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挂你的人是我

时间: 2019-03-19    阅读: 830 次    来源:
作者: 周苏蔚

 在江南古镇诸多精雕细刻的建筑中,有一种属于富庶人家小姐专用的建筑——绣楼。

今天用现代人的目光和审美来观赏绣楼,人们会说它表现了一种宁静,一种雅致,而在旧时封建的年月只能说是幽闭与禁锢。女孩从脱离烂漫天真那天起,绣楼便将她纳入清冷的寂寞和无限的惆怅,无助地在绣楼里巴望父母亲友、特别是红娘做媒议婚。当然,平民家中的女性在清贫的一方天地间能自由呼吸命运的空气,尚有一番得天独厚的乐趣和创造生活的美丽。


我的外祖母就是在这样的古镇度过了一生。她虽然家境贫寒,却过得有滋有味。出嫁后,每天清晨外祖母第一件大事就是“臂弯里挂着篮子”,迈着一双大脚去梳头。梳头有专门固定的老店家,一般也就是一间屋,晴天随意摆放门口。用具比较简陋,一张高脚小方桌上放一只浸着刨花的水盆。外祖母坐下后,脖子扎上方巾,店家用牛角梳沾着湿湿的刨花水从左到右慢慢地刷,再一层层地梳。这当中东家长、西家短,乡邻乡亲的新闻也就聊开了。约半小时后,梳理过的头发致密紧凑,然后将其纹丝不乱地扎好挽成髻。顿时乌黑的头发亮滑光鲜,带着一股清香直钻鼻子。外祖母活到80多岁仍是一头黑发,不知道这梳头是否给她带来了保健效果。多年后我选修大学课程《中国民俗文化学》,才明白这就是江南水乡妇女特有的“盘盘头”。

“青莲包头藕荷裳”。这是典型江南水乡妇女的装束。清新素雅的打扮,朴实鲜艳又充满浓浓的韵味。在我的记忆里,外祖母梳完头后还要用蓝底布包头,这倒引起了我的好奇。在古镇上开过蜡烛坊的外祖父精确地提示了这一原由:包头巾可以遮阳、防风,也可以防泥灰油污。

也许是交通闭塞带来的自给自足习惯,古镇妇女的粗土布衣裳完全是自家手工纺织。土布织好后再用蓝叶的草泡水调和石灰沉淀,得到了叫作“靛”的颜料染色。蓝白两色的土布结实耐用,下水田耕作,去摘桑养蚕,上集市挑担或进厨房油腻烟熏最恰当不过。平时袖口、肘部磨破了,灵巧的女子会缝上不同颜色的布料,虽然图案花纹不一至,没想到效果会格外地好,能够通过色彩产生出强烈对比的美感。这样的蓝印花布虽不及丝绸织锦华贵气派,但一直流行于民间,并一代又一代相传着,毫不张扬却又绵绵无尽地散发着独特的清纯之味。如今,有人为了追求美丽,将生活在四千五百米以上高寒山地可可西里的藏羚羊残杀后做成“沙图什”披肩,每只藏羚羊毛仅有一百三十克可以做披肩的绒,而做一条“沙图什”披肩需杀三至五只羚羊。和水乡妇女们的简朴相比,显然是天使与魔鬼的对垒;她们真该听听唐朝诗人李渔的劝告:“妇人之衣,不贵精而贵洁,不贵丽而贵雅。”

也许,淌过流水的时间终将记忆淡忘,可是,在景色秾丽的水乡创造“敢将十指夸针巧”、“共怜时世俭梳妆”和“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的美丽人生古镇女人们,不会随着岁月的消逝被遗忘。追求幸福自由生活的意识,用自然纯洁的形态,沉淀于古镇每一个细微之处。谁走过这里都会产生难以忘怀的牵挂。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