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愿

时间: 2019-03-03    阅读: 1080 次    来源:
作者: 司清涛

 八三年我上高中的时候,学校条件比较简陋,没有开水房。学生都是从自家带玉米饼子或馒头等,一带就是一星期的,一大口袋。每顿饭前用网兜盛着,送到伙房去热热,而锅的下面的溜锅水就是我们学生每天喝的水。每个班2桶,多了没有。值日生负责每顿分给一杯,非常珍贵。现在看来,这是什么珍贵的水啊,泛着黄色,喝着有股馊味。这是我们的救命水啊,没有它,生命也不能维持啊。冬天,学校给我们改善伙食,早晨就用这水做粥,那就更珍贵了。粥无比好喝,既能充饥,又能解渴。可爱的伙房师傅早晨也不刷锅,中午冲上凉水,蒸完干粮我们就接着喝。这水就更黄了,成了稀粥。分到最后不够了,师傅就用凉水再冲冲,于是我们就能喝到温凉不等的稀粥了。

 

夏天,日子比较好过,毕竟热水不够的时候,我们就到水管上喝个够。可是冬天,水太凉了,我们不是铁人,不敢喝了。就等着那泛着黄色变味的开水。有时候,为了这一杯水,我们还反目为仇呢。记着一次,我当值日生,刚打来溜锅水,准备给每个同学分一杯,结果一个同学可能是饥渴难耐了,直接拿着杯子在桶里舀了满满的一杯。我气坏了,大叫着让他倒回去,于是发生了争执。他拿起地上的棍子,我抡起了水桶,不是同学们拉着,就是一场大战。

 

那时,我们有一个男数学教师,刚分配到我们学校,收拾得浑身上下很干净。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头发。他的头发稀疏泛黄,留得较长。讲课的时候,一低头,头发滑顺的溜了下来,抬头的时候,就把头一扬,潇洒的把不多的头发甩了上去。这动作,非常特别,看似还非常洒脱和高傲。一节课下来,至少得甩三十多下。我就想,老师条件真好啊,肯定每天洗头,你看多么柔软啊,多么顺滑啊。再想想自己的头发,虽然比老师的黑且多,但是一个月才放一次假,到家才能洗一次头。平时就得忍受刺痒、油腻等煎熬。特别是冬天。喝水都不够,洗头?哼,享受不起。有一次,到了全年最冷的腊月,我在课外活动打了几次篮球,头皮痒得难受,就挑了一个太阳艳照的中午,在水管上接了半盆凉水,怎么洗呢?头发全洗的话,那就别活了。我想了一个招,只洗头顶处,部分解除刺痒就满足了。于是,我撩着冰凉刺骨的自来水,小心翼翼地沾湿了头顶处,然后抹上洗发膏,急促的揉搓了几下,小心翼翼的再把洗发膏洗净。真痛快啊,凉爽而舒坦。别看只是一小块,顿时头脑清晰,情绪愉快。于是,我暗下决心,等将来条件好了,一定要像数学老师那样天天洗头,天天亮滑,天天柔顺,天天享受舒适的生活。

 

八年后,我以一名教师的身份重新回到了学校。学校设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有了开水房,有了馒头机。愿意洗头就洗头,我也和当年的数学老师一样,把自己收拾干净利索。和学生提起当年自己的趣事,都哈哈大笑。而且我知道,当年喝溜锅水是不健康的,那种水经过多次沸腾,沉淀物含有亚硝胺类化合物,是有毒的。幸亏我们有极强的生命力,百毒不侵,硬挺着茁壮成长起来了。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学校焕然一新,新大门,新甬道,新办公楼,新餐厅,新篮球场。有2处纯净水开水房,有多处学生纯净水刷卡开水机。有住宿生洗澡房,餐厅食品炒菜应有尽有。我想同学们该满意了吧。

 

可是,解决了基本的生活学习条件后,这一代学生是否和我一样有像“天天洗头”这样的夙愿?

我们的空气质量,食品安全, 药品安全,足够的课外活动及锻炼身体时间,面对蓬勃生长的下一代,面对他们纯洁无邪的眼睛,我们敢说,我们做得足够好吗?难道我们还要指望他们和我们一样靠顽强的生命力吗?

 

孔子问弟子们的志向,曾皙说:“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种可以放心游泳的自然河水现在还找得到吗?

蓝天白云,空气清新,食品无害,饮水干净,能在大自然中惬意地呼吸,放心地畅游。这样的夙愿和“天天洗头”一样,目前仍有很大的诱惑力。但愿这些不成为这一代学生对未来的期盼。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