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家人”的新春礼

时间: 2019-02-01    阅读: 302 次    来源:
作者: 王格

 “生活还习惯吗?孩子几岁啦?老人家身体可好?还有什么需要帮助和解决的尽管说,有空啊到咱们部队看看,看看老公、孩子战斗的地方!”。

进入腊月,年味渐浓。为了让官兵无后顾之忧,全身心投入工作,作为“娘家人”,红河支队特别派出小分队,前出为官兵军属们送温暖!

 

 

向下箭头分割线GIF动态

 

 

 

 

听说部队的同志要登门,家属们都兴冲冲的到大门口迎接,左边看看右边看看,趁空再和邻里聊上两句,”我家那口子的部队领导要到家里来拜年”,“可不是嘛,过年过节都记着我们哩”,“是啊,上次让我们全家去看演出呢”,话语间满是光荣和自豪,一个个脸上都乐开了花。

 

 

 


“老爷子,怎么能让您到门口迎我们呢!我们是您儿子的同事,是给您老拜年来啦!”,见慰问小组手里还拎着“娘家礼”,老人家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我知道,你们是我儿子的领导,你们来看我,我就高兴,啥都不缺,不能让组织为我们操心!”,说着便要拒了东西,慰问的同志赶忙握住老人的手“老爷子,您儿子和我们都是在为国家站岗,我们和他是战友,是兄弟,您是他的父亲,就是我们的父亲,是中国军人的父亲”。老人的手在颤抖,却是握的越来越紧,只见他的眼眶竟已湿润了。

 

 

 


军人的军功章,必是有军属一半的,且这一半是不可或缺的,也是耀眼夺目的,这一半更是充满爱意的。军属们深明大义、无怨无悔,有的只是耳畔温柔的鼓励,有的只是一句“家里有我,你放心!”

削水果的,装零食的,拿完这个拿那个,家里最好的东西大把大把往慰问小组面前放,“你们快吃!快吃!”,“嫂子,我们这次来不光是慰问的,也是代表部队邀请咱一家到部队去,一起热热闹闹的过个年。”

 

 


“我家那口子说,兄弟们都不能回家过年,离得远家里人也是过不来的,还有些小兄弟第一次在部队过年,我去了他们该想家了,我们已经很幸福了,就不给部队添麻烦了”,话音未落,小侄子玩闹时碰倒了慰问同志的水杯,还没等同志出手,嫂子已是左手捞起小侄子,右手立住了水杯,“嫂子,你这身手绝了”,嫂子不好意思的笑笑,“他爸不常见孩子,一见面什么都随着这小子,被惯成小捣蛋了”。

“嫂子,就这么定了,过年前我们来接你们,给小侄子一个惊喜,也是给队长一个惊喜,孩子的成长,不能留遗憾!”

“家人”不是光喊在嘴上,要惦在心上,更要送到门上!纵览古今中外战争史,一支军队的战斗力,从来不是孤立地依赖军事力量。高歌一曲贺新春,团圆尤念参军人。军人枪膛瞄准的是前方敌人,胸膛牵挂的是后方亲人。家门连着营门,军属牵动军心,慰问的是军属,激励的却是军心。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