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时间: 2019-01-22    阅读: 642 次    来源:
作者: 文墨飞扬

 2018年岁末,年过九十高龄的外婆溘然离世。

外婆是爱人的外婆,说实在的,对这位高寿的老人我没有过多地了解,就是在逢年过节时会带着孩子们去拜望她老人家。她虽已老迈,我没看到过她喋喋不休地发牢骚,也没有看到过她倚老混沌地指责过任何一个儿孙。我看到的外婆总乐呵呵的,她会颤巍巍地迎到你面前,用她温凉的手紧紧握住你的手嘘寒问暖;她不亦乐乎地看着膝下像小猴子一样乱窜的孩子们,一遍又一遍地喊:“我扬扬,我乐乐,我果果……”众多复孙的乳名从未喊错一次。

面对两个狡黠的孩子,关于死亡的太多问题让我不能自圆其说,我却责无旁贷地要和他们一起学会告别。

我告诉他们:“老太驾鹤西去了。”俩人说着说着就哽噎了。大儿子扬幽幽地说:哎,我还想和太太再吃一次团圆饭。小儿子墨却问:仙鹤如此小,怎么驮得动太太?妈妈骗人!

我说,太太只不过换个地方去生活,我们虽然看不到她了,但是能感受到。她不希望我们打扰,只是以这样的形式和我们告别。

然后,我把《大鱼海棠》椿爷爷死后幻化参天海棠巨树守护的画面,翻出来给孩子认真看了一遍,这才算是勉强过得去。

我们默默听着小姨妈述说在动荡不安的那些年,在外公鲜少陪伴或是离去的那些年,一位坚强勇敢的母亲怎样把六个儿女拉扯大,默默支撑起一整个家。

在外婆的灵柩前,我看到舅舅阿姨们两鬓白发,心伤戚戚,不禁潸然落泪。或许他们此生再无机会在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面前叫一声娘亲。

他们每一位都年过半百,经历过商海沉浮,当他们在外婆的遗像前诉说无尽过往,在真正的告别之前,却依然像孩子一样哭泣,觉得一切还是猝然而悲伤。

父母在,人生尚有归期;父母不在,生命只剩下归途。

小舅妈说:外婆在离世前一天,还在家人的陪伴下精神地去沐浴了,她穿上深蓝裤子、素白上衣,一身洁净,第二天就离开我们。我想,若有云海横舟,外婆魂魄归天的一路,也是洗尽铅华呈素姿,万花落尽始见真。

外婆的丧事办了三天三夜。一天阳光普照,一天弥天大雾,一天细雨蒙蒙,到了第四天,她的骨灰安置在外公身边后,一轮皓月挂在中天之上。外婆在用这样的方式与我们告别,仿佛告诉我们所谓的世事沧桑和命运多舛终究也不过如一场皎皎云烟……

高尔基说:“每一个老年人的死亡,等于倾倒了一座博览库。”她的离去,是我这些风轻云淡的文字无法描绘出的,就像这一场绵延的细雨,看似悄无声息,却落在我们每一个子孙的心里,披泽我们之后的一言一行,她素日里模糊的音容却因为离去越发鲜明起来……

新年的钟声即将响起了,曙光依旧,表妹祯祯平安生子,我们大家庭又一次迎来了新的小生命。这一年,我们失去最珍贵的祖母;这一年,我们学会告别,学会迎接,学会自带光芒砥砺前行。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