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他

时间: 2019-03-03    阅读: 583 次    来源:
作者: 张呈川

 滨城的午后,冬阳普照,风在枝上追,云在天上游。小城里窝冬的人,天一暖和,总爱走出家门,聚在八一广场,扭扭腰,下下棋,写写字,唱唱歌,说说话,自得其乐。

老王是个老鞋匠,摊子就设在这广场的西北角。冬日里他总爱顶着一只尖顶棉线小毡帽,干活的时候戴着老花镜,翘着山羊胡子,不像修鞋的,倒像个老学究。一辆脚蹬三轮车,一架手摇的老式修鞋机,一个放着修鞋零碎的木盒子,还有一把丢了色的暖壶,是他的全部家当。每次出门他随身一个保温杯,里面早就放好了一捏茶叶,支好摊子,老王先把茶沏上。他人缘好,活利索,摊子前终日里都不断人,有来修鞋的,也有来闲玩的。

今个,老王依旧支好摊子,沏上茶,等着上客。时候尚早,老王站起身子,扭扭腰,晃晃脖子,这两年,上了岁数,他觉得身上的零件到处不得劲,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酸。可巧,他这一转脑袋的功夫,眼睛无意瞥过身后十字路口,却看到了惊险的一幕。

 

路口正逢北向绿灯通行,一个男子走在人行横道上,手里拿着手机,不停地戳巴摁巴,偶尔抬头看着走在前面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小女孩抱着小熊玩偶,不时回头笑眯眯看着走在后面的爸爸,催促着他快走!“爸爸!爸爸!快点呀!快点呀!”甜美的声音一遍遍响彻在温暖的阳光里。可他们全然没有发现危险正在逼近!

这时一辆黑色向北左拐的小轿车正在转弯,司机一手转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凑在耳边,情绪激动,嘴里在不停说着什么……

老王下意识地大喊:“小心车!”可一切已经太晚了!

当司机发现人行道上的男子,他死命地踩下刹车,下意识打了下方向盘。

与此同时,男子还在低着头摁着手机。他的女儿看到了小轿车驶过来,看到爸爸的危险,惊恐地叫了一声:“爸爸!”接着向后跑来,想让爸爸停下脚步!

吱——吱——

几声尖利的刹车声,只听嘭——一声闷响,一道红色的小身影被车子顶出七八米远,重重地摔在路面上。刹那间,周围的一切都一下子哑巴了!

司机瞪大了眼睛,惊呆了,拿着手机的手不停地颤抖,话筒里传出焦急地声音:“说话啊!说话啊!怎么了啊!”

 

小女孩的爸爸惊呼一声,连滚带爬,扑到自己女儿身边,搂着昏迷不醒的女儿,哭喊着她的名字:“糖儿!糖儿!”眼泪混着鼻涕哭得一塌糊涂。

老王也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来到孩子近前,地上流了不少血,老王赶紧拨打了急救电话。周围过路的行人纷纷涌上来,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掩面叹息,有的抱着孩子也过来凑热闹,来到近前又把孩子的眼遮住。过路的车辆也有的干脆停下,司机从窗户里伸出脑袋瞧着,路口一时一片混乱。

这个路口离医院很近,救护车和交警没几分钟就到了,医生来了之后,赶紧把孩子抱到救护车上施救,救护车鸣着响笛急驶向医院。交警拍照,做笔录,把司机带到警车上。在交警的疏导下,十字路口的交通很快恢复了通行,只留在地面上一洼鲜血,一只粘了血迹的粉色小熊在阳光里晃动。

太可怜了!老王眼里淌出几点老泪,慢腾腾地走回去,在自己的鞋摊子前坐下来。一连几天,老王一闭眼总晃着小熊的影子。

太阳照样升起,日子依旧匆匆。几个月后,突然有一天早晨,在路口突然多了一个人,脖子歪着,一脸木讷,戴着一顶黄色安全帽,穿着绿色带荧光条的马甲,手里拿着小马扎,来到路口,他把马扎向地上一放,腰背挺直,双膝并拢,双手平放在膝盖上,像一尊雕塑一样驻扎在十字路口旁。

老王有点纳闷,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但看面容又觉得有点眼熟,细想又实在记不得是谁?老王还在纳闷,殊不知更让他跌下老花镜的还在后边呢。

 

过了一杯茶的功夫,只见这个不速怪客,突然起身,歪着脑袋,朝着马路奔过去了。马路上一个穿着高跟鞋,打扮入时的女郎,正一步三摇的扭着身子,一边打电话一边过马路。她突然被横窜出来的怪客挡住了去路,“啊!”的一声喊出来,身子慌忙向后一躲!紧张兮兮地看着这个怪客,怪客两手朝女郎来回上下划拉,做洗牌状,嘴里念念有词,那女郎大多数字眼都听不清楚,唯有两个字听得仔细:“盘——他!盘——他!盘他!”这阵势吓得女郎喊着救命绕过怪客逃之夭夭。怪客瞄着远去的女郎,转过头歪着脑袋重新回来,端坐在自己的马扎上!不一会,又冲了出去!这次是碰了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这下可没有把人家吓一跳,反而是被人家一使劲,搡了个屁蹲。怪客撇着嘴,委屈地走回来坐下!嘴里还不服气地嘟囔着:“盘他!盘他!盘他!”

如此三番,一上午怪客像个搞恶作剧的小丑一样,把这个十字路口当成了自己的舞台。不过老王也发现,这怪客并不是所有人都“盘”,他单单去盘那些过马路打手机的人。 有烦怨者就拨打了110,一会怪客就被民警带走了,带走的还有他的作案工具——马扎。行人方才松了口气,总算可以安心地走路。

 

可是没几日,老王的怪客邻居又上班了,马扎一放,似乎比往日坐得更直了。搞得老王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那些修鞋的顾客每次来都是战战兢兢,生怕被“盘了!”怪客一如既往地出来搞怪,行人们又开始提心吊胆了。有人又报了警,警察出警很快,但这次没有当即带走,而是热心地劝说他回家,可是民警嘴皮子磨得生疼,这怪客傻呵呵乐着就会说:“盘他!盘他!”民警只好打电话给他家人,好半天才见到一个年过六旬的大叔骑着三轮过来,三轮车上是一捆子纸箱。大叔颤巍巍下来,不停地跟民警道歉,扯着怪客回家,怪客一屁股坐在地上,坚决不走!一时间都没了办法,民警只好嘱咐大叔守着怪客,可不要在惹出乱子来!怪客依然坐得倍儿直!老汉叹息一声,坐在旁边地上!等着怪客一准备冲,他赶紧拉扯住他。半天累得腰疼。老王端了杯茶水递给老汉。问起这孩子怎么了!老汉卷了一袋旱烟,吧嗒了两口,长叹了口气诉说起来。

原来这个怪客就是几个月前车祸中的男子,车祸后,没到医院女儿就死了,妻子恨丈夫玩手机导致女儿丧命,气愤之下也离了婚。男子受不了双重打击精神一度失常,经过治疗,稍有好转,但是又添了个新毛病。在医院里整日看那个小品《盘他》,就学会了这句话。后来因为住院费昂贵,虽病未痊愈,也没办法继续治疗,只能回家,两个人相依为命,靠老爷子捡破烂为生。

这下老王算是想明白了,为什么怪客单单是盘那过马路玩手机打电话的路人。不由地唏嘘不已,他知道怪客不是恶作剧,而是一片好心。老王于是回家找了块板子,叮叮当当,鼓捣一下午,做了牌子,又用毛笔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大字:不打手机,决不遭盘!

 

他就把牌子立在了怪客旁边,这一招还真灵,怪客一上午就盘了俩人,下午干脆就失业了。老汉也不住地感谢老王,这下自己可以放下心去收破烂,自己可不能天天守在这里。怪客虽然失业了,但还是天天按点上班,正襟危坐在马扎上。有时候,老王有时候倒一杯茶给他,可他从来没有喝过,眼睛注视着街面上,一眨都不眨!

这一天北风骤起,寒意打着旋,飞来飞去,偶尔飘下几朵零星的雪花。行人纷纷裹紧衣服,匆匆行路。老王本来不想出摊,可是心里总觉得记挂着什么,吃罢饭,他还是像往常一样,骑着三轮车到了自己的地盘。怪客依然坚守在岗位上,北风吹得他眼眉上起了一层霜,他好像没有觉察一样。

老王摆好摊子,沏上茶,这大冷天得喝口热茶暖暖身子。正沏水的功夫,听到身后有响声,只见怪客嗖一下窜了出去,窜向马路中间,一个小女孩,戴着帽子,拿着一只粉色的小熊走在马路上,前面是低头走路的爸爸,一辆闯红灯的摩托机车呼啸着朝小女孩疾驶而来,怪客在最后时刻推了小女孩一把,而自己的身子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飘向空中,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在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女儿,拿着小熊,笑眯眯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一边笑,一边大声喊着:“爸爸!爸爸!”……

一连好几天老王都没有出摊。他再也听不到那个怪怪地声音:“盘他!”机车手是个染着红头发的小青年,当时就摔死了。怪客被送到医院的路上心脏停止了跳动。

 

怪客走了,马路上依旧车来车往,人去人回。老王发现了个怪事,路口打电话的人又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老王琢磨,人啊!还真是健忘,好了伤疤忘了疼!夜里他想了一宿,脑门子一亮计上心来。第二天早早起来,去了一个广告设计公司,按照怪客坐在马扎上正襟危坐的模样做了个模特。

老王把模特放在怪客原来坐的地方,用喇叭录了音——盘他,不停地播放,这法子没想到还真灵,凡是再过路的行人,听到声音,赶紧把手机装到包里,生怕被发现了遭盘。

老王端着茶杯,嘴角露出了笑容,心里对这那个怪客模特说:“放心吧!爷们,以后这地盘还是你的!盘他!”

 


张呈川,禹城市实验小学教师,喜欢读书,让书籍滋润自己的心灵;喜欢写作,让文字记录自己的人生;喜欢骑行,让一路的风景洗涤生活的疲惫。

 

王婵娟 禹城市作协会员,史志花开编辑,喜欢朗读,用文字记录生活。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