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语

时间: 2019-03-19    阅读: 1092 次    来源:
作者: 潘晶

 那夜有梦,梦中有一株高大的结香树。

梦里的结香树盘虬卧龙,枝干在头顶交错,嫩粉色的花朵开满树。游人无数。与友人相遇在树下,甚是欣喜。还记得曾经在龙山花林里偶遇的情形,两人在树下默默地相视而笑,她撑着油纸伞,一颦一笑,皆醉在落花缤纷的春风里。

 

刚认识结香树的时候,我是冷淡的,风剪轻寒的初春,单调的枯枝上缀着一撮一撮白不白,黄不黄的小花,很不起眼,散发着一些我不大能接受的味道。相传,只要能把结香树的枝条打一个结,便可许个愿,等大自然把结打开的时候,愿望就能实现。我从未打过,只是远远看着,却一再对旁人讲着这个美好的传说。

 

人的心是会变换的,犹如我不爱的结香花,不知道何时,心里已经没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不喜欢,觉得它别致生韵起来,小小的花朵米粒一般,却绽放着自己最美好的样子,连带着,它的味道也变得欢喜,很是特别。

梦里的结香俨然不是现实里的样子,它高大古朴,枝条苍劲有力,每一朵花都粉嫩得让人心醉,我们仰着头,犹如朝圣者一般地虔诚,赞叹着它的美好。

梦里醒来,窗外是淅沥的雨声,檐口有滴滴答答的水响,不仅想起李煜的“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是身是客,一晌贪欢。”

近来总是作梦,春天的梦沉甸甸地,蓬勃饱满而充满希望,积聚了整个冬日的憧憬,亦如窗外虽是不停歇的雨,于养花人来讲,没有了梅雨季的忧伤,我也是贪恋着梦境里的美好,有时会沉浸在那些梦里,醒来后一遍又一遍地回想!

墙里墙外的枝,虽是沉静的,我却知晓,里面是多大的能量,能爆得绿色满眼,五色斑斓,一个从黎明到黄昏,阳光充足的春天!

 

 


点地梅的春天

 


乡下的那块地离老房子很远,记事的时候就觉得那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母亲会拎着水和午饭,像赶山羊一样赶着我,一大早从老房子出发,去地里干活。但是,更多时候母亲会把我一个人锁在家里,她说地里的风是野的,会把我变黑,被锁在家里的日子是无趣的,我会到处翻,有时候翻出一堆缺了页的小书,不认识字,却能一看就是一整天,把小书都翻烂了,然后家里就有一堆烂小书。有时候还会盯着墙上的贴画琢磨,当我无师自通地说出十二生肖的时候,父母亲一致认为我是个聪明的孩子,每当有客人来,就让我献宝似的背十二生肖!可是被锁在家里的日子依旧是无聊没趣的。

 

所以即使母亲像赶山羊一样把我赶到地里,仍然是无比地欢欣。地里的庄稼长得好不好,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趴在田埂上看各种漂亮的小虫子,它们从这里爬到那里,从这棵草上,跳到那棵草上。还有各种颜色的野花,大凡能在野地里开的似乎都是一丁点大的小花,春天里赶着热闹,匆匆开过,完成了使命,仿佛就够了。大片的波斯婆婆纳是蓝色的,很喜欢那个颜色,小小的一片花瓣却生成四片花瓣的样子,我常常拈上一把,撒到天上,看风把它吹向哪。紫云英的花稍微大点,土话叫荷花郎的,有人家一大片一大片地长在地里,可是我却不敢摘一朵。

 

最喜欢的是点地梅,初春的阳光下,细细碎碎的,很优雅柔弱的样子,一般都长在干涸的沟边,我躲在沟里面找,时不时地冒出头看看一旁干活的母亲,每每发现一棵,会高兴很久,心里面的柔软漫得四周围都化开了,那个小小的我只是静静地看着,守着同样静静的,小小的花朵。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母亲在一旁的地里干着活,一切都是很美好的样子!

 


桥下流水桥上花

 


单位的东大门旁有一座小桥,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的桥两旁栽着一些树,也就是些香樟、石楠之类,平日里上下班也不是很在意。倒是今年春天亮出了惊喜,先是桥的一头,一棵桃树开得蓬勃,粉色的花朵把枝条挤得密不透风,那几日,匆匆经过,眼神都忍不住被勾了又勾,却始终不曾停下来,仔细看一下,只记得那一树的灼灼了。

 

近日里,随着几场零星的小雨,花瓣落到桥下的水里,层层叠叠,也不散开,或许水面上也带着甜甜的花香吧!

今天再路过时,那桃花竟落尽了,留下红艳艳的花蕊,远一些就依稀看不清了。

倒是桥的另一头,开出了一树的紫荆,树干上密密麻麻,颜色是惹人欢喜的紫色,这紫荆倒也是奇怪,一片叶子也没有,却贴着枝干开得满树,成了另一道的风景。

 

感叹桃花的易逝,终不想再漏掉这嫣然的紫荆,饭后便特地走过去,仔细瞧了,留了影,才放下心来,似乎这样子就算没错过了。

小桥是静止的,桥下的水也是静止的,他们不管这是花季还是雨季,只是花来映花,雨来,接雨!

 

感悟

我所爱的风总是在春季里东游西荡,吹到哪里,那里就是风景,或许是在树上,或许是在桥下,也或许是在梦里,在记忆里……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