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的寻找

时间: 2019-03-19    阅读: 1067 次    来源:
作者: 周苏蔚

 路途的寻找方式有很多,而我是踏着诱人的秋色,行程760多公里去了皖南。

皖南真是个好地方,它未遭受都市污染,没有遇上工业经济的冲击,依旧是一块净土。谁知,在歙县、黟县、旌德、泾县走访中,伴随我的却是一场突兀降临的冷冷清清的风雨,秋寒的气候让我更加重感受到历史变迁的繁杂,以及厚重的文化底蕴。


秋风秋雨中能寻找到什么呢?皖南(古称徽州)是一个永远都会让人梦绕魂牵的地方。这里,你信步走进一间民居厅堂,就会不经意翻开厚实的一段历史;随意碰触一块砖石,就会意外惊喜地翻开一段兴衰的故事。《牡丹亭》作者汤显祖多情地称:无梦到徽州。他把这里比作是一个寻梦的天地。我无梦,因为我行色匆匆,似乎以梦之感觉,也难表述“秀水绕门蓝作带,远山当户翠为屏”的惊叹之情。可冥冥之中似乎又有上帝的昭示,让我发自心灵产生震颤,原来是从古民居中凸现而出的、独特的、以人为本的美学魅力绊住我的脚步。

可以这样说,隋末唐初,古徽州商人为求生存,或许结伴或许孤独离乡背井,从歙县练江渔梁镇起步,带着茶叶、木材、蚕丝、生漆乘舟远去。数年后再荣归故里,带回的不仅是浸淫着成熟男人婉约风韵的肢体,而是让人刻骨铭心的人文美学智慧。这种激荡魂魄、坦露神韵的东方美,无论是在建祠堂、造房屋,还是在立牌坊、开学堂等建筑上都发挥得淋漓尽致。

黟县宏村古村落为我提供了朴素自然的美学理论。始建于南宋的宏村,设计者遵循“有勤无牛白成早、无牛不成农或牛”的农家定理念,整个村子在云蒸霞蔚中呈奇特的“牛”状布局:牛首是北枕雷冈山,村前两棵参天古树是牛角,南接开阔的田畴阡陌,古人由东向西拦羊栈河、汐河交汇之水筑坝,开人工水圳为牛肠,终年绿水长流,清泉潺潺。在秋雨中我沿着九曲十八弯的渠水穿宅入院,别有一番情趣。渠水最后注入村南的一个大型湖泊——南湖,又叫牛肚(牛胃)。接着绕村溪河上架起4座桥,作为牛腿,鳞次栉比的民居即是牛身。宏村真似一头巨牛静卧于青山绿野之中。“何事就此作邻居,月沼南湖画不如。浣及何妨汐路远,家家门巷出清泉。”这种人工美、自然美的水乳交融于浑然不觉中,不能不说这就是展露了质朴的美学,更有别于苏杭精巧的园林景观和北京皇宫气派。令人不解的是,徽派民居单纯以砖、木、石为料,一概只用民间土窑烧制的小青瓦,不管家境是否富可敌国,从不用华丽富贵的琉璃瓦。

飞檐翘角的高墙深巷是徽派民居“理”学说教创造的外境美,内部结构却十分精到,一般采用对立统一的审美法则。如虚实对比、大小对比、简繁对比、刚柔对比等。民宅外观在大块的墙面上嵌出几个很小的精致的洞窗并饰以雕刻疏朗漏透,达到整体与局部、点与面对比统一的艺术效果。在西递村、宏村,最能证明古人对“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水皆有情”的自然美的渴求。比如注重庭院与自然的结合是一大特色,更是徽派民居的一种创举。家家庭院都精心策划布局,或通风借景使窗外自然景观与窗内修饰摆布互相映衬相得益彰;或于天井中摆设奇花巧石,种植珍木异卉;或掘水池引泉入屋硬是营造出“门外青山始屋里,东家流水入西邻”虚实相生的氛围。把审美情感的体验与道德伦理融合起来,这种传统的美学特征在徽派民居中归结为“寓教于美”。表面上高低错落有致,风格古朴不事华丽的村落,其中蛰伏着伦理道德的精神内核,强烈的秩序意识、浓郁的等级观念都在此得到印证。建筑中刻意界定尊卑有序、上下有序的地位,厅有上厅、中厅、下厅,房有正房、偏房、厢房。而房屋结构中的“中轴线”对称概念在古代美学史又谓“对称美”,甚至连屋内的座椅赋予严格的等级。

我围着关麓八大家联体住宅村落仔细观察。


这座村落始建于清乾隆年间至民国二年,历时二百年,饱经世事沧桑,几代相传,但丝毫也没能影响汪氏家族辈份次序。不断建造,先后由南向北砌造了30幢房,八兄弟按大小先后顺序,依次排列,不论富裕程度如何,一律廊步3间(中间留给父母)。如此设计意图,既含徽商教育一代代人要勤俭持家以利节省地基,又由于旧时传统的孝道森严家规。儿子在外经商,便于管教八房儿媳,老公婆可以不行雨路就能顾望四方八家。

而跨道而立的许国八脚牌坊,全国第一精品名不虚传。其高大巍峨气度不凡,路人只能仰视,这是以气势的美感来渲染统治者至高无上的权威。徽派民居就是这样,运用环境、空间、质感、体形、装饰等建筑语言,勾勒了特定的艺术形象,以表达封建社会的组织结构、物质地位和文化风貌。站立于族德县江氏宗祠前,其飞檐重阁宏敞森严,八字墙面门楼高大用气势铺垫出美感,使人慑服族权的地位,如痴如醉追求意识之美,已达到了呕心沥血的地步。

无情炎凉扫尽了徽商的锦簇繁华,秋风凄雨中我仍能找到昔日恢宏广厦的徽州,寻到由深厚的文化底蕴演绎出精彩的美学观。正因为有了这方水土,从这方水土走出来的南宋理学家朱熹、清代著名思想家戴震、“万世师表”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民国著名学者胡适之、国画大师黄宾虹才能光耀日月。也应了那副楹联: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虽然辉煌的徽商时代已时过境迁,但钟灵毓秀的徽州大地定会将过多的遗憾和惆怅随风飘逝,留存的却是美的精灵。

金黄色秋天的寻找,终将是有收获。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