔壁疯了似的大叫,我出去上厕所,妻眼看着阿灰从两家隔墙半拃zha高缝隙中硬生生钻过来。

 

 

 

早饭毕碰上邻家老板,他对我说阿灰彻彻底底变成叛徒了,关都关不住了。我温温一笑,没回答。

 

楼上房东家闹鼠患,把阿灰请上去几次,都是闹闹腾腾,狂叫,老鼠没逮住,整的他一家人睡不好觉。他的妎ha婆娘半晚上把阿灰顺窗子撇了下去,儿子早起上学时发现了腿上流血的阿灰,把他抱到了墙角,找了些纸板给他挡风,告诉我阿灰受伤了。

 

早上起来我和妻子给他上了消炎药,包扎了他的受伤腿。我找房东,劈头盖脸的骂了他一顿,他把仇计给了阿灰。阿灰由于疼痛,一天连叫声都没有,也不吃不喝。第二天他才有了微弱的叫声,勉强吃了一点东西。

 

租房的人真是被动,阚一只猫都要看房东的臭脸色,他走暗线,把你的电偷用上,两千多瓦的多用锅放开用,反正有你掏电费,水费随便涨。别人骂他哈锤子货,我不相信,现在终于信了。

 

 

 

阿灰过了几天恢复了元气,我拖地时上蹦下跳,不停躲迷藏,让人又怜又恼。 又一天晚上肚子不舒服,起来上厕所,从梯子上下来,看到阿灰蹲在墙头上,等着悫que老鼠。平时看阿灰吊儿郎当,谁知他还尽职尽责。有些事真是看不懂,人也是一样,天天称兄道弟,遇事推三推四,有些人平时无往来,遇事倾囊相助。天冷时,后半夜他感觉冷,就打开灶火火门,钻进去取暖。

 

有次别人定了包席,我害怕阿灰偷吃,把他从卷闸门送出去三次都没成功,他反应太快了,卷闸门莫拉下他很快就钻进来了,第四次,我把他推出去好远。才拉下了卷闸门。当我还没干多少活时,他竟然从邻家门里进去,又从那个缝隙又钻了进来,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聪明绝顶了。只好把他关进了柜子。

 

晚上拖地,他还是那么淘气,总是令我们那么开心。早上起来后他还是耍着小聪明。

 

早上出去了一会,回来后不久,就躲在角落呕吐,我们还以为和往常一样,吐一下就没事了。往常吃的不合适也吐,过一会就没事了,可这次吐的历害,还躲在角落。很快就上生意了,也没太注意他。到两点时,他踉踉跄跄爬到我脚下,象往常一样偎住锅台,嘴合不拢,我不停的抚挲他,他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我在看他时他已没了呼吸,身体逐渐变硬,我简直不敢相信,生命竟是如此的脆弱,鲜活的生命说没有就没有了。我找了个纸箱,里面垫了些软塑料袋,把阿灰的尸体平放了进去。在对岸的空地里,挖了个坑,把阿灰埋葬了。我无比难过,心里难受的很,天阴沉沉,似乎要下雨,没有潮湿感,起风了。深秋的风还不是刺骨的那种,但我还是打冷颤。

 

 

 

之后的几个晚上,我都要到那个小土堆前看一会,好像阿灰还活着,在土堆上打滚.嬉戏。又陷入了沉思,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是突发疾病还是遭人算计。在我冰冷阴森审视的目光注视下,房东承认他药死了老鼠,准备埋的时候被阿灰叼跑了,加之对阿灰不待见,也没管,谁知阿灰就丢了性命。

 

我退了房子,也许不愿看到那个土堆伤感,更不愿和这种吸血鬼,投药下毒的无耻之徒共事。租房人委屈求全,看房东脸色,连阚一只猫都给不了安全。可见我们这群弱势群体社会地位的俾微,处处被动。

 

过了一会段时间,妹妹知道我稀罕猫,在草丛中拣到一只白色的小猫,第一时间给我捉了过来,它看起来像断奶,还吃不了东西。但玩的套路还挺深的,独个玩,与人玩。都是那么的无邪,天真。儿子喂它喂的那么的耐心,不容他人伤害它,那么的呵护。让这只小白猫成长的顺利一些,活的有眼色一些,活的不要贪嘴,总之洒脱一些。陪伴我们时间长一些。

 

猫贪玩不拘与环境,不拘与心情,让人在疲惫不堪时暂获愉悦;猫让人宠的媚性,怎能不让我们去相互关爱,爱爱人,爱孩子,爱父母,爱朋友,爱身边值得去爱的一切人和物。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