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思

时间: 2018-09-15    阅读: 1037 次    来源:
作者: 徐世荣

立秋过后天气还是那么炎热,盛夏的况味没有一丝一毫减退,太阳仍然是火辣辣的,一阵风过来还是像一盆热水泼在身上,但我知道,凉爽的天气肯定不会太遥远了,毕竟春去秋来是自然规律。果然,几场秋雨过后,天气凉下来了。

其实,我对于一年四季是没有什么好恶的,每一个季节我都像平常一样,一天一天正常度过,只不过是冬天多穿一点,夏天少穿一点。我不会像有的人那样,对春天倾注更多的情感,面对刚冒出嫩芽的小草和刚吐蕊的花蕾激动得满眶热泪;也不会像有些人似的,厌恶寒风怒号和冰天雪地,在寒冷的冬天缩手缩脚、悲叹哀泣。多少年来,我都是挥手笑迎春天的第一缕阳光,拱手告别冬季的最后一抹晚霞。就这样,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对一年四季迎来送往,一年四季也对我热情回报,把我从一个懵懂的少年送进了受人尊敬的老人行列,我现在到菜场买菜,很多人叫我老先生、老人家或老爷子。开始我对这个称呼还不大习惯,我自问:我真的有那么老吗?后来,我慢慢地接受这个称呼。

自从我接受老先生、老人家、老爷子的称呼以后,我觉得时间跑得更快了,一年四季就像穿梭似的,春天的阳光刚把冻僵的身体温暖,夏天就到了;秋天,人们还忌惮着滚烫的太阳时,寒风就送来了冰雪的气息。

另外,我现在对四季的变化也不像以前那样漫不经意了,现在我看见小草发芽会倍感亲切,有时还会蹲下来仔细端详,看到树木落叶就非常忧伤。如今,又到秋天了,我自然地想到了秋风秋雨,想到花的枯萎、叶的飘落,想到秋风把依恋在树上的叶子一个一个地剪下来后,还要把他们吹得满地翻滚,直至蜷缩在一个避风的墙角,或者某个低洼之处,等到大雪来时再把它们覆盖,使它们消失地无声无息、无踪无影。当然,我也会想到杜甫的“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想到张继的“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看来不仅仅是我对秋天略有惆怅啊!

不过,有人喜欢用一年四季对应人生,把年轻人比作春天,把中年人比作夏天,把中老年人比作秋天,把老年人比作冬天。我觉得这既不科学也不形象。四季有轮回,人有轮回吗?再说,人的青年时代、中年时代、老年时代有以什么标准划分的呢。有的人体弱多病,六十岁就老气横秋了,有的人身体康健,八十岁还精力旺盛。还有,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活百岁也可能成为普遍,这又怎么用四季来对应呢。

我觉得人生就是一次单程的旅行,不管是旅途长还是旅途短,只要启程了就不可能回头,就要一直走下去,走到最后一站。有的人启程以后,父母早已给他们准备好了水和食物,甚至还准备了汽车,一路上备受呵护、衣食无忧;有的人恰巧走上了平坦的大道,而且,一路上多是阳光灿烂的好天气,轻轻松松完成旅行。但是,大多数人的旅行都会遇到崎岖坎坷的小路,也会遇到风雨交加的恶劣天气,还可能出现夜不归宿的险境。有的人开始时一路平坦,可是,走着走着就遇到曲折了;有的人启程时艰难重重,后半程却一路顺风。不管怎样,既然启程了就要走下去,也只能走下去,不能停留,更不能回头。

我的人生之旅应该是走了一多半了,而且,一路上坎坎坷坷、崎崎岖岖,到目前也还没有踏上坦途。但是,我还要走下去,也必须走下去,即使今后步履蹒跚,也要坚定地走好每一步,也许后人能看到我汗津津的足迹。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