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边,那个稻草人!

时间: 2018-07-20    阅读: 467 次    来源:
作者: 张爱平

 他是农夫在金秋时节用稻草扎成的,风吹日晒,站在田间大概快两年了。


花开时节,鸟儿飞过,稻花香过,每每在农忙时节,农人都心急如焚地瞅着远山,看一抹黛色伴着斜阳滑落。他们和上天抢夺着果实,可常常见秋水长天处涌来许多鸟雀,唧唧喳喳,声落满山坡,也钻进农人的心里。这些鸟觊觎着果穗,趁农人不备,它们疾风一般落地,抢食,旋即倏然消失。只留下农人的无奈地愤怒吆喝,一丝儿风就带走了。这一切,每年重演着,哎!造化弄人!

于是在第一批稻把子下了脱粒机,年老的农夫就急匆匆地扎了它。草人立在田野中间,与农人分享云淡风轻时光。可能是吸收了日月精华,它有了些自豪:“苏州甪直”“叶圣陶”几个字闪进脑子,这个教育家活生生地刻画了如它一样的草人形象,只是物去人非。开始,灰麻色头顶的那群家伙曾经满怀好奇地歪着头瞅它,对它挺拔的身躯羡慕不已。它们跃上它的肩头,啄啄它蓬松肌肤里隐藏的小虫子,一种浑身骚痒被铲除的感觉,又似乎经历了一场鏖战,终于精神放松一般。此时此刻,它越发渴望自己浑身上下生满小虫,好叫鸟儿多停留一会儿。要知道,一个人、一片天、一个舞台!这个孤独的奋斗者内心深处是多么地渴望被关注,他想向所有的过客倾吐那些平淡而忙碌的日子里的凄凉和不堪!


他感觉自己是一个孤独冥想的牧羊人!其实就是!他满含艳羡地看自由自在飞翔的鸟儿,和云房子里飞出钻进的小生灵,他多么渴望有人注意他!终于,这一天叮叮当当铃子的琅琅声从远处飘来,渐近渐响,原来是一群接着一群的驴友!他们骑驴而来,穿过深邃的谷底,逶迤的小碎花路,目光停在远山的稻田里,泛碧的山头在千里江南宛如一螺,俯卧在田园清水河边。于是,驴友摄了许多风景,唯独风景里没有他,那一瞬间,他是多么无奈失落!

还好,春很快过了,繁华轮番上演。当夏日溪涧边摸索爬行的虫子落入草丛,农人们也开始在不远处的秧坂田撒稻种,“才了蚕桑又插田”的前奏!于是在云雀和杜鹃婉转的歌声里,夏盛装而至。那个创造他的农人,年纪大了,却多了一些爱好,他喜欢依在田边一棵苍老海棠树下,任漫天的海棠喷泉四处飞溅,一如老人那颗苍老却青春飞扬的心!一壶老茶泡上半天日月,夏风就在耳边嘤鸣,带着盛夏季节的香气息,或有或无。老者半晌,悠然醒来时,初试歌喉的蝉声已盈满双耳。这慵懒的农人夏日!


老树的画里多是一个人,或依着花,或靠着树。花丛是背景,虫草似乎有了灵性,禅意十足。巧的是他多么像老树的画中人!青天白日,以一群鸟雀为伍,听清风流水,这不就是老树的一幅画吗?他虽是草人,却阅尽人间沧桑,他懂风雨,懂庄稼在风雨声里灌浆的声音,更懂农人收获时丰收的芳香的音韵!他记得农人曾经就是老树画中主人,懒散疲倦的海棠似乎代表画中人无助的相思。几年前,他的主人,就在这棵树下,送别相伴多年的老妪,她菊花般纯粹质朴,音容笑貌渐渐地息声,影子也模糊不清。唯有月圆夜,农人如大苏模样到树下凭悼,远远的,他看见了:明月夜,短松岗!树下凄凉!它明白他是农人心里的寄托,温情脉脉的市井画面里的一个小角色。人生在世,处处皆是平凡烟雨笙歌,可能高潮就只有几处罢了。

情到深处,月到天心!草人依旧陪着海棠飒飒作响:活着,死的,躺着的,坐着的,实在的,虚幻的,都逃不过红尘,活在当下!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