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花还是种菜

时间: 2019-03-16    阅读: 997 次    来源:
作者: 王中霞

 我家的小院,这次重新装修时,特地将东围墙边留了一个长方形的园子。其实就是把原来水泥地面敲碎一块,然后把大块水泥掰掉,倒上几车肥沃的土壤。

这个巴掌大的小园,寄托着我和老公很多美好的愿望。瓦工师傅还在砌园子的边框,我们俩就买好了小铁锨、小铲子,跃跃欲试。

猫咪、狗狗也跟着我们跑前跑后。老公突然提议,得先弄个小栅栏,要不,这两个小家伙得成泥猴了。很快,我们就从网上买来乳白色的木质栅栏,像学校草坪边上的那种,很有田园风味,是我喜欢的风格。

狗狗趴在栅栏外朝里张望,猫咪则躺在栅栏旁边的草编小窝里睡懒觉。如果院子里能有鲜花盛开,那就太美了!我要多买一些花苗,把每个季节的花都栽上一些。这样,无论什么时间,都会满院生辉。我站在栅栏边,脑海中已经浮现出花儿挨挨挤挤的情景了。

老公满脸喜悦,像在告诉我,又像自言自语:“这儿栽几行小葱,就不用天天买了。旁边种些青菜,不打农药……”好像他心里早就有了这些“宏伟的蓝图”,只是和我心中的画面完全不一样。

“为什么不种花呢?就这么大点地方。想种蔬菜去我妈家就好了,乡下有的是土地。”我有些懊恼地对老公说。

老公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他像一位慈祥的老者,喜滋滋地讲着他感兴趣的话题:“你看看,以后我们就可以吃到新鲜又环保的蔬菜啦!只要肯动脑筋,这里就是一个四季常青的小菜园。”

“为什么不把它变成一个美丽的花园呢?我们的院子,红砖青瓦,还有可爱的猫咪、狗狗,再配个小花园,简直就是童话世界。”我继续构筑着我的“花园梦”。

“你太文艺了,这儿都栽花不是浪费吗?花又不能当饭吃。”老公笑容里满是自信,“女人太浪漫就不会过日子。”

“非要能吃才有用啊?你太物质了,一点精神追求都没有!”我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

在我的一再坚持下,老公说:“这样吧,园子里可以种几棵月季,因为它们月月开花,能实现你四季都能见到花开的愿望。至于蔬菜,可以选择那些又开花又结果的呀。”他还问我:“将我俩的愿望折中一下,行不行?”

“那就种些丝瓜吧。”我作出了让步,老公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我可以断定,我们俩的重点不一样。我想到的是绿叶黄花的景致,老公想到的一定是丝瓜汤鲜美的滋味。

就这样达成协议,小园里三分之一给了月季,其余种青菜,最边上栽丝瓜。

我从集市上买了月季、丝瓜苗,它们都长在黑色塑料袋包起来的泥“杯”里,就是不栽进土中,放在那儿也不会死掉。为了确保每一株都成活,苗儿栽下,泼了水,我还是给月季罩上纸箱,又用小小的纸盒为三棵丝瓜搭了安全的“小窝”,让阳光暂时晒不到它们。

家里还有三个漂亮的花盆,都因为我没有经验,把花儿都养得不见踪影,光剩盆了。老公提议,既然花儿娇气,就在花盆里种些皮实的植物,反正也能为小院增添一份绿色。

在他的启发下,我突然想到,种一盆玉米,两盆向日葵。这样一来,我们的整个院子里,有花有菜,再来点农作物,混搭一下也蛮好。

夏天悄悄到来,月季花攒足了劲似的,开出了立体的花朵,颜色是耐看的玫红色,有点像玫瑰的色彩。那层层叠叠的花瓣,次第展开。由于栽在园子里,土壤肥沃,雨水充足,月季长得枝叶繁茂,那粗壮的枝条肉嘟嘟的,似乎有着使不完的劲。

青菜从种子撒下的第二天,就可以亲眼目睹其生命的变化。很快,每一片叶子都嫩生生的,仿佛一掐,就会溅人满脸汁水。每个叶片的表面都像抹了一层油,绿得耀眼、发亮。

那三个花盆里,新的生命萌芽了。它们确实不娇气,也好像不愿辜负这么漂亮的花盆,卯着劲地生长着。

给我们最大惊喜的就是丝瓜了!它们从小纸盒下刚刚适应环境,便伸着懒腰自由生长起来。那卷曲的“头”,好奇地往四周探着,遇到任何东西都一把缠住不松手。它们像刚刚学会走路的娃娃,迈着蹒跚的脚步,饶有兴致地爬上墙角。它们扒在砖墙上面,身体飘在空中,晃晃悠悠的。我便用几根芦苇将它们引到旁边高一点的晾衣绳上。它们也毫不客气,第二天就缠着芦苇朝绳子上张望,丝毫不怕生。

最大的那株丝瓜真是精力充沛,已经爬到晾衣绳上了!如爪的触须,错落有致地抱紧晾衣绳。那一片片肥大的叶片,让我看到了它们无限的生机与活力。

三株丝瓜像竞赛似的,肆意攀爬,竟然跃上了窗户和屋檐的瓦片。登上高处,碧绿碧绿的叶片随风轻歌曼舞。有一天,我看到丝瓜开花了!那色彩黄得明媚、烂漫,那么新,那么艳,沐浴着阳光,生趣盎然。金灿灿的花儿连接着的是小小的丝瓜,它们身上有一层浅浅的白色绒毛,随着身子一天天长大,渐渐绿得鲜明。一个个丝瓜很像荡秋千的孩子,为了防止它们掉下来,我在墙面钉上几排木条。蓬勃的生命悄悄地蔓延,不知不觉,墙上已经形成像爬山虎似的绿色瀑布。一朵花落了,又开出一朵,绿色的藤蔓上始终开满明朗的花儿。说来也奇怪,炎炎烈日直晒红墙绿瓦,却灼不伤它们的肌肤。夏日的雨往往豆大的点儿落下,却从未砸破一片绿叶。

抬头望去,绿叶与蓝天、白云融为一体,偶尔有几只小麻雀在屋檐上唱歌。狗狗又趴在小栅栏上雀跃,我把它抱进小园,它抖着绒球似的尾巴,嗅嗅这株青菜,挠挠那棵花儿,显得好奇而又快乐。老公抱着猫咪,满足地看着花盆里挺拔的玉米和向日葵。小小的院落,连呼吸都是畅快的。

我问老公:“明年我们种什么?是花还是菜?”老公脱口而出:“随便,也许是橘子树呢,但一定是我们俩同时喜欢的。”

对啊,我们总有方法,让老公满足地收获丰收的果实,又能让我的心在朴实的小院里一直明媚着。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