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青冢

时间: 2016-05-10    阅读: 1521 次    来源:
作者: 鸿雁

  

那一年,也是四月的一天。我带领几位劳模代表参观瞻仰位于城南九公里处的昭君墓。

 

苍苍阴山下,茫茫敕勒川,悠悠黑河畔,千年故土堆成的昭君墓,静静无言。

 

天下着濛濛细雨,塞外仲春仍有凉意,多情的雨丝,像是相思的泪滴,把刚刚葱茏绿意的青冢,淋洒得更加青青朦胧,神秘离奇。我的思绪也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惆怅遐想,潸潸然然。

 

这个跨越两千年时空的土堆里,真的长眠着那个美顾惊落雁的昭君娘娘吗?这个硕大的土堆,是谁?又是如何堆起来的呢?据传说,这只是个衣冠冢。这是热爱昭君的蒙汉黎民,用衣袍兜着黄土,日积月累,一兜兜垒起来的。这该是多么真真的疼爱啊﹗又是多么高高的厚葬啊﹗

 

惊鸿飞落雁,玉指弹琵琶。十六岁的江南文弱女子王蔷,从汨罗江畔的秭归,又从汉廷深宫,顶着刺骨北风,远行千山万水,来到冷天寒地的漠北朔方。为了边塞狼烟的熄灭,为了胡汉人民的安宁,为了万物的休养生息,为了长久生活的繁荣昌盛。一个柔弱的花季少女,稚嫩的双肩,竟然担负起那么厚重的国家使命和民族大义。

 

万里青山在,滔滔黑水流。善良美丽的昭君,成了呼韩邪单于的宁胡阏氏。两年后,呼韩邪单于过世,按照胡俗,又嫁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昭君的义举,震动了汉地,轰动了草原。倾尽一个宁胡阏氏所能所为,使胡汉两地修好,边塞兵戎化玉帛,康乐和平,长达60余年。一人思乡苦,万户乐团圆。60年,只不过仅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浪花。但是,就是这朵浪花,足矣,她永远闪现在历史的波涛中。

 

每每念起十六岁的昭君,就会联想今天花季烂漫姑娘。今天的十六岁,哪一个不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哪一个不是在家庭的暖翼里生活,就是到了十九岁上大学离家走,也要全家护送,倍加呵护。今非昔比,盛世年华。越是这样,越是不能忘记了王昭君。两千多年了,斗转星移,岁月如梭。千秋不朽的昭君啊,你静静地长眠于阴山边的敕勒川上。你是我们永远的丰碑,你是我们永远的寄托,你是我们永远的骄傲。一代又一代新时代的昭君,以你为榜样,在你付出过的热土上,默默祭献了青春,奉献了终生。

 

雨中的青冢,巍然拥黛。如丝的小雨,是洒落的相思泪。青山因你更翠绿,青城因你更精彩。我带着秭归和草原人们的思念看你来了,那一座人民双手堆起来的千秋青冢,那多情小雨中的葱葱青冢。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