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坪秀色

时间: 2019-01-22    阅读: 599 次    来源:
作者: 曹阜金

 我不知道徐霞客到过石坪没有?之所以这样开头,是因为我对石坪的印象仅仅停留在一个多小时的耳闻目睹。之前,我没有趟过石坪山间的溪流,没有濯饮过石坪深涧的泉水,对于白雾环抱并在太阳的抚摸下偶露真容的远山秀色,也只能借助自己的双眼来抚摸,但眼前青翠欲滴的山飘飘欲仙的峰峦已经染在我心里了,潮潮的,湿湿的,欲罢不能,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那个游历祖国名山大川的徐霞客,想起那些非常美丽的游记。

我想石坪是认不得我的。我从文体战线来到新闻战线,分管扶贫工作才半年,永善县桧溪镇得胜村、细沙乡细沙社区、石坪村是我们报社职工挂联的几个点,但石坪村一直没有去过。

虽然没去过,但从同事们去了回来后摆给我听的一些只言片语,我对石坪有了一些零零碎碎的印象:石坪应当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一是去石坪的道路艰险,据说要花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二是到石坪入户很艰难,稍有不慎,就会被群山深谷吞了去,据说那里山高路险,而且没有移动信号,人进入山里,就像失联了一般。去年底钟永宏副总编辑带几个弟兄去最为边远的熊洞坪看望贫困户,特意带上了一瓶烈酒,以便抵御山顶的寒意与冬天的冰雪,好在他们平安回来。听了他们绘声绘色的经历,看了手机视频录制下来的画面,看他们小心翼翼地在山道上亦步亦趋地前行,以及不时飘落的雪花,我的心里都积累了丝丝寒意。

去石坪,是在今年“七一”来临之前,受组织委派,去看几个农村的困难党员,因为党的温暖,把我和素不相识的几个党员联系在一起,更重要的是让我结识了石坪。

为了安全起见,我带上了单位技术最过硬的霍保明老师傅,他开了30多年的车,是值得信赖的。同行的,还有三个同事,一个是昭通日报资深的编辑记者刘建忠老师,一个是组织委员明年这个时候就要退休的黄训云同志,一个是驻村队员聂学虎。当然,还离不开细沙乡的扶贫干部,一个被我称为“飞哥”的叫庞银飞的女同志。

6月29日,细沙的天气不错。夏天,已经焐热了冬天的阴冷以及我们的心情。当山上的玉米还只是齐膝的样子,这里的包谷已经盖过人的头顶了。早上,太阳还没有爬上山顶,我们已经出发了。在“飞哥”的导引下,越野车沿着青纱帐簇拥着的山路前行。说是山路,也不是山路。路是从细沙的山弯里顺着叫云南菜人家(企业)的旁边向另外一匹山延伸出去的,就像母亲滚过的线团,在高过人的包谷林里左右腾挪,然后经过三堡村,向二堡山爬去,透过包谷丛林,前面是一个大深壑,对面是一匹长得很有精神的大山,像一块蓝色的纱巾,很有韵律地垂向山下,白色的山崖不失时机地把自己的身板靠在纱巾上,十分舒坦,也让山对面的客人眼前一亮,这时太阳光从岭上不失时机地探过来,像母亲一样,抚摸着大山,像佛祖一样,把佛光普照人间。

或许因为这眼前的风光,或许是葱葱郁郁的包谷林给我们几分安宁,尽管玉米还没有包浆,薄薄的青叶上还只是有丝丝的红须,像怀了身孕却没有膨胀的少女,有些青涩,但大山已经让我们安静了下来。路面已经用水泥硬化,所以全然感受不到汽车是在山道上行走。就在我们的眼光还在被对面的山岭吸引时,汽车已经爬上了二堡山,缓缓地顺着山势前行。这时,已经来过一次的黄训云说,霍师,前面小心了。我们收眼往前一看,车的右侧是一个悬崖,一个两三百米还深的悬崖,我们仿佛不是坐在车上,而是坐在悬崖边上,大家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好在霍师有经验,双眼紧盯路中央,使汽车保持正确的方向,也嘱咐我们不要紧张,要往正前方看,不要往侧边看,就不会那么害怕了。霍师的话,像一剂镇静剂,全车的人都缄口不语。汽车继续附着从悬崖峭壁上硬生生开出来的窄路前行,过了一会儿,前面居然没有路,面前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山洞。仔细一看,这不是一个自然形成的山洞,而是人工从岩上开凿出来的,是为了让汽车从山的这面穿越到山的另一面。在霍师小心翼翼的驾驶下,汽车一头钻进了山洞,借助汽车的灯光,洞壁上洞顶上是粗砺的岩土,极不规则,好像随时会有掉落的危险,而路中间也没有水泥覆盖,水坑接二连三,泥泞不堪,越野车也大声吼叫着,艰难向前。过了三四分钟,终于见到洞口的亮光以及洞口外茁壮成长的包谷林。

有住村经验的聂学虎说,他听细沙的干部们讲,石坪村是全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行政村,我百度了一下,石坪村的公路是2015年修通的,到底是不是全国最后通公路的行政村呢,无法考证。但就眼前所见,路肯定修得极为艰难,由于没有采用现代的筑路设备,全靠人工开凿,是费了很大力气修了好长时间才弄通的,路的修通,解决了石坪大山里老百姓的交通问题,也缩短了石坪人与外界沟通的时间和距离。过了山洞,汽车又在包谷林里走了一段,爬过山脊,眼前忽然没有了路,只有一个偏坡上平出来的半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小坝子。路的尽头,是间用杂木临时搭建的简易商店,店里的东西就是些油盐大米烟酒之类,货并不多,也说明山里人的消费需求不高,山里的日子过得艰难。商店的旁边,是一幢三层楼的砖房,房子整洁,一层墙面上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文字图案,从房顶上飘扬的红色国旗,我猜到了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一个藏在大山里的一个最基层的行政组织——石坪村公所。

下了车,乡扶贫办的“飞哥”对接了一下村委会的同志,说我们要慰问的困难党员还没有到,因为他们要来到村公所,最远的要翻过对面的大堡山,绕过藏在山沟里的石灰窑,差不多要两个多小时。趁着困难党员没有到来的间隙,我站在坡上,打量第一次撞进我眼帘的石坪村。山里的人家很少,除了村公所上面有一幢现代的洋房(那是这个村里唯一有技术的赤脚医生一生的积蓄)比较显眼外,其他的多藏在大山的皱褶里,村公所墙基下的陡坡上,就有两三户人家,房子之间没有平地,像挂在坎上的葫芦。对门是一坐飞鸟也不想跃越的山,有三座简易的村舍就在山上的森林里掩映,半山腰的一条路把这几幢房子里连起来,仿佛大山的血液,路的上面,此时在阳光的见证下,几层亮晶晶的白雾把蓝天与森林分离开来,也许是想藏住大山里的秘密。

大山里会有什么秘密呢?随着我的打听,在地里摘瓜的一位中年妇女向我这个第一次走进大山的外人讲述了她知道的故事。

这里的人家多吗?你们的孩子在哪里上学?老百姓的主要生活来源是什么 ?

她说,路虽通了,但只通到村公所,山里人背马驮的历史没有结束。石坪村人家不多,在石坪的公路没修通前,这里通往外面的路很远,所以也少有人家。在这里住的人家,孩子只有到距这里八九里的石灰窑小学也就是石坪小学上学,她的丈夫就在这所小学里代课,已经干了二十多年,她这几年为学生和老师煮饭,弄营养餐。由于小学是在山沟里,不通公路,只有沿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修的堰沟往里走,他们称之为石坪驿道,因此,没有老师愿意来这里工作,现在上课的几个老师,是乡上学校里表现不好的才会派到这里来的,黄训云同志戏称为“发配”。学校里有二三十个学生,但上课都不系统,有点本事的人家,总想把孩子送到细沙乡上去读。我们对面这座大山叫大堡山。石坪村最远的两个村民小组就躲在山背后,叫熊洞坪一组和二组,必须翻过这座大山才能到达,要花两个多小时呢。这山里只能出些包谷、洋芋、豆子,是各家各户的生活来源,这几年,不少人家靠外出务工,才使日子过得有点味道。山里的路是无法通了,那些堰沟冬天还好,夏天暴雨一来,就有不少地方被冲垮决口,大家过路非常艰难,要买点东西背点化肥回家,成本非常高,就拿大堡山上的一户人家来说吧,前几年为了修房子,20元一袋的水泥,背到山上,加上人工费,就要投到六七十元了。

看着陡峭的山路,看着像瓦片一样贴在山脊上的人家,这大山上虽然充满绿色,却看不到希望。不过,同行的黄训云同志却很乐观,他一边用自己自学的针灸手艺为那些先到的老党员义务治理腰肌疼痛、颈椎病,一边说前次去山里,石灰窑的山沟里有一股水,水的矿物原料很多,喝起来甜得很,比起城里的纯净水、矿泉水,可口多了。他准备退休以后,到石坪村来投资,开发山泉水。

半个小时后,我们慰问的五名困难党员陆续到了。我代表单位给每个困难党员发放了五百元慰问金,同时,希望他们时时记住自己的身份,要为群众服务,要在脱贫攻坚中走在前面,帮助群众,起好带头作用,把党和国家的温暖通过他们,传递到每一个家庭。当了解到全村大部分群众都纳入了易地搬迁的计划,将分两批易迁进城后,我心里的感觉才好受了些。大山虽然是天然的氧吧,有青山绿水,但地无三尺平,交通靠走路,这样的日子怎么过,与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差得太远了,是应该搬迁到外面,才能改变这种贫穷落后的状况。

好在,石坪村虽然到村组的路不通,但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已经通了电,山里人除了生活艰难外,每一个日子也有了亮光,这算是对山里人最大的慰藉。

看望了困难党员,还有住村的干部,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离开了石坪。回来,又百度了一下,屏幕上跳出这样一段文字:石坪村,位于细沙乡西南,二半山区,距乡政府14公里,国土面积19.2平方公里,辖区最高海拔2730米,最低海拔710米,全村233户946人,有大堡山一、二组,二堡山一、二组,长狮坪一、二组,熊洞坪一、二组,石灰窑一、二、三组,适宜种玉米、马铃薯、红苕,主产筇竹,建档立卡户97户424人,基础设施落后,公共服务滞后。

我一直认为,美的东西,是客观存在着的,它不在于交流之长短,不在于我们相识的对象是否意识到美的存在。我只是在石坪的土地上,所见所思了一个多小时,素描般留下了上面这些文字。这些文字只能算是对石坪这座大山的印象。细细想来,石坪那么宽的土地,只有不足一千的人口,人烟稀少,自然环境的恶劣可见一斑。

我能对石坪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呢?我真的感到无助。如果是来旅游,山光水色自然是赏心悦目的,空气也是清新的。甚至还能想象春天山花烂漫和秋天层林尽染的美色。但如果选择在这里长年生活,餐风饮露,感受就不一样了。

好在过些时候,这里的大部分群众都会在党和政府的帮助下搬进城里,离开困住他们多年的大山,而且他们也十分乐意,我相信他们易地搬迁开始新的幸福生活后,一定会把石坪的秀色记在心里。

我相信,只有他们,一群被大山逼迫得举步维艰的人们,才会真正体会到今后的日子为什么会那么美丽和滋润。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