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段旧日记

时间: 2019-03-21    阅读: 323 次    来源:
作者: 项鸿儒

 在漂泊都市的风风雨雨中,我的生活因爱而亮丽,生命也因为爱而坚实,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激情过后,蓦然回首,有糟糠之妻真爱如故的生活,那样的享受,或许真就没有多少人能够体会出来。
我是2008年弃官经商的。当时还本想依靠年轻的本钱在仕途上闯一闯,但一封匿名举报信却彻底改变了我的初衷。
那一封举报先是反应了我生活作风方面的不检点,随后又稍带出我有嫖赌逍遥的颓废行为,结尾处又列举了我的四大罪状:诱奸少女,经常参与赌博,游手好闲不理政务,经常出入娱乐场所。还煞有介事地披露我致使少女xxx怀孕的事实,时间地点一应俱全。上级纪委虽然人下来调查,其结果却什么名堂都没有查出来,但也没有否认掉我有诱奸少女xxx的不实,留下了那个谁都抹不掉的尾巴,使我有口难辩。那样的诬陷本来就无法查实,所有的领导谁都不替我说话,一时就使我心灰意冷,于是也断然辞了科长的职务,从河南杀向深圳市宝安区石岩。
我首先应聘一家广告公司,我是师大中文系毕业的,对广告策划并不是太陌生。公司经理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她看了我已经发表的一些作品和简历,随口又问了我一个很古怪的问题:“假如你当了老总,你还会一如既往地爱你的妻子吗?”我这时留有一手,回答她:“我会更加爱她。”当时我并不明白这和做广告有什么联系。女经理却噢了一声,随后就告诉我,说:“就这样吧,你被录用了。”她又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后来才知道,她是有预谋的。
女经理是在一个有情调的夜晚向我发起进攻的,那天女经理带我去联系一个客户,几杯酒下肚我便觉得头重脚轻起来。女经理就挽着我进了她的宝马740车。等我清醒过来。我却睡在她的卧室,她裸露着身子猫一样偎在我怀里。于是,一切都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我和女经理的私情很快就被她老公察觉到了。女经理做得太张扬,她把我破格提升为她的助理,在员工面前有时也毫不遮掩,于是很多传言便被人们添油加醋地杜撰出来。她老公奈何不得她,很快就对我下手了。一天晚上,我联系完一桩业务打车回到出租屋,刚下车,就被二个守候已久的歹徒左右拳打脚踢,我只感觉得一阵刺心的疼痛,随即就昏迷了过去。
经过医生们抢救,我的小命无恙,但是我的左脚却骨折了,人也不能下地了。女经理来看过我一次,还扔给了我5万块钱,要我安心养伤,医疗费全部由她解决。她默默地坐了一阵,然后就走了,此后再没有来过。
我妻子阿娟很快就赶到了广州。当我看到她挎着包风尘仆仆地出现在病房门口,不由地欣喜若狂,无奈却下不了地,我急得不得了……阿娟丢下包,上前扶住我,摸摸我这儿,又摸摸我那儿,泪水涟涟,她顾不上休息,又去出租房做了鸡汤,一口一口喂给我喝。“看你瘦成啥样子,只怕掉了十几斤肉……”夜里,她留在病床前服待我,一双眼睛熬得红红的。我的愧疚之情也由然而生。
一个月后,我出院,女经理果然付清了所有费用,我不由地一阵感动。我想给她打个电话,但看到身边的妻子,又踌躇了。我想等她回去后再说,没想到妻子却说,“我不回去了,我已经辞了那份工作,我怕你……”
当时我还真得发了怒:“你怎样可以这样呢?你不知道你出来会增加我多大的负担?”看到她的笑脸变了泪水流下来,我才意识到自己做得太过分,把她的一片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我又连忙的赔不是。

误入笼子

我心里有愧,再没有回广告公司。我又找了几个工作都不理想,这时阿娟就和我商量,“给别人打工,倒不如自己当老板,我们不如开个小店什么的。”我觉得这样也好,虽然面子上有些放不下,可自己确实又想不出别的办法。
筹划了半个月,我和阿娟的快餐店开张了。我们用这几年积蓄下来的6万元钱购置了冰箱等用物品,又租了一间门面。我给阿娟当下手。由于快餐店位置比较好,光顾的人很多,开张的当天就卖出去200多个盒饭,净赚了300多元,我和阿娟还仔细地算了一笔账,按这样的势头下去,不用多久我们就可以收回投资。我和阿娟都很开心,我也开始了脚踏实地的店里操劳。
一个很平常的女顾客使我已经归于平静的心又不安分起来。那是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孩子,她清秀的脸蛋,扎着一条麻花辫,很清纯的样子。下班时间一到,她就会准时淡淡地飘来,然后就在最里面的位置坐下。她吃得很慢,一边吃一边欣赏街上的景色,眉间是那种说不出的怡然。
女孩很快察觉到我对她的注目,有时她还会冲着我不动声色地嫣然一笑。有一次见到阿娟到厨房里面去忙乎了,我就趁机与女孩搭讪:“小姐,你不像本地人?”“当然啦,我也是打工妹嘛。”她绽着好看的笑脸,经过一来二去的搭讪,我们彼此都有些熟络了,我知道她来自湖北,大学毕业不久,就来到了这里,目前正在一家房地产企业做文员。我也自报家门,当听说我是正牌大学生,她还有点吃惊的样子惋叹一声:“干这行,真委屈你了。”临走时又说了一句,“有机会,我给你推荐一下。”
我受宠若惊。
女孩后来就不断地给我透出好消息,把我原本做餐馆的热情弄得很低落,女孩说她的公司准备招几名白领,又说公司准备上市了,公司的员工都可以拥有原始股,我了解到了一些股票知识,原始股无疑是要发财的。这真是一桩让人羡慕的事情,于是我便托她“多多的美言几句”。
又过了几天,女孩子打来电话,说她中午脱不开身,要我把饭盒送过去,我一阵狂喜,就如此这般地和阿娟说了,我很快就会过去的。循址找到她公司,果然是一幢富丽堂皇的大楼,我坐上电梯直上八楼,敲开810房,迎接我的是女孩灿烂的笑脸。
我看得出,这个女孩对我有好感。也许是惺惺相惜吧。那天不知怎么我大胆地摸了她的手,她垂下眼脸,轻声叫道:“你在调戏我?”我忙辩白:“对不起,我是真的爱你的。”我说了很多话很多话,其实我很会骗取女孩子的芳心,我一说起来就分不清哪一句是真哪一句又是假了。总之女孩“扑哧”地笑起来:“既然你真心喜欢我,那我就叫你一声哥哥吧。”那一声“哥”叫得我心里甜滋滋的,我激动地把她搂在怀里。她嘤咛一声,偎在我怀里,我亲她的嘴,她也热烈地回应,但我的手得寸进尺,她轻轻地捉住我的手,让我不敢再造次,我们情话呢喃。
次日中午,她叫我去,然后拿出张表格递给我……填上吧,我送你原始股。我没有想到她对我如此一往情深,我欣喜不已,她让我填了10000股,每股3元。我大度地将钱交给女孩。女孩为了避嫌,叫我这几天不去找她。
过了几天,我去女孩处拿股票,岂知女孩已不见了踪影,还有几个老板模样的男人也都等在那里。我们挨室打听,都说女孩是租他们公司房间办公的,人已经走了,我们顿时面面相觑,瘫倒在地。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清纯女孩竟然是个大骗子,我的一次自我感觉良好,却被她骗得差一点就倾家荡产了。

情感走私

我和阿娟一下子成了无产阶级,我不甘心也无脸回湖南老家,也无心去求职。阿娟体谅地让我在家休息,她一早出去求职。到黄昏回来,她一脸懊恼:“到处招的都是服务小姐,偏偏就不要做苦力的。”我知道她是怕当了服务小姐我心里不好受,我说:“到了这个地步处境,我也不敢要求你什么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阿娟愣愣地看了我半晌,后来就哭了起来:“你难道就忍心让我去做小姐,你连这一点骨气都没有了?……我也哭了:“是我对不起你……”我们紧紧相拥,我流了不少泪水,说不清是悔恨还是感动。其实我还是爱阿娟的,只是她太土太传统了。
经过几天的奔波,阿娟终于在石岩一家纺织厂找了一份挡车工的工作,我在石岩街头踌躇了几天,还是没有找到一份工作。一次去人才市场,经过过去那家广告公司,我加快脚步想匆匆过去,免得碰见过去的同事尴尬,没有想到越是心虚,偏偏越有尴尬事找上门来,那位久未谋面的女经理刚好在楼下。我连忙扭过脸去,朝一边走,女经理却已经看见了我。
她气喘吁吁地跑到我面前,幽怨地说;“阿强,你为什么一直都躲着我?这一年来,我一直都在找你呵……”我抬起眼脸,看到她炽热的眼神,不由地心里一阵热乎,同时也羞愧地扭过脸去:“我……我……我一时不知如何谈起。”女经理打断我的话:“我知道你一直过得很苦……你什么都不用说了,还是回到我身边吧……”我有一刻的踌躇,但鬼使神差的,我还是跟着她走了。
我在女经理的一处私人场所,度过了一个多月类似于囚禁那样的生活。这段时间,她一直没有安排我正式的工作,也不需要我去公司坐班。我有些耐不住了:“我很想为你做点什么。”“暂时就这样吧,帮我做做策划,写写文案,我现在还不想让你去公司。”女经理善解人意地说。“可我总有一种压力,无功不受禄。”我每月拿着6000元的工薪诚惶诚恐,但一想到女经理的爱,我的心头就会泛起丝丝的甜蜜。
我和女经理几乎每隔两天就幽会一次,女经理的柔情使我乐不思蜀,我和阿娟在一起总是提不起精神。有时晚上她就偎在我怀里,我总是借口太疲劳或身体不好:“唉,太累了,睡吧。”阿娟眼里的火只能熄灭,手就停止了抚摸,然后就背过身去,但我还是听到了她轻轻地啜泣,我佯装睡着过去。
春节前的一天,女经理打我手机,要我去“行宫”。赶到那里,她已经等在房里。那天她的性欲出奇地旺盛,要了一次又一次,后来我意识到该回去了,谁知道她却伸出白藕般的胳膊蛇一样地缠着我:“强,别走,我想你……”虽然阿娟打了我几次手机,但我没有听,后来我干脆关掉了手机。
春节前那天,早上,女经理还在睡梦之中,我已经轻轻起床了。我深情地在她脸上吻了一下,便出门下楼。一下楼,赫然看见刺骨寒风中立着的阿娟,她焦急不安地站在楼下,一见我,眼一亮,又一黯,泪水哗哗地流。我心里有鬼,但嘴上还埋怨说:“唉,这么冷的天,你一大早来做什么?”“你……你知不知道,我昨天等你到半夜,见你还不回来,我就来了。”我大吃一惊:“你站了一夜!”她点点头,泪水又涌了出来了。“其实,我早知道你在这幢楼里,我怕你遇上坏人……我没有别的意思……”她的语气变得坚决起来,径直朝前走去。
我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响地跟她回到出租房。阿娟没有发作,默默地做年夜饭,我们谁也不说话,1997年,我和阿娟过了一个最冷的春节……。

风雨相伴

我知道我不能在这种夹缝中生活,我已经离不开女经理,我决心和阿娟摊牌,这天晚上,我轻声说:“我想和你谈一谈。”
我们的谈话在饭桌上进行,我直截了当地说:“我有了别的女人。”
出乎意料,阿娟很镇静,她不动声色。我又说:“这样对你不公平,我们离婚吧!”“为什么要离婚呢?”她轻言细语地说了一句,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们结婚时我说过不分手的。”我想我是不配做男人的,我蛮横地说:“我怕你受不了,我不可能离开她!”“那是你的事!”她不冷不热。我绝望了。“好吧,你去找一个情人吧,我不管你,各行其事。”“那是我的事!”她高声地将筷子一扔,进卧室去了。
女经理有几天没有和我联系了,我又不想呆在出租屋里,我就去“行宫”。我打开防盗门,里面的一幕让我惊呆了,衣冠不整云鬓蓬松的女经理与一个和我差不多的男子搂在一起亲嘴。我当时不知道怎样办,一种气愤感油然而生,冲上去抓住男人,朝那小白脸狠揍几拳。“阿强,你疯了!”女经理看清我后,镇定下来,那男人爬起来想和我对打,却被她制止了,她温柔地对那个男人说:“你先走吧,晚上我去接你,不见不散。”“不见不散。”那男人狠狠地盯了我一眼,擦肩而过。
“你也不是小孩了,你难道真的是爱我的那个人吗?鬼才相信。”她竟撇着嘴挪揄一笑,“别玩酷了,我的帅哥。咱俩都心知肚明,我需要的是你的身体,你也需要我的钱……”我只感觉一股热血往上涌,火山暴发一样地大吼一声:“不是!”女经理也勃然大变色:“你少跟老娘来这一套,老娘不谈情,你给我享受,我给你金钱,咱俩两不亏欠!”
我如同雷击一般,没有想到我付出的这段感情竟是一场游戏的装饰品,我一时酸甜苦辣涌上心头,不由的泪水扑簌簌而下。
经过了这次情感上的重创,我心灰意冷,我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名男妓。我好后悔,其实阿娟对我才是真心真意的,而我却辜负了她。
阿娟还是照常上下班,每天都一脸的疲惫,我常听到她在梦中喊“山”。我想一定是她的情人,我想自己是没有资格去阻拦她了。
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在1998年1月的一天,我跟踪阿娟到纺织厂,没有想到她还进了车间,透过车间看她一丝不苟地站在挡车前劳作的情景,我心生疑惑,按她的才貌,混个女秘书也不是难事,因为她亲口对我说过,她也找了个情人,就是厂长。没有想到厂长如此不怜香惜玉,我为阿娟悲哀起来。我步履沉重地回去,还以为她在吃青春饭,没有想到她在做苦工,她若找了人弃我而去,我也绝对不会拦她的。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阿娟照例做好饭菜,却没有去上班。我说:“你怎么样了?她说:“没有什么,我想回去了。”我一愣,对她说一声:“你等着我。”便跑出门打车去到纺织厂,径直去找到厂长。
厂长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年轻男子,他儒雅地坐在办公室看文件,秘书把我引进去,他抬眼望着我:“请问你有什么事?”
“我是阿娟的哥哥。”我撒了个谎,厂长噢了一声:“阿娟已经辞职了。”
“她为什么要辞职?是不是你欺负了她?”我不客气地说,我内心激动,只差没有把始乱终弃的话说出来,“阿娟是个好女孩,你不该抛弃她……”
“你说什么?”厂长满头雾水地看着我,“你也许误会了,我对阿娟的确有好感,也希望她呆在我身边,但她却拒绝了我。她说她有丈夫,她很爱她丈夫,还说她丈夫小名叫‘山’。她是一个很重感情的女孩,这样的女孩,在当今已经为数不多了……”我这才想起我叫“山”的小名。我拍着脑壳,说不清楚是惊喜还是甜蜜。我迷迷糊糊地走出石岩纺织厂,回到出租屋,阿娟已经提着大包小包站在屋里,我的泪水下来了,轻轻地拢她的肩:“阿娟,请你原谅我。”
阿娟什么话也没有说,她抽泣起来:“我等了你两年了……一直就在等你的这句话……我知道你一定会回心转意的……我更是无地自容,我的心在激荡,我知道用任何语言也无法表达我的忏悔之情的,我只是轻轻在她身边说:“我们要个孩子吧。”
她娇羞而慌乱地点头。
2000年,阿娟终于怀孕了,我和她准备在石岩再开一间小店,我们的感情经过一系列的波折之后,显得更加的坚实厚重。我真不知道自己哪辈子修来的福分,竟然能拥有这样一份无关世俗的真爱,在漂泊都市的历程中,它就像美丽的彩虹,伴随我走过风雨四季。

微小说

相传,那是几百年前的事了。阳安下墩坡村稀稀疏疏地散落着十多户人家。在一棵古老的大树底下歪歪斜斜地搭着两间土坯房,这家人两年多前失去了唯一的儿子,如今夫妇俩已年过半百,日子过得散漫而且无聊。这年冬[阅读全文]

一 不断重复在姚西的梦里出现的是行走在钢筋丝线上旋绕的情景。分明该端着一根平衡木,却手中空空如也,从上端站立不知为何又旋转至倒挂在空绳上。毫无预兆得重复不停,醒过来天空泛着黄色,温暖的阳光很耀眼。姚西...[阅读全文]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栏目ID=79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