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门,石油人的痛

时间: 2019-06-19    阅读: 448 次    来源:
作者: 青山一九

 
你是玉门人吗?你的师傅是玉门人吗?你的师傅的师傅是玉门人吗?

如果不出例外,上述三个答案中至少有一个是可以肯定的。当然,这里所说的玉门人是特指玉门的石油人。

是的,在中国,在天南地北的石油人当中,只要一提到玉门,每个人的心里总会涌起挥之不去的痛——那是对玉门的爱恋,对石油的情怀!

 

昔日的辉煌

 

人们对玉门的认知,最早可能是因为唐人王之涣的《凉州词》,诗人写到,"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无意中将一个汉武帝时因西域输入玉石取道于此而得名的边塞小镇呈现于人们的视野。而玉门的广为人知,则是因为这里诞生了新中国第一口油井、第一个油田、第一个石化基地,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石油工业的“摇篮”。

 

50年代初的玉门矿务局

说起玉门石油,先得讲讲历史。玉门石油的发现和利用,可以追溯到魏晋时期。西晋敦煌人张华就在其《博物志》作了“寿延县南有石山出泉,县人谓之石漆”的记载。所谓石漆,就是现在所说的石油。清同治年间,赤金民众在石油河一带淘金时发现“石漆”可点灯照明,燃火烧炕,便采挖用之。为了防止石油随洪水涌出,人们干脆在水源处挖坑筑坝,阻止石油水下流。这条石油冲出的河流,也被当地人称作石油河。石油河也成为后来石油诗人甚至石油人心中的那份寄托。1921年,中国地质学者谢家荣在对玉门地区经过了半年的勘探后,提交了一份《甘肃玉门石油报告》,引发了中国地质学界的关注,打破了西方专家对中国没有石油的论断。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沿海港口遭到日军封锁,严重影响了石油进口。国民政府于是开始实施玉门油田建设,增加自有产能。后来,在孙健初、严爽等爱国学者勘探努力下,1939年8月11日,老君庙油井喷涌出第一股石油。这一刻也成为了中国石油工业的起点。全国解放前夕,即1949年6月,彭德怀率领中国人民第一野战军解放甘肃、青海、宁夏和新疆四省,毛泽东在当时就明确指示,“希望本年年底能解决甘青宁三省,并直达甘凉肃三州,取得油源”。毛泽东指示中的“油源”指的便是玉门油田。

 

鼎盛时期的玉门市区

没错,玉门油田已经走过80年的发展历程。抗日战争期间,玉门油矿生产原油25万吨,占同期全国原油产量的90%以上,为抗战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新中国成立后,玉门油田获得了快速发展。1953年,玉门油田被列入国家“一五”计划156个重点建设项目之一,数万名技工、学生纷至沓来,将自己的青春芳华奉献给了新中国第一座石油基地的建设。1955年,国家在玉门油田所在地设立了玉门市。从此,玉门油田和玉门市进入发展的鼎盛时期,人口一度达到13万人,城镇化水平、经济总量、居民消费水平等各方面都居于甘肃省前列。1959年,玉门油田生产原油140万吨,占当时全国原油总产量的51%,撑起了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半壁江山,为国家经济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是,石油毕竟是不可再生资源,年老体弱的油田经不起持续不断的抽打。在资源枯竭的现实面前,玉门油田慢慢沉寂下来。原油产量逐年递减,由1959年最高的140万吨降至上个世纪末的30万吨左右,叫人不由得唏嘘万分。

 

列入红色旅游景点的老一井

60年代,当时全国石油勘探会战捷报频传。为响应国家号召,他们北赴大庆,南下四川,东进胜利,跑步上长庆,二进柴达木,三战吐鲁番,先后向全国各油田和炼化企业输送骨干力量10万多人、各类设备4000多台套。这期间,从玉门油田走出并成长为省部级领导干部、两院院士的就有20多人,工人阶级的杰出代表“铁人”王进喜就是从石油河畔奔赴大庆、享誉全国的。因此,尽管原油产量在逐年递减,但玉门油田以其特殊的地位和贡献,在全国名扬四海、威震八方。著名诗人李季曾赋诗盛赞玉门:“苏联有巴库,中国有玉门,凡有石油处,就有玉门人。”

 

玉门石油人的杰出代表“铁人”王进喜雕像

如今,在大庆,在胜利,在长庆,在辽河,在中原,在大港,在塔里木,在吐哈……凡是有石油的地方,几乎都有“玉门人”和他们的“油二代”、“油三代”。

曾经的辉煌已成历史,但历史毕竟无法涂抹。

历史记住了昨天:玉门人对新中国第一座石油工业城市的崛起和中国石油工业的开启功不可没!

 

无奈的搬迁

 

和所有资源型城市一样,随着石油资源的枯竭,地方经济的衰退,特别是海拔高、风沙大、交通不便等不利因素的凸显,玉门面临着发展绝境。玉门市和玉门油田的决策层痛定思痛,相继决定将市政府和油田生活基地迁移到更适合发展的地方。

2003年,玉门市选择的是距老城区以西70公里的玉门镇;而玉门油田选择的是沿312国道向东的酒泉市。这样,玉门市政府和油田生活基地一西一东,拉开了150多公里的距离。

 

空落的玉门老城区

其实,玉门市原本就在玉门镇,1958年为了支持服务油田发展才上的“山”。一度市局一家,合并为地级市,1961年市局分家,改为县级玉门市。50多年来,地方政府和企业相互依存、共同发展,油田开发如日中天,地方经济突飞猛进,玉门人和油田人为此而深感自豪。然而,谁也不会想到,时隔半个世纪之后,两兄弟为了各自的前程“各奔东西”。

2005年9月,玉门油田酒泉基地欣露园等一批生活小区陆续建成并投用入住。2006年,玉门市政府搬迁至玉门镇新区。至此,昔日的玉门的人口和功能分流到老城、新城和油田新基地。

 

 

废弃的电影院和冷清的商业区

当你以一个游客的身份走进玉门老城区时,你会被这里充斥的萧条、死寂、破败的强大气息所笼罩。这里曾经是玉门石油人工作、生活的地方,也是数以万计的围绕石油和石油人或公干、或开公司、或做小买卖的地方,如今城弃人走,迅速变成了一座死城,满目疮痍,令人伤感和惋惜。原来超过13万人生活的城市如今只有极少的人居住,一些住宅小区直接荒废沦为拾荒者的住所,各种商业、服务和公共设施残缺不全,有些已无法使用。缓步走过街巷,你能从斑驳的道路、破旧的厂房、荒废的住宅那里,想象到这座城市昔日的繁荣和光鲜,仿佛听到它曾有的夜以继日的喧嚣声。

它们,或许就是一面历史的镜子。

 

破损的楼房和稀有的小卖铺

 

重生的希望

 

如今,经过凤凰涅盘浴火重生后的玉门油田和玉门市,都有了华丽转身的希望。

让玉门油田生活基地“下山”,从根本上改变了油田职工的生活环境,可以说是玉门油田几代人心中的夙愿,也是石油部、总公司、集团公司老领导们心中多年的牵挂。

 

玉门油田公司办公大楼及广场

现在,这一夙愿梦圆酒泉!在酒泉市城西南玉门油田生活基地,一座座充满现代气息的油田指挥、科研、医疗、文体活动大楼,一排排错落有致的住宅楼,在蔚蓝的天空下,在祁连雪峰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秀美和壮观。

更为庆幸的是,2017年12月7日,中石油从有效化解资源结构布局不平衡等问题着眼,首次启动大范围矿权内部流转工作。本次流转一共涉及16个矿权和7家油田,流出矿权的有西部的长庆油田、青海油田、西南油气田,接受矿权的有东部的大庆油田、辽河油田、华北油田、玉门油田。其中,华北油田、玉门油田获得长庆油田5个探矿权、2个采矿权。当年年末,玉门油田就从长庆油田手中接管了陇东油区的木西区块。

 

 

油田医院和跳广场舞的人们

石油作为一种不可再生资源,决定了一个地区的油气开采有着有限的生命周期。油气产量减少后油田单位将如何发展,业内对此问题的思考从未停止过。有专家指出,中国在过去半个世纪当中,油气产量整体处于上升阶段,因此对这一问题的考虑并不多。而目前中国国内原油产量已告别增长期,如何对石油技术、人力资源进行调配显得愈发重要。

 

接管长庆陇东木西区块

自然,随着中石油这一波上游领域改革的启动,玉门石油人创建百年油田的愿景终于有了新的答案。这不,2018年,玉门油田完成原油效益产量41万吨,原油加工量201万吨,实现销售收入135.7亿元,增长11.7%,算是交出了令人欣喜的初试答卷。

 

 

新市区门楼和城市公园

油城已逝,前程何在?作为地方政府的玉门市,丝毫没有放松奔跑的脚步。玉门市新迁的玉门镇新区,位于疏勒河绿洲的东沿。该地区就有着悠久的农业历史,且位于兰新铁路、兰新客专铁路和连霍高速公路旁,区位优势远远胜过老君庙旧城。放眼望去,崭新的党政联合办公楼,造型独特的青少年活动中心,整齐划一的住宅楼,显得大气而富有美感。走进市区,道路宽阔,树木茂盛,商铺林立,人来人往,一片繁荣景象。这或许从另一个维度,标示玉门市党委政府背水一战的决心和不易。近年来,玉门市实施“工业强市、多业并举、城乡协调”发展战略,开始不遗余力发展风电,经济社会得到持续发展。2018年,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51.2亿元,增长4.6%,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迈上10万元台阶,县域经济实力继续保持甘肃省领先地位。

 

 

特色农业和风电

阅尽玉门的沧桑,期许玉门的美好,但愿玉门能够乘着它转动的风车,变成一个全新而富足的城市,好让这里的人们不再彷徨,不再流离。

玉门,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地理概念,它是玉门人心中不用言语就能互相传递的温暖,它更是石油人珍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份念想。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